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基因帮:在基因测序行业玩起了“电商”,用互联网的力量助力科研

周梦亚 2018-01-04 08:00

10年前,那时还在成都农业局工作的杨斌,或许从来没想过自己会走上创业这条路。

 

2007年,机缘巧合下杨斌进入了华大基因。2014年,华大基因成立了西南地区“责权利团队”,杨斌在这里担任第二负责人。从那时起,他的职业生涯走到了拐角。

 

“责权利团队”,顾名思义就是自己核算、自负盈亏,相当于一个自给自足的个体。除杨斌以外,这个团队里还有他后来的合伙人白丽军,以及基因帮的核心成员。

 

基因帮.jpg

基因帮创始人杨斌


从2007年到2015年,杨斌一共在华大基因呆了8年。从实验员、到实验主管、到销售经理、再到团队骨干,杨斌熟悉了从实验,销售,到管理的一系列流程。

 

科研的老大难,需要一点改变


在行业里呆了这么多年,杨斌很清楚,随着成本下降,数据处理才是未来行业发展的瓶颈。当时也有一些从事数据分析处理的公司,但它们所进行的分析服务都是标准化流程,对于一些从事前瞻性研究的科研机构而言,这种分析流程完全无法满足需求。

 

2013年,杨斌和白丽军开始设想,能否结合自己在行业的经验和能力给科研领域做一些贡献;能不能通过一个平台,给优秀的工程师和有需求的科学家提供一个交流场所。

 

杨斌看到了美国的SienceEXChange,这是一家在线的科研服务交易平台。他们在想,这或许是个不错的方式。他们想建立一个在线交易平台,把优秀的资源集中起来,再分发给科学家和有科研需求的医院医生。

 

“有的工程师是做RNA分析的,遇到DNA的项目可能就不擅长了,我们俩想把行业中的分析工程师聚集在一起,于是就有了这么一个平台。”杨斌回忆到。

 

测序界的天猫,第三方平台为双方搭建桥梁


平台上有工程师,也有科研人员。在平台上,科研人员可以提交自己的需求,通过基因帮匹配合适的工程师。如果工程师有时间,就可以与需求发布方——科研人员取得联系。双方明确收费情况和交付时间,只要意见统一,就可以形成交易,将需求转变成项目。

 

这个过程中,基因帮作为一个第三方平台,对项目预付款、项目进度进行把控和监管,类似于天猫和京东这类电商平台。

 

“科研的每个项目都不同,需要个性化的分析,通过公司很难得到这样的服务。”杨斌告诉动脉网,“我们想把这些项目都做成一个个产品,通过平台帮助客户寻找适合的工程师。”

 

2013年,一个人类全基因组的测序成本降到了10000美元以下,较16年前的单个测序成本9526万美元已经是颠覆性。此时,杨斌、白丽军等人已经有了创业的想法,但他们觉得时机仍不成熟。

 

超摩尔定律与顺其自然的创业


2014年,测序成本下降到1000美元,国内基因检测类公司如雨后春笋般冒出。2015年,拿着天使投资人的200万,杨斌和白丽军带着当时”责权利团队”离开华大基因,成立了基因帮——一个在线交易的互联网平台。

 

由于之前所在团队在西南地区已经建立起了一定的口碑,平台推出之后,不少工程师都很关注。这些人中,有独立的工程师,也有不少小型企业。

 

平台在工程师间传播很快,但要把声音传到实验室却并不容易。


团队一方面对申请注册的工程师进行审核、测试;另一方面又积极地去实验室、医院做地推。他们在每个城市都设有一名地推员,既为实验室提供技术咨询,也为他们提供深入的宣讲和项目宣传。


此外,公司还在学校里聘用了大量的兼职人员,帮助实验室宣传平台和工程师内容。

 

一个月后,公司平台上便收到了一笔100万的预付款,这是他们促成的第一笔业务。

 

把关分析师,为科研人员提供支持

 

基因帮的平台上,公司内部的工程师会对每一个提交申请的工程师进行审核。学历、项目经验、发表文献,这些是第一关;另外,他们还会对工程师做过的项目进行跟踪,对工程师的水平进一步进行确认。


对工程师有了验证和匹配,科研人员就能找到更加合适的分析师。更重要的是,在基因帮的介入和担保下,双方的交易过程也更加安全。


项目出现延期或者交付效果不好,基因帮则会进入双方之间去调节,促使工程师把项目做好;如果工程师因为个人能力确实难以完成交付,基因帮内部会派遣经验丰富的人进行指导,协助用户将项目匹配给更加优秀的工程师。


“预付款是我们先保管着,工程师做不好肯定是拿不到钱的。”杨斌告诉动脉网。


由于第三方的介入,委托方不用再担心对方拿钱“跑路”,做不好可以找其他人,直到做好为止。


另外,对于单个工程师、小企业而言,他们很难在行业内形成知名度。而在这个平台上,如果他们做得好,就很容易形成口碑,继而形成品牌。

 

