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专注于儿童眼科,建连锁诊所和日间手术中心,于刚宣布走出体制创办美和医疗集团

高道龙 2017-04-25 18:55

mmexport1493116286461_meitu_1_meitu_2.jpg

儿童眼科专家于刚(中)创建美和医疗,分享自己的创业经历


4月25日,在医生集团的名单上,又多了一个新成员。60岁的儿童眼科专家于刚创建的美和医疗,今天正式公开亮相,宣布建立自己的医院和诊所、视光中心,成立宝宝眼医生集团。

 

于刚是中国第一批最早尝试互联网在线问诊、并为自己树立品牌的名医。他的微博有51万粉丝,其“好大夫在线”上的患者访问量居全国医生之首,超过7400万次,孩子们都叫他“于刚爷爷”。他经历了网红时代微博、微信的热潮后,又带领70多人的团队兴致勃勃做起了眼科医疗直播和短视频。

 

在医生自由执业呼声渐长的时代,于刚准备成立美和医疗集团,创办美和医疗集团,建立属于医生自己的医院、诊所、视光中心,并为医生集团提供孵化平台。按照规划,集团下将设有1家旗舰医院、几间日间手术中心,几家连锁诊所和数十家视光门诊部。

 

记者参观的美和眼科诊所,设在西直门凯德Mall写字楼里,紧靠着地铁13号线、4号线和2号线,地理位置极优。“美和诊所试运营2个月,患者逐渐多了起来。四月中旬的一个下午,我一下子看了37个患者,手术已经约到了两个月以后。这个500多平米的诊所已经发现不够用了,准备把隔壁的办公室也扩充进来。”  于刚介绍了诊所运营的情况。

 

美和医院现已开工建设,位于北京市朝阳区,3.2万多平米。这家医院的定位是大专科、小综合,以儿童眼科为特色专科。比较有特色的是,医院将成为各学科医生集团的孵化场所,成为医生自由执业的大本营


于刚创业的秘诀:永远出其不意,永远持续创新


美和眼科诊所定位是中高端医疗。“我想做中高端服务,但高端并不等于高价。” 于刚强调了很多遍,“这更指有品味和人性化的服务。”

 

诊所目前有10个医生,说起眼科项目:白内障、近视眼手术这些都是利润非常丰厚的项目。如果从单纯手术的角度讲,诊所完成这些高难度手术都没有问题。但于刚的思路是,“我们先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

 

他看到了儿童眼科领域市场里的空白,比如儿童眼保健,“这块儿领域现在大专家不愿意接触、小医生患者不相信,我们就从这里切入,做别人不愿意做的事情。我们的特色还有上睑下垂、儿童的斜视和弱视。” 于刚说。

 

据了解,美和还准备筹建新项目包括:假眼中心、泪道中心、遗传眼病中心、先天性白内障中心、塑形中心,这些项目都是国内奇缺的儿童眼科项目。

 

在差异性服务方面,美和还开发了针对某种小儿疾病的服务包。比如说上睑下垂,这个疾病在公立医院里只能是3分钟的门诊检查和一次手术的事情,但这个疾病非常折腾患者。上睑下垂有可能引发弱视,患者需要做很多检查、跑很多次医院,需要及时确定引发的病情,如果孩子的年龄超过3岁,也就过了治疗期,手术就晚了,会严重影响视力。“针对这个疾病,我们开发了服务包,理顺了诊疗流程,从会诊、筛查、手术一条龙就下来了,我们的优势是把预手术期的工作做好,最大程度方便小儿眼病患者。” 于刚介绍。

 

“我们先做别人不愿意做的小事情,再做别人没做过的事情,然后再做大的事情,最后别人想做也做不了了。” 于刚笑着总结了自己创新和市场突破的秘诀,这也是他今后准备突破的方向。

 

