动脉网知识库

谷歌风投谈医疗初创项目投资策略

陈欣 2015-04-08 07:54

谷歌风险投资公司是谷歌的早期投资机构。根据谷歌风投的普通合伙人之一Krishna Yeshwant所言,该公司每年能从母公司处获得3亿美元的资金,而其在医疗初创公司上所做的投资则占到了总资金的30%左右。 Yeshwant同时还是一位执业医师。日前,他在波士顿举办的2015年HxRefactored 活动上畅谈了谷歌风投在互联网医疗领域的投资理念。动脉网根据Aditi Pai的报道编译了Yeshwant的发言概要,带您了解这家互联网大鳄旗下的风投公司对于医疗初创公司投资的想法与策略。

谷歌风投已经投资过的专注于医疗的初创公司包括最近刚被Fitbit收购的视频锻炼APP FitStar、提供视频问诊服务的Doctor On Demand、医疗服务提供商One Medical集团和提供异步远程医疗服务的Spruce。

2014年谷歌在医疗健康与生命科学领域投资占比增长4倍

谷歌风投蓄势改变医疗行业的7个项目

谷歌医疗投资背后的三个男人



Yeshwant用来分析医疗初创公司的其中一种方法是看它们所针对的患者群。在活动的谈话中,他分享了使用四象限沿两轴对患者群进行分类的方法:患者的医疗复杂度和社会复杂度,其中包括患者的社会经济问题和其社会支持系统。

“在其中一角,某些人的社会复杂度和医疗复杂度低,就像与我同在在谷歌工作的那许多‘谷歌人’一样,”他说道,“他们有很好的工作,有保险,通常不酗酒。但在象限的另一端,社会复杂度和医疗复杂度高的患者群正受到各种各样的社会问题所困扰:无家可归,常常伴随着严重的精神疾病,以至于他们已经同大部分家庭成员疏远,他们的身边很少有社会支持。共病现象也不容小觑,因为如果他们弄不清楚如何才能让自己去到医院,他们将会错失掉绝大多数的门诊,使得事情变得更糟。”

在二者之间,也有社会复杂度低和医疗复杂度高的患者,例如那些“得了癌症的谷歌员工”,但90%的医生门诊都是在接待社会复杂度高和医疗复杂度低的患者。

动脉网根据以上描述特制作了这张目标用户象限分析图如下,方便大家参考。

googleventure医疗项目目标用户象限分析

“这种模式虽然简单,但我认为它非常有趣,因为现如今我们正在用相同的产品或相同的服务来对待那四种不同的群体,”Yeshwant说道,“......每一个群组都有其完全不同的属性。谷歌员工——他们有挚爱的工作,有家庭,通常会有孩子;他们锻炼,有10个不同的兴趣爱好,需要去看病的想法在他们的生活优先级列表中只能排在末段;他们宁愿多花点钱不去看病;如果可以同医生在推特上来往,对他们来说实在正中下怀。”

Yeshwant补充道,据他在实践中观察,象限另一端的患者需要一些非常不同的工具来帮助他们保持健康。与那些医疗复杂度低和社会复杂性低的患者不同,此类患者并不拥有和前者相同的资源,如访问互联网等。

“谷歌的工程师经常出现在我的办公室,有时一周一次,有时一周两次,对我说他们想要在医疗保健领域做点什么,”Yeshwant说,“他们已经阅读过不少相关文章,想知道他们该为那些20%的患者人群做点什么。那20%的人们与你我不同,他们不能随时掏出一个APP来治疗糖尿病——他们还在使用翻盖手机,有的甚至连手机都没有。”

Yeshwant继续道,在未来,情况可能会有所改变,20%的人群中越来越多的人也会使用上支持APP的手机。但目前来讲,投资像One Medical这样的供应商集团是一步好棋。One Medical专门针对市场上高端的专门医疗服务,而那些高科技患者人群的体验则是检验这些服务的最佳方法。对于其他一些类型的医疗科技公司,比如那些提供电子医疗记录的公司, Yeshwant则并不太愿意投资。

“我坚信我们正在进入一个以价值为基础、按人口计算的世界,” Yeshwant说道,“这并不是现今市场的主流,但它显然会越来越壮大。我认为最主要投资风险是明年谁将成为美国总统。如果下一任总统想要撤销或废除奥巴马的医改法案,并下决心实施,局面又会如何?就目前形势来讲,这似乎不太可能,但我希望我们能够站在那样的角度来看问题。作为一个投资者,这就是我一路以来进行投资的论点。同时,我也把大量资金投入到那些在当下能有所建树的公司,而它们在转化至新世界的过程中也都极大地受益......当然现在,我个人是还不希望谷歌风投暴露在那样的风险之下。”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