或许是这样的模式能够有效的解决科研人员和单个工程师、小型企业的痛点,基因帮也很快建立了自己的品牌。上线不到1年,基因帮成交金额就突破了1000万。

 

建立生物信息云,完善数据分析服务链


随着在平台上注册的工程师越来越多,杨斌开始意识到单单一个交易平台还远远不够。项目分析过程中通常会用到生物信息云,而此时平台上的工程师都只能通过借助其他公司的产品。对单个工程师或者小的初创企业而言,企业级的云平台对他们来说并不实用。

 

基因帮的整个团队都源自华大基因,中间就有几位不同方向的资深工程师,再加上从德国马普所回来的凌之浩博士,团队的开发能力是有的。


2016年6月,基因帮云平台项目启动。2016年12月,云平台正式推出。

 

至此,基因帮完成了在生物信息环节从基础云设施,到分析人员的这个环节。此外,试剂耗材平台也在准备过程中。

 

让资金流动起来,科研转化才是目的


基因帮建立在线交易平台,很大程度上是想解决科学家们面临的问题。生物信息环节是最核心、也是基因帮最核心的切入点。但科研的难题远不止于此,基因帮想做的,也比这多得多。


杨斌告诉记者,科研有四大痛苦:第一是项目设计,很多科学家不知道应该如何设计,想法不接地气;第二是项目分工,项目设计好了之后可能核心技术不在自己手里,他们需要找其他专家合作;第三是产品转化,在国内,很多研究是没有产品转化的,变成一个专利就结束了;第四则是经费,大部分的资金掌握在“大牛”手里,他们可以做很多感兴趣的研究,但对于没有那么多经费的科研人员而言,有想法也很难去实施。

 

基因帮的平台在一定程度上解决了他们项目分工的难题,但要解决剩下几个难点,要做的还很多。

 

杨斌的团队自己也会有一些数据分析任务,他们时常思考能否做一些产品化的东西。以前面向实验室做的个性化的分析,如果采用2C模式,C端用户需要什么样的信息。基于这样的思考,基因帮自己孵化出一家DTC的子公司——简基。

 

杨斌告诉动脉网,他们不仅想帮助自己进行产品转化,同时希望能够把这样的服务带给平台上的用户。


“我们想把一些分散的科学家掌握的技术分享出来,同时他们也能获得一些经费,让科研经费在科学家之间流动起来。”杨斌表示。


比如一些小的创业公司,他们可以在平台上接项目增加收入,进一步投入自己的产品开发;等有了产品之后,这个团队就可以作为一个公司独立出来。对于一些经费不那么充足的研究人员而言,可以通过这个平台为其他项目提供一些技术和服务,获得收入来增加经费,甚至一些好的项目也可以从平台转化出去。


让大众参与,杜绝伪科学


此外,杨斌还希望能够建立一个平台,让大众有一个了解科研的途径。


“现在大家的文化水平和科技水平都提高了,但还是有很多伪科学的东西让人们饱受蒙蔽。从根本上讲是很多人不了解,没有验证的项目也拿来过度宣传。”杨斌告诉动脉网。


如果大家能有一个渠道,了解科学家正在做什么,那么他们就比较容易形成理性的认知。“后续我们想逐步建设这样一个面向大众的平台,让大众来了解科学家、了解科研项目,通过这样的方式逐步提高科学素养。”杨斌表示。

 

这个平台主要针对对科研有兴趣的发烧友,他们在某种程度上也代表了市场需求,有可能为科学家提供创意灵感。甚至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科学家还可以通过众筹的方式获得项目支持。

 

“比如一些罕见病,市场上没有治疗的药物,而大众也不清楚谁能够做罕见病的研究。那么他们就可以通过这个平台找到这些科学家,双方可以建立互动。如果条件允许,还能为科学家提供一些经费上的支持。”杨斌表示。但同样,这需要一步一步来。

 

“首先,还是要把面向科研工作者的服务做好。”杨斌补充道。

 

2017年10月,基因帮平台注册工程师突破1500人,其中认证通过的工程师600多。尽管数字看起来不多,但这已经是国内拥有工程师最多的平台。


“创业的门槛不高,但把自己打造成品牌,在行业中立足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把中小企业聚合起来,会形成一个比较强的力量。”杨斌表示。


2017年,天使轮的投资方又将投资金额增加到了1000万,这是在工程师、行业对基因帮认可后,资本对公司的再次肯定。


接下来,基因帮将在工程师平台、生物信息云的基础上再推出试剂耗材的在线交易平台,逐步完善上、下游环节,结合目前其他公司的测序环节和仪器市场仪器,完善科研需要的所有环节。


在此基础上,针对科研人员、小型企业的企业孵化,以及后续的面向大众端的平台也将逐步启动。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