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8年投9个医疗服务项目,4个估值超30亿,蒋晓冬为何最终选择了创业?

郝雪阳 2017-03-08 08:00

在医疗行业,好做的生意早被人抢着做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QQ图片20170302101300.png

长岭资本管理合伙人蒋晓冬


离开NEA之后,蒋晓冬与动脉网进行了首次对话。略带深沉的嗓音,平和温缓的言辞,即使相隔千里,还是能让人感受到他的那份处变不惊和泰然自若。


2005年初,蒋晓冬加入了NEA(美国最大的风投机构之一,从创立至今,已经有40年的历史,管理着170多亿美元的基金)。2006年,蒋晓冬从硅谷转战上海,期间十多年时间,蒋晓冬一直作为NEA在中国的投资负责人,管理中国的业务。


谈及离开老东家NEA,创立长岭资本,蒋晓冬认为一个很重要的原因是市场变化,特别是健康服务和消费服务这两个领域。在他看来,独立的基金,能够更加高效地捕捉未来健康和消费领域的发展。


2016年10月,长岭资本正式成立,首期募集资金共计1.25亿美元,NEA也作为LP之一,加入了其中。按照约定,NEA此前投的不少项目,也依然由蒋晓冬来管理,双方维持了一种美妙的协作关系。

 

专注大健康的早期项目


新型诊疗服务、移动医疗、生命科技、大众健康,这是长岭资本在健康服务的四大投资赛道。蒋晓冬告诉动脉网。


长岭资本的医疗投资基因,主要源于创始人的投资经历。从2008年起,蒋晓冬便已开始投资健康服务领域。NEA在当时投资的9个项目,大多为A轮和B轮的早期项目。包括实体医疗服务(诊疗服务)和互联网医疗(移动医疗)。


8年时间里,9家企业中,有4家公司的估值超过了30亿人民币,微医」便是其中之一。蒋晓冬参与投资了微医的A轮和B轮,短短几年,「微医」便从「挂号网」成长为了互联网医疗领域最成功的企业之一。


「中信医药」,是蒋晓冬在2008年投资一家公司,主要做医药流通,专注于高毛利产品,包括疫苗的冷链物流等,估值同样超过30亿。后来这家公司以35亿人民币被上海医药收购,NEA成功退出。


2011年,蒋晓冬又在上海投资了一家连锁肿瘤医院的项目,名为「海吉亚医疗」。这家企业在三四线城市,通过连锁化的方式经营。NEA进入该项目时,海吉亚医疗已经做到了2000万元的年收入,目前年收入过10亿元。旗下拥有超过10所自营肿瘤医院,超过50所肿瘤中心,现已成为国内连锁肿瘤服务领域数一数二的龙头企业。


优质“内容”


「医疗行业,和5年前已经完全不同了。」蒋晓冬略微停顿,说道。医疗和非医疗创业者,都在用不同的视角,尝试更加深入的服务形态,以至于更加接近于医疗的本质,这也给风投行业带来了新的机会。


机遇往往伴随着陷阱,最核心的一点便是连接过剩。过去几年,连接成为了创业者趋之若鹜的一门生意。太多的企业,试图通过一些简单轻巧的手段,将医疗资源连接起来。于是跟风出现了不少「平台」,如医患互动、问诊随访、院后管理、慢病管理等,各式各样纷繁复杂的平台如雨后春笋一般破土而出。


对此,蒋晓冬略显无奈,「连接虽说不是伪命题,但也不是每个人都能玩儿得转的,绝大部分企业,还是应该思考如何去创造优质内容。」


医疗健康行业的优质资源高度匮乏,供需的失衡,在不断加大。这个过程中,连接过剩嫁接上资本泡沫,催生出来的一定是伪需求。一旦资本变得相对理性,伪需求便没有了容身之地。


