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特朗普呐喊:在亚洲设厂的药企,请搬回美国本土!

高道龙 2017-01-12 15:21

GettyImages-75980773-1024x576 (1)_meitu_1.jpg


奥巴马刚刚在芝加哥发表了告别演讲,星期三,特朗普自选举以来首次在新闻发布会上,抨击了制药行业,因为药企宁愿在海外生产药物,而不是美国本土。


呐喊:药物生产不要外包,亚洲或将受影响

“我们必须让制药行业回到美国本土。” 特朗普在新闻发布会上呐喊。“他们提供药物原材料,但大部分并不在美国生产加工。”很显然,制药高管们一直害怕特朗普会抓住这个问题,现在似乎到了不能躲避的时刻了。


在美国销售的许多药物成分确实在国外生产的,一般来自于由中国和印度为主导的仿制药供应链,或者由新加坡和韩国主导的用于高级生物药物的复杂供应链中。特朗普已经非常清楚这种现状,他不喜欢外包生产这种方式。


“我们的药业是灾难性的。”他说。“他们离初衷越来越远。”


但目前还不清楚特朗普可能会对药物行业施加何种压力,印度和中国的一部分制药工厂可能是目标,因为他们一再因为安全和质量问题违规。甚至在周三的新闻发布会之前,来自亚洲的生物制药高管和政府官员,已经开始担心特朗普可能对进入美国的药物原料征收重税,或者打击海外加工制造业。


新加坡、韩国和澳大利亚因为之前与美国签订了自由贸易协定,按理说可以免税。但问题是,现在特朗普承诺撕毁跨太平洋伙伴关系贸易协定(Trans-Pacific Partnership trade pact),要知道这可是日本政府和其他10个国家,近年来与奥巴马政府辛苦谈判才好不容易达成的。之前受到的保护主义政策可能付之东流,这些国家也将会有新的关税。


影响:成本更高,新加坡和韩国或得益

很显然,特朗普的发言加深了亚洲的不安。特朗普的律师罗伯特·莱特希泽(Robert Lighthizer),作为美国贸易代表,对中国的贸易做法深表批评。


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的执行董事德博拉·埃尔姆斯(Deborah K. Elms)说:“制药公司必须决定,想办法应对这些年积累起来如岩石一般坚固的顽疾。”他预测,一些公司可能将制造转移到新加坡和韩国等国家,与美国签署的自由贸易协定,为稳定的贸易政策提供了更多的确定性。其他企业可能会把制造业搬回美国,“尽管我认为,制药公司可能会在做出决定之前继续等待变化,因为这样做确实成本更高。”


新加坡的供应链顾问Per Karsten Stolle,曾为新兴市场准入公司Zuellig Pharma工作,他表示:“在印度和中国这样的亚洲国家,制造业的成本要低得多,在某些情况下是发达市场的1/5。”。


此外,一些亚洲国家要求制药公司至少做一些本地制造业,这样可以降低失去进入大规模市场的风险,如印度尼西亚的2.58亿人市场。尽管有这些障碍,美国制造业倡导者已经努力开始向美国本土提供工作机会。


尝试:短缺关键药物,新技术新标准降低成本

位于马萨诸塞州的非营利组织德鲁质量集团(Drew Quality Group),旨在提高美国仿制药的生产。它正在推动确保税收优惠政策,在经济萧条地区设立工厂,他们可能欢迎低成本药物进入,同时也希望得到保险公司的支持。


“我们的目标是制造被列为短缺的关键药物”,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局长Deborah Drew说。“关键是要提高效率,使美国制造业具有成本效益,我们不能回到旧的商业模式,我们的目标是降低成本,使用新技术,并执行严格质量控制。”


其实,早在奥巴马政府时期,白宫已经开始支持这些举措。上个月,商务部(Commerce Department)宣布了7000万美元的赠款,用于支持一个新的国家制造生物制药创新研究所(National Institute for Innovation in Manufacturing Biopharmaceuticals)。目标就是在美国扩大复杂生物药物的生产。其中,这些药物很多现在正在亚洲,由FDA批准和定期检查的工厂制造。


进口税:应该不会真正实行

新加坡拥有高端制造产业链,在过去五年来,从AbbVie、安进到诺华等,投资规模达亿美元,用于建厂生产生物药物。总部位于美国的西格玛奥德里奇(Sigma-Aldrich)和赛默飞世尔科技公司(Thermo Fisher Scientific)也在新加坡的中心提供制造支持产品和服务。


印度也全力以赴,吸引这些药企投资,呼应首相Narendra Modi倡导的“印度制造”运动。韩国也在生物制造业中取得了爆炸性的发展,三星生物科技公司现在拥有最先进的制造业务,为百时美施贵宝公司和罗氏公司提供服务。该公司还生产欧洲和美国批准的生物仿制药:例如从自身免疫治疗药物恩利(Enbrel)到乳腺癌治疗药物赫赛汀(Herceptin),都是非常赚钱的热门药。


就在本周,韩国财政部长柳一镐( Yoo Il-ho)表示,该国将大力捍卫其制造业,反对任何“非理性的美国需求”贸易。


新加坡亚洲贸易中心的执行董事德博拉·埃尔姆斯,她表示说,已经建立海外供应链的制药公司,应该特别警惕特朗普对国外制造的物品征收进口税的威胁。她说,对于这个行业来说,这是一个非常隐约的问题。“对进口税增加税收,很显然只能会打击那些在国外制造、并进口回美国的药品,而不是关税。”


可以肯定的是,进口税不是他们唯一的困扰。制药公司还担心特朗普还抓住药物价格上涨的问题,这将带来股价暴跌。但最终,一场贸易战争可能会对他们的底线产生更大的影响。


“讽刺的是,对我来说,当然是制药行业,应该会后悔他们当初对TPP的极力反对,” 埃尔姆斯说。 “如果他们之前对协议没有如此敌意,我们就会有交易,他们的制造选择现在已经改善了。”


本文观点来自于STAT,动脉网进行了翻译和整理,并不代表动脉网观点。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