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Facebook是否仍有机会用数据进入健康市场?

赵泓维 2018-05-24 08:00

Facebook于2018年3月初与斯坦福医院和美国心脏病学会等多家顶级医院及医院组织进行了会谈,讨论建立共享医疗数据协议,这些医疗数据包括疾病和处方信息。但随着一系列数据泄漏丑闻传出,Facebook高层决定于4月停止这一数据结合计划。


3月25日,Facebook宣布与多家大型数据代理商终止合作。数据泄漏事件对Facebook是一个沉重的打击,医疗数据隐私尤其敏感,Facebook不得不重申其对医疗数据的利用行为。


在这之后,据CNBC网站4月5日消息称,Facebook承认曾派出一名医生进行秘密任务,要求医院分享患者数据。


Facebook被设计为需要保证用户的数据长久可用,这也就包括了保存患者医疗数据。而HIPAA规定:任何专业医疗机构都应该使用HAPAA-compliant的软件来发送隐私信息给其患者。Facebook上述行为实际上违反了HIPAA法案。


因此,这一系列事件重挫Facebook股价。广告费用是Facebook的主要盈利来源,数据对广告投放的精准性至关重要。


即便如此,医疗领域利润巨大,Facebook很难放弃这一奶酪。因此,动脉网(微信号:vcbeat)整理了Facebook及其相关公司在医疗领域的行动,希望从中洞察社交媒体网站进入医疗领域的思路。

 

Facebook注视着这些领域


Facebook过去曾经关注过患者社区、基因组学、广告、献血及器官捐献四个领域。


Facebook作为一个社交媒体平台,本就是一个极其庞大的社区群。路透社曾透露了Facebook建立患者社区的计划,但这一计划至今没有执行,其最大的障碍仍是HIPAA中的患者数据隐私法案。


密歇根大学的研究人员开发了一款名为Genes for Good的Facebook应用程序,以支持基因测试计划。该项应用程序旨在帮助人们了解自己基因型于日常生活习惯之间的联系。


为解决精准投放医疗广告同时避免因滥用数据被诉讼的问题,Facebook与医院进行了讨论。Facebook尝试将医疗数据与匿名个人数据进行匹配,以绕过直接引用数据带来的法律问题。


Facebook可能通过分析一名老年用户的地址、人际关系信息,结合近期参与医疗服务的信息,确定这位老人在当地可能没有太多朋友,需要得到一名护士的照顾的结论。但就CNBC认为,这仍然存在对隐私的巨大侵犯。


因此社交媒体跨界至医疗也许不是一个好方法。但也许我们可以从Mark Zuckerburg与他的妻子Priscilla Chan成立的Chan Zuckerberg Instiative找出Facebook的投资思路。

 

Chan Zuckerberg Instiative


Mark Zuckerberg的妻子Priscilla Chan曾在哈佛大学学习生物学,之后进入加尼福尼亚大学旧金山大学分校医院院进行深造,现在Chan是一名儿科医生。


屏幕快照 2018-05-17 下午5.22.08.png

Priscilla Chan(图片源于百度百科)


2015年12月,Zuckerberg夫妇创立了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2016年9月,这对夫妇向该组织投资30亿美元,募集了一支“梦之队”,共同推动基础科学研究。


这一组织决定支持一项有能力在未来颠覆医学领域的基础科学项目——绘制人类细胞图谱(HCA)。这个项目旨在细致描述人体中每个细胞(包括细胞类型、数量、定位、关系和分子组成),作为促进生物医学科学发展的参考地图。


对于组成人体的数万亿细胞,我们不知道有多少种细胞类型,也不知道它们在组织和器官中的确切数量、位置、分子组成和空间关系。HCA将提供不同类型细胞组成人体组织的3D图谱、所有人体系统的连系方式、图谱变化,并深入探索细胞与疾病的关系。未来,HCA将彻底改善医生和研究人员对疾病的理解、诊断和治疗。


除了资助从事HCA工作的实验科学家以外,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还资助外部合作者和内部一组软件工程师和计算生物学家,专注于开发用于生物医学科学的新数据平台和工具。技术研发与理论研究常常是分开的,技术研发往往被置于最优先的级别,而这是一个推进理论研究机会。


为了发掘创造力,基金会计划支持那些想在新领域创新的人,尤其是年轻但缺乏经费的研究人员。大多数科学家在他们职业生涯的早期阶段做着最有创造力的工作。但在这一年龄段,除非你能够证明某个特定领域有统御的能力,否则很难获得资金。


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可以承担更多的风险来填补这一空白。与疾病相关的领域可能是拥有新想法的人最难进入的领域,所以基金会想给更多有想法的人带来机会。


亨廷顿舞蹈症遗传性疾病基金会或西蒙斯基金会自闭症研究倡议组织就是这一领域的榜样,但Chan认为他们有能力从更广的角度来审视疾病,而不是仅仅关怀癫痫、自闭症患者。


基金会将一部分资金用于资助开发开源项目平台GitHub,为“数据协调”部门编写软件;同时还会向网站、杂志等扩散这些促进信息流动的外部团体提供支持。


前车之鉴


同Facebook相似,百度也是通过对用户的行为习惯、浏览量分析向用户精准投放广告。从2012年至今,百度开发了百度医疗大脑、百度医生、拇指医生、百度健康、百度医学、Dulife(智能手环)、百度直达号七个医疗板块。


据摩根大通的报告估算,医疗相关广告在百度的年总营收中约占15%-25%。以百度2015年年销售额663亿元人民币的业绩核算,医疗广告为百度的收入贡献超过100亿。


但百度也因“魏则西事件”受到影响,当年第二季度营收预估从201.10-205.80亿元(31.2-31.9亿美元)下调至181-182亿元(28.1-28.2亿美元),收入下调约为20亿元(3亿美元),已经接近10%。


Facebook在经历数据泄漏危机后,一个月来股价累计下跌超过12%。虽然在4月底Facebook已经收复失地,但其中造成的波动依然不可小视。

 

Facebook能成为医疗巨头吗?


2018年4月,美国一些专家就Facebook是否应该进入医疗领域这个问题进行了讨论。


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医生和健康投资者Dan Gebremedhin认为:“Facebook计划整合健康数据以‘帮助患者’非常可疑。鉴于Facebook上用户活动的可变性,这些数据可能并不准确,Facebook的行为并非帮助消费者,而是仅仅作为一个平台为厂商推广医疗产品。”


CareSet Systems首席技术官Fred Steotter和一位健康数据专家则认为:“患者会自愿把其医疗信息复制到Facebook,因为在家庭中共享健康信息可以让他们在预防疾病方面做得更好。与医院合作共享医疗数据和社交媒体数据可以最大限度的发挥数据的作用,而非简单的让他们呆在云端或硬盘里。”


即便不能直接驶入健康领域,Facebook也可以通过其他途径进入到人们的生活,Chan Zuckerberg Initiative就是一个很好的途径。


数据信息应该如何最大程度的利用,最终考验的还是监管部门,如果有一套合理的方案可以对健康信息进行合理规划,并得到公众的认可,那么媒体通过使用社交信息,将带来正的经济效益与社会效益。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