「下一个风口是什么?不用找,一定是优质内容。」蒋晓冬笃定地说。按照他的理解,优质内容应该包含资源、服务、产品、供给等环节。它不仅仅是连接,将不可及的变的可及,而是通过新的技术手段和商业模式,为产业创造新的价值边界,从而增加有效供给。


长岭资本的4大健康投资组合牌(连锁医疗服务、移动医疗、生命科技、大众健康),实际上便是利用各种新兴的技术手段(IT、医疗器械、基因组学、生物信息学),推动新形态的医疗服务和商业模式的出现。


「在医疗行业,好做的生意早被人抢着做了,剩下的都是难啃的硬骨头!」

 

优质“内容”的标准


目前,我国具有两年以上从业经验,受过专业培训的高素质心理咨询师只有数千人,而根据统计,我国对心理健康咨询有需求的人群超过1亿人。以北京这个医疗资源相对集中的城市来说,全市三甲医院的注册精神科医生只有不到100人,散布在各家医院。


在从业者如此稀缺的情况下,只有很少一部分患者能享受到优质的心理咨询服务。


发达国家的情况如何呢?蒋晓冬告诉动脉网,总人口只有3亿多人的美国,一年约有8000万人求助于心理咨询和治疗。换句话说,每1000个美国人中,就有一个人是心理咨询师。如果加上临床心理医生、心理咨询、精神护理等社会工作者,该行业的总人数超过30万人,而中国,只有不到1万人。


「到底有多少中国人对心理咨询存在需求,显然被大大低估了,如果按照美国的比例,人数很可能超过3亿。」蒋晓冬说。


2016年10月,国务院印发的《“健康中国2030”规划纲要》中,多次提到「心理健康」、「心理咨询」和「互联网」等关键词。这也表明,国家对于心理健康在卫生医疗领域的地位日渐重视,互联网心理咨询服务或将成为国家未来规划中的重要组成部分。


长岭资本投资的「简单心理」,便是一个利用互联网为用户提供心理咨询服务的创业公司。


以前的心理咨询,往往是一对一进行。通过「简单心理」,让面对面的心理咨询转化为远程指导。这种一对多的形式,能让心理咨询师的服务半径和能力得到极大的提升,同样的数量,却能服务更多的人。


目前,「简单心理」每月的咨询和治疗人数都在1万以上,已经累计服务过数以十万计的客户。从2016年初长岭资本投资到现在正好一年时间,「简单心理」不仅早已实现盈亏平衡,业务量也翻了5倍还多。


蒋晓冬认为「简单心理不是在做一个简单的连接,而是在创造供给,这建立在实际的需求之上。」


在长岭资本的投资标的中,这样的案例并不少见,「青松康护」和「零氪科技」同样也是两家颇具代表性的公司。


在增加有效供给上,「青松康护」和「简单心理」类似。这家专注于老年人居家护理的公司,为老人提供上门康复和护理等服务,这对进入到人口老龄化社会的中国来说,具有极高的价值。


两年前,作为A轮唯一的投资方,长岭资本投资了「零氪科技」——一家肿瘤大数据公司。双方签订协议的时候,零氪科技还处于组建过程中,彼时的人工智能和大数据还不像如今这般受资本追捧。


美国的市场情况让蒋晓冬预见到,利用大数据和人工智能来辅助医生诊断和决策,提升医生群体的平均诊疗质量,在中国一定是一个充满前景的市场。因为从本质上看,它仍然是增加有效供给的一种方式,所以双方一拍即合。


2015年完成A轮投资后,2016年,「零氪科技」又顺利拿到了数千万美元的融资,现估值已经达数亿美元。

 

根本问题在基层


长岭资本有一个基本的投资原则:无论是何种商业模式和产品,不能只针对某一部分精英阶层提供差异化服务,要能从规模上惠及更多的普通人群,解决中国几亿人的医疗问题,才能真正将市场做大。


依蒋晓冬的判断,基层医疗将成为优质资源的聚集地,正因为它的缺失,所以它才有更多的机会。「这个市场,会衍生出很多有意思的产业形态,长岭资本希望能够通过各种机会找到与投资逻辑相契合的企业。」对此,蒋晓冬满怀期待。