按照规划,他希望诊所的容量可以达到每天200~250人次的门诊量,每个患者看病的时间非常灵活,但一般在10分钟。诊所的诊金费用约400元,中等偏高。手术费则按照北京儿童医院国际部的价格来制定;配眼镜、弱视治疗的费用则走平价路线

 

医生面诊和手术最能体现医生的价值,我们不打算靠配眼镜赚钱。”于刚说,“美和诊所在计划中是尽可能程度地扩大门诊量,并提供优质的医疗服务,也就是说在价格和门诊人次之间找到一个合理的平衡。”他们未来的计划是把国内最好的儿童眼病专家请到美和坐诊、手术。

 

连续创业之路:从医生到管理者再到企业家


这是于刚的第三次创业,也是他从一名医生和体制内管理者向企业家转变的关键阶段。相比于前两次创业,他的心态这次非常淡然。“前两次创业其实是水到渠成,而这一次我充满了敬畏和惶恐。”

 

于刚经历过公立医院穷得叮当响的年代,也尝过民营医院冰冷和浮躁的滋味。他是一个跨时代的创业者的医生,医疗生涯充满冒险、创造和成就,同时具备技术能力和管理能力。

 

“我就是一个骨子里不安分的人。” 于刚总结自己的性格。

 

1991年,34岁的于刚当上了张家口眼科医院最年轻的院长。“这是我人生的第一次创业,也是第一次接触管理,虽然是在公立医院。”他说。

 

刚当上院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位年轻的院长就对新事物有强烈的好奇心。90年代末,公立医院需要自负盈亏,为了给医院筹措资金,留住医疗骨干,他注意到了刚刚兴起的电脑和网吧。他在医院之外的鼠防所租了一排20间房的底商,以150万的价格购买了50台全新的电脑和50台二手电脑。按照当时的经济水平,150万是一笔不小的投入。

 

投资网吧不久之后,于刚就利用网吧的优势给医院骨干和医生们培训网络技巧,白天用作对外营业,下班后的2小时则用作医院员工学习互联网的场所。那会儿,医院本部仅仅有3台电脑,应用系统还是windows97。

 

网吧帮助于刚的专家团队完成了网络扫盲工作。该医院于是成了最早触网的医疗单位,很多专家后来变成了网络高手。之后,随着网吧普遍建立,于刚决定关闭网吧,把电脑全部撤回医院。医院因此成了河北省最早接入信息化的单位,也最早实现了医院无纸化办公。

 

2004年,于刚不顾一切辞去了河北张家口第四医院(张家口市眼科医院)的院长的职务,也放弃了张家口政协副主席、市九三主委的身份,作为人才引进来到北京儿童医院。次年,于刚的同事也裸辞来到北京,开始了他们团队的“北漂生活”,开始了他们的第二次创业。

 

如果计较得失的话,张家口的工作经历是他人生经历最辉煌的时候,然而他却选择了“裸辞”。

 

他来到北京儿童医院的时候,一穷二白。当时的小儿眼科还不是一个独立的科室,挂靠在五官科之下,没门诊、没病房、没手术、没奖金、没项目,所有的人手数一数也只有3个医生、1名退休专家,科里的收入1年才50万。到2014年,儿童医院眼科门诊量已经到22万,各项综合年收入1.24个亿,科室发展到96人的医、护、技的团队,属国内最大规模的小儿眼科团队。

 

于刚在北京市儿童医院创立了国际部高端儿童眼科医疗项目。当时谁都不看好这个业务。9年前国际部于刚一个专家号定价700元,曾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在细分的眼科领域,除了北京市同仁医院,接下来综合儿童眼科实力最强的就是北京儿童医院。” 他介绍。

 

