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企鹅医生CEO王仕锐:线上医院+线下诊所的全科诊所模式,如何实现?

罗美 2017-04-21 12:00

2017年4月20日,由腾讯公司主办的2017中国”互联网+”数字经济峰会——医疗分论坛,与政府及院方齐聚一堂。整个医疗分论坛聚焦于医疗领域,以“共融生态,智连健康”为主题,共同回顾过往“互联网+”医疗领域所取得的成果。企鹅医生CEO王仕锐以《全科诊所如何实现价值——线上医院+线下诊所的模式探索》为题,发表了专题演讲。动脉网对此进行了全程报道。


微信图片_20170421090041.jpg

企鹅医生CEO王仕锐演讲现场

 

头脑风暴+自问自答寻找医疗新突破口

 

在2016年的6月,王仕锐跟腾讯的一些小伙伴聊天,发现有一个非常困惑的问题:腾讯的手Q、微信等入口拥有的流量均是亿万级,而中国的患者对于医疗的需求也很多,如何能把他们连接起来?让他们与实体医院发生关系?

 

王仕锐告诉动脉网,“当时我们一直在想,中间是不是缺一个转化器?”,由此,他便展开了一系列自我提问:转化器是什么?为什么人平时不生病的时候想不到医院,想到医院的时候,没有办法通过互联网解决问题?

 

通过不断的提问,不断的解答问题。王仕锐发现:没办法互联网化是因为我们对健康的理解很狭隘。按照国际卫生组织的分类,整个健康管理或者整个疾病管理,其实分为四个大类,包括保健、预防、治疗、康复。而我们整个中国人口中的所念叨的医疗,其实是在治疗医学这块,对于保健、预防、康复在整个国内是缺失的。

 

由于用户对于保健、预防、康复的理念缺失,所以即便是这些非常高频次的健康管理需求,在互联网上也是不存在的。用户一旦生病了,第一个想到就是打电话找自己的朋友,希望得到朋友的帮助,并联系医院、挂号、看病、拿药,经过医院的一整套治疗的流程,直到把病解决。而他平时忽略的保健、预防、康复板块,从来不会发生。

 

当时他就思考:有没有可能在互联网、传统医疗、传统医院之间,再搭建一个桥梁,做好一个转换器,而这个转换器只深根在一个点,那就是把保健、预防、康复,这些高频次但是从来无人问津的这一个点给他做起来。

 

如果这个假设成立的话,那么腾讯的亿万级流量与用户之间产生了紧密的联系。王仕锐能想到的大量场景:用户每天的饮食、运动、睡眠、情绪,甚至上一次跟朋友去聚会,他们参加了什么样的活动,这些事情都可以开始记录,在线上高频的开始收集数据,开始做二次分析。这些数据分析完之后,有可能跟线下传统医疗机构开始打通,这个连接器有一种可能能够实现,可能就是全科诊所的概念。

 

当时脑袋一热,趁热打铁便跟腾讯的伙伴们说:我们单独把保健、预防、康复独立出来,即企鹅医生项目。

 

如何做全科诊所?


虽然企鹅医生项目从诞生、成立速度很快,但是如何运营却是一个难题。王仕锐又开始思考:医联如何与企鹅医生发生关系?

 

在他看来,医联也面临困惑:我们有大量的医生资源,虽然国家提倡多点执业、分级诊疗、医生自由,但是这些医生不知道到哪里去自由执业、去多点执业。只要离开医院,两眼一抹黑,瞬间就发现自己变成路人。他们虽然想释放自己的医疗能力,但是不知道怎么释放。

 

或许这不是医联遇到的巨大问题,整个医疗行业都面临这个问题。作为腾讯来说,它也遇到问题:我这里有这么多潜在的患者,我找不到他们。

 

王仕锐又通过不断自问自答的形式,希望从“剪不断,理还乱”的问题丛林中,找到解决的思路。“那我们中间是不是缺一个转换的桥梁,有没有可能把直接这个隔阂打开,我们应该怎么做这个事情?”


企鹅1.png

 

当时他们一起绘制了一个图:未来整个健康管理流程应该分三个最基本的要素,好比这是一颗树木,最底层像它的根基,即数据层。用户每天每时每刻产生的健康数据,你每次呼吸、每次运动、每次心跳,通过智能硬件、微信运动进行统计分析,并做成数据报告。同时打通全科诊所(企鹅医生)的家庭医生系统,让这些家庭医生可以随访随诊。而这些均是传统医疗做不到的。

 

同时为用户建立一套完整的健康管理体系,把保健医学、预防医学、康复医学全部接入进来,这就是整个健康管理的中间的树干。它支撑起来之后,一旦用户出现了有疾病的征兆、或得病,再进入临床管理板块,即治疗医学和康复医学。

 

实施过程中的难点:家庭医生缺失

 

这是王仕锐描绘的一个理想战略图,而实践是检验真理的唯一途径。在实践过程中,他善于发现问题、提出问题、解决问题又一次起到了关键性作用。

 