2014年,长岭资本投资了「固生堂中医」——一家专注于中医的基层连锁诊所。当时「固生堂中医」的收入只有2000万人民币,而到了2017年,它已成功完成3轮融资,在全国拥有超过30家诊所,年收入近10亿元。


在「固生堂中医」之前,中医诊所虽然是一个拥有几千年历史的业态,但在全国范围内形成规模化的连锁经营,在过去两到三年才刚刚兴起。


说到底,无论从市场还是需求来看,中国最迫切的医疗问题,基层都是核心。如何用创新的产品技术和商业模式,为普罗大众提供有价值的医疗服务,这是长岭资本真正想做的。

 

主题驱动的投资方法论


春秋时期,有位伯乐。一天,他路过虞阪,见有匹拖著盐车的马对他叫个不停。伯乐走到马前,发现它原来是匹千里马,于是觉得,这匹马实在太过憋屈,不禁满怀同情,伤心地哭了起来。马儿见伯乐了解它,就低下头来口吐白沫,又仰起头来狂嘶,声音异常悲壮。


后来,这位伯乐便以这匹马为蓝本,写了一本书,还做了插画。他的儿子见之,以为掌握了父亲的识马本领,便拿着书到处寻找千里马,可没想到,找到的尽是坏马,一匹千里马也没有,这便是按图索骥的典故。


「投资与找千里马其实是一回事,前期的行业研究极为重要,只有专注、深入、系统地去了解整个行业的周期变化,利用主题驱动,才能找到真正的千里马。」蒋晓冬说。


专注于医疗投资的长岭资本,一直遵循着主题驱动投资策略。通过分析实体经济中的结构性、周期性及制度性的变动趋势,挖掘出对经济变迁具有大范围影响的潜在因素,对具有同一类属性指标,并因此收益的行业和公司进行分类和投资。显然,这与按图索骥有着本质的区别。


「专注」这个词,采访中蒋晓冬曾多次提到。十二年的投资生涯,期间积累的教训、经验数不胜数。在看来,这个世界上大部分钱都不该由他来赚,恰如一种「断舍离」的思想,在看准目标的同时,将杂物统统撂到一边。

 

创业者和投资方的共生规则


「一家创业公司最终毙掉,70%跟人有关!」


商业模式和创业者,蒋晓冬更看重后者。市场总是在变化,企业的商业模式不会一成不变,创业者必须不断学习和成长,这点尤为重要。


对于优秀的创业者,蒋晓冬总结了两大共性:第一,他做的一定是其他人觉得难以完成的事;第二,他能够很快地找到「最小阻力路径。」要想同时做到这两点,并不容易。


「创业是九死一生的事情,绝大部分路径,都是死路一条!」


在早期,绝大部分创业项目都会有无穷的可能,然而创业者往往不清楚哪条路的成功几率更大。


资本对于创业者最有价值的给予,是基于长期以来市场观察所练就的经验,以及独立的思考判断的能力。一个有经验、善于沟通的投资机构,应当在企业发展的关键节点,运用成熟的视角、经验,将对行业的判断客观地告知创业者,并且给予他完全独立、自主的思考空间,最终形成决策。


在看待企业盈利和烧钱的问题上,蒋晓冬的回答充满了辩证性。「企业在短期内不能实现盈利,和本质上很难持续盈利,其实是两回事。」


烧钱多的行业,并不代表它最终不能够达到盈利的状态。有些行业,即使它短期内烧钱并不多,但从长远来看,从根本性上就是一个狭隘的市场。


烧钱到底换来了什么?换回的资源是否能够转化为长期持续盈利能力?投资人其实更看重这点。


「好的生意和坏的生意总是辩证存在的,投资机构的核心职责,便是要判断这条路最终能否通往康庄大道。」蒋晓冬说。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