他和团队全体尝试了在线问诊和医疗。于刚进入医院后,和张丰一起建立了网站www.baobaoeye.com,这是一个纯粹由眼科医生搭建的网站,有自己的域名、服务器。彼时,另一位联合创始人张丰每周五下班后从张家口坐夜车来到北京,他和于刚俩人就窝在“小黑屋”里做网站,周日晚上张丰再坐夜车回张家口。当时儿童医院眼科每人月奖金只有500元,可他们的baobaoeye.com的网络花销,每年要自己花费5万多元。说起那时的艰辛和不易,于刚哽咽了。

 

后来,在王航真诚的邀请下,于刚成了好大夫在线网站第一批注册的医生。他还要求团队里的所有人都必须在好大夫上注册。有一天,好大夫的工作人员给他打了个紧急电话:“于主任是不是哪里有问题了?怎么你们一下子注册了30多个医生呢?是不是恶意攻击啊!” 他很开心地回答:“不是,是我给他们下要求了,只有上了好大夫网站,才能拿到网络工作奖金和支持。”。

 

于刚的团队在儿童医院创业的这十二年里,利用了十二种工具进行线上医患交流:天涯论坛、猫扑、QQ、博客中国,甚至包括新浪点歌房,都成为他们的医患交流工具。

 

于刚2005在儿童医院的时候就开始打造团队诊疗模式,于刚吴倩专家团队里面有副主任医师、验光技师和护士。于刚带着副主任医师看病,并规定把自己一半儿的看病收入分给接诊的专家,患儿的面诊、验光、手术预约一次门诊就解决了。2015年北京卫计委下发了专家团队出诊的文件,于刚的“团队坐诊”比卫计委早了整整10年。于刚说:“这种专家团队坐诊的模式其实就是医生集团的雏形。”

 

把握时代痛点:要为医生自由执业搭建平台


在三甲医院做了32年的管理,于刚非常清楚里面的生态。他坦言,三甲医院存在许多政策桎梏,如今,在国家政策的红利下,他的医疗团队成立,跨越体制,再次扬起医生创业的风帆。

 

自2014年以来,张强、于莺、龚晓明这些大V医生先后从公立医院辞职,带动了医生自由执业浪潮。于刚也注意到了这个趋势,但他一直在寻找适合自己的定位。寻找适合儿童眼科的定位。


在于刚看来,医生自由执业、多点行医是这个时代医疗改革的关键脉搏,但在落地的过程充满未知的困难和挑战。进入2017年,越来越多的医生发现,医生自由执业仅仅是万里长征走出了第一步,各自遇到的困境非常明显。

 

首先,中国缺乏医生自由执业落的平台,公立医院受到体制和医保支付方式影响,几乎无法接纳医生集团;虽然有些医生集团可以切入公立医院特需部,但在服务标准、流程和理念等方面需要长时间磨合。其次,中国虽然已经有1.2万家民营医院,但真正达到国际医疗服务水平和容纳医生集团的医院并不多,而且大多数医院依然采取全职雇佣的方式聘请医生。最后,医生集团的医生成员在未来更需要一个成熟的培训和教育平台。

 

于刚希望在这个变革时代发挥自己的作用,是先选择做医生集团?还是先做落地的实体医疗机构呢?

 

于刚决定走和大家不一样道路,医院、诊所、视光中心,医生集团齐步走,他们计划在儿童眼科领域为医生集团搭建执业平台,在北京建立2~3个中高端的儿科眼科诊所、2个日间手术室和一家中高端综合性医院

 

在筹备期间,于刚仔细研究了医疗政策和税法,他带着自己的团队考察了30多家国内和国际医院。于刚讲,北京、上海、深圳的中高端诊所,每个诊所都各有特色,各有绝招,但是远远没有形成规模。

 

考察中他没有料到,有些民营医院已经做得非常成功了,比如上海美华妇儿医院。他更没有想到的是,中国人对中高端医疗有这么浓厚的兴趣的需求。另外,民营中高端儿童医疗机构本来就缺乏,更不用说儿童眼科机构,这个细分市场充满机会。

 