“我们当时想到,如果一个人变成一个完整的健康管理的体系,有没有可能这样来做?如果这样来做,我们现在的现实生活当中还缺什么,三甲医院、专科大夫全都不缺。”而唯独缺的是家庭医生。国家卫生计生委主任李斌,日前在全国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现场推进会上表示,目前已有26个省区市印发了推进家庭医生签约服务的指导性文件或实施方案,家庭医生签约服务今年要扩大到85%以上地市。

 

事实上,虽然家庭医生签约很疯狂,但是国内真正有能力的家庭医生不超过10万,其中一大部分是内科大夫,这都不是王仕锐他们真正想的全科的医生。

 

所以,他们发现,这样一个落地很难,怎么办?于是,他们又开始重新拆解。

 

企鹅2.png


从获取数据的方式看:通过腾讯、妈妈网、饿了么等垂直类论坛,获取用户基础数据;再结合智能穿戴技术和用户的电子病例、体验数据。经过全部整合后,做出用户的电子健康档案和公共健康分析,进而得出健康评估报告,结果可能有三种:

 

第一,你是健康的,当然你要继续保持,我们会告诉你怎么继续保持。


第二,你可能是危险的,你是亚健康人群,你表面上看的好好的,其实你内心深出或者你身体深处蕴藏很多危险。

 

第三,你已经患病了,你自己还不知道,或者你知道了,接下来开始往上再走了,如果是健康或者是危险的人群,我们给予的是生活的干预,营养的建议,如果是患病人群,我们给到针对性的干预。

 

患病后,用户进入预约挂号和临床治疗板块,去三甲医院分治。平时健康的人群,继续留在线上,帮用户做随诊和康复;而三甲医院结束的患者也会回到随诊和康复这一块。

 

从整个健康管理过程看,以前认为移动医疗用户移不动,传统医疗打不透,是因为传统的医疗一直在做真正的治疗性、介入性的工作。互联网在治疗领域是没有穿透力的,甚至互联网在这一块毫无价值的。如果扩大健康管理范围发现:电子档案、公共健康分析、健康评估、健康人群、危险人群生活的干预,用户的随诊、营养、康复,甚至预约挂号这些完全可以线上完成,甚至它是每时每刻每天要发生的。

 

寻找到这一个规律后,王仕锐有点小激动。因此他将用户进行年龄分类:将16岁到35岁的青年,定义为叫商圈用户;15岁以前,50岁以后,定义为前社区、后社区。可以看到,商圈在中国城市居民里面,大概有8000万的人。这是一个不错的量级,并且是很容易跟我们互联网连动起来。

 

因此,王仕锐在“商圈”中做了一套叫企鹅医生的产品,从2016年年的6月份到今年为止,一直在秘密的、努力去筹备整个企鹅医生的东西。


企鹅3.png

 

线上+线下全科诊所探索

 

怎么准备?最先王仕锐希望先开一个全科诊所,把西方针对家庭医生管理的好经验都引进来。于是在北京、深圳、成都尝试开三家全科诊所,地址分别在三里屯、滨海和成都的CBD。每个诊所的面积从800平到2000平不等。

 

运作整个全科诊所,包括线上闲暇的患者,线上+线下的服务主体和合作伙伴。

 

患者从哪里来?王仕锐做了一个开放平台的尝试,将医联拥有医生资源,以及能够直接提供医疗服务的医生全部开放出来。比如说现在在线问诊、挂号、手术预约、购药、检验、检查、健康的内容和家庭医生,这七个大的服务,他们现在完全提供出来。采用小程序和公众号的方式,嵌入在大量的平台。而他们自己不做医患平台,不直接去宣传医患平台。

 

主要嵌入在手机QQ、QQ浏览器、大姨吗等流量大的平台镶嵌他们服务,帮助和赋能其他健康平台,把他们医学这一块的内容全部释放出来。

 

另外,王仕锐发现这七个所谓核心的服务,也还是传统的、专科的理念。它还是专科整个就医的流程,其实真正的全科重点是在在线问诊,健康内容和家庭医生这一块,这几个包并没有被打开,甚至也是一个比较初期的时候。未来他希望能够全部打开,那么它应该长什么样子?

 

比如说减肥,其实也是全科范围的一部分。用户如果要减肥的话,应该用全科管理的方法,科学去减肥,包括失眠,包括焦虑,包括愤怒,甚至拉肚子,这些都是全科的范围。

 

这么多的用户需求,未来他希望能放到线上做全科管理,帮助大家做好每一天的生活安排。

 

企鹅4.png


此外,王仕锐还希望做一个连接器,以开放的心态接入更多的合作伙伴,包括药房、诊所、中国农业银行等。比如说,全科诊所对外的连接是大量诊所联盟。将线上大量的流量能够有一个精准的线下落地的承载,前提是企鹅诊所内部的管控做得非常标准化、流程化,严格和品质的保证。

 

“未来合作伙伴有需求的话,需要加入我们,或者使用我们的医疗服务,我们将给大家开放平台,然后做好连接。”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