于刚打算采用合伙人制的方式办医疗集团,汇集大量专家,做属于自己的医疗,最初不引进风险资本。其实目前国内许多知名投资机构登门拜访,和于刚谈融资的事情。他发现,目前引入风险资本会影响运营医院的话语权,更具体的是增加了“交流成本”。

 

苦苦企盼了3年,2017年2月,在美和眼科诊所拿到西城区卫计委的执照后,经过6个月的紧张准备,诊所就正式开业了。

 

最美的心愿:让医疗充满温暖和人情味


于刚喜欢做更有人情味的医疗服务。他认为,我国医疗真正缺少的是人文精神。

 

很多小朋友们害怕穿白大褂的医生,于刚出诊时就会脱掉白大褂,来到休闲区给宝宝进行现场会诊,在他们玩耍的时候,见缝插针地完成会诊。

 

为了减少孩子们的心理压力,美和诊所还在休息区设立了“美和小课堂”。这些宝宝由具备教师资格证的志愿者老师带教,他们可以画画、折纸、搭积木,让就诊过程变得快乐。

 

美和诊所的工作人员还自发购买了小玩具,亲手缝制了彩色的小花盆,由于刚、吴倩写上鼓励的话语送给孩子们,“我打算把诊所的休息区变成孩子们的乐园,将来还有可能养一些小宠物,当然它们要打疫苗。” 于刚这样计划,“甚至我还打算组织一次明星妈妈和宝宝的出游,妈妈们很有潜力,她们很有潜力成为其他患者的志愿管理员。”

 

四月中旬,他们协同同仁麻醉专家一同开展了手术前麻醉镇痛体验,提前让小朋友穿着隔离衣进手术室,减少孩子手术前的心理恐惧,“寻宝冒险”活动得到了家长们出乎意料的赞誉。


现在,于刚的医疗团队还会在网上回答约7个平台的患者问题,每天100多个。有的患者其实已经非常了解疾病知识了,来到诊所就想见见医生。“很多家长也没问题,一直冲我呵呵呵乐。他说:‘网上问诊那么久了,我就是想过来看看你。’ ” 于刚说。

 

为了更好地和患者交流,于刚制订了标准化服务和流程,针对沟通话术、回帖、门诊服务等进行培训员工,甚至怎么站、怎么坐、怎么笑都是其中的培训内容。“我们很多话术并不是教你怎么和患者说话,更多是交流情感和人文有关。每次看病的时候,我都抓着孩子的手,这就是一种互动。你抓着孩子的手,就是抓着妈妈的心了!”

 

此外,他在诊所给患者的基础时间是7~11分钟,诊前和诊后约半小时的咨询都放在网上解决。患者在来诊所之前,已经在网上和医生进行了充分沟通,他在诊所陈述病情的时间约1分钟。之后,由于刚的助手再给患者讲解5分钟,这名助手经过专门的培训。医生给患者检查的时间由3分钟延长为5分钟,这是很多家长非常看重的方面。患者离开诊所后,再在网上交流的时间就不设限了。

 

他还把同类问题的患者约在同一个时间段看病,进行集体会诊。“这些患者已经对自己的病情非常了解,把同类患者约在一起集体会诊,家长们相互提问、相互帮助,可最大程度提高效率,家长们取长补短。” 于刚说,目前国内最缺的是知名专家的诊疗和指导。

 

最后,于刚总结了自己的办医经验:“机会一定是留给有准备的医生。你做过管理者,并不意味着你就能创业,创业必须有管理经验,有创业经验和实战经验才能更好创业。创业者必须敢于拥抱失败。医生创业还必须完善自己的知识结构,要懂市场、懂网络、懂税法、懂政策、懂医疗、懂创新、懂人情世故、懂谦让。”

 

未来,他会重点关注和开发医疗周边新项目。“我想放弃很多轻车熟路的东西,尝试做一些别人也不熟悉、我们也不熟悉的项目。”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