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16岁上大学,24岁博士毕业,他带着他的医疗级智能床垫在《我是未来》中火了!

杨娟 2017-08-25 08:00

最近,国内综艺节目可谓画风突变,从往日接地气的衣食住行真人秀,转向高端大气的科技PK赛,一时间国内掀起了一股科技浪潮。从《加油!向未来》,到《未来架构师》,再到《我是未来》,一档档科技类综艺节目,让观众朋友们看得十分过瘾。


abc.png

 

上周日晚(8月20日),湖南卫视播出的中国首档顶尖原创科技秀节目《我是未来》中,一款6到飞起来的“智能床垫”,更是让现场观众心动到想要马上抱回家。在节目中我们看到,这款黑科技产品,能够透过4层(厚40cm)床垫,测量出使用者的生命体征数据,且准确率与医用医疗监护仪完全一样。


要知道,如此高的灵敏度和准确度,是目前很多智能可穿戴设备,或非接触生命体征监测设备所望尘莫及的!


16岁上大学,24岁博士毕业,开挂的人生不解释


最令人惊叹的是,这款高科技设备竟出自一位年仅29岁的天才科学家——胡峻浩,堪比国人小骄傲啊!动脉网记者第一时间采访到了这位年轻科学家,看看他开挂的人生是如何练就的。

 

胡峻浩,中国湖北人,DARMA创始人兼CEO,2017年入选福布斯中国30位30岁以下精英榜。他16岁考入华中科技大学电子系,24岁博士毕业于新加坡国立大学的光电专业。


毕业后,胡峻浩顺利加入了新加坡科技研究局资讯通信研究院,成为一名科学家,主要从事可见光通信及光纤传感器在人体生命体征方面的检测研究,参与完成多个重要科研项目,发表论文数篇。或许是因为多年与光打交道,大家亲切地称他为“光之子”


胡峻浩2.png

DARMA创始人兼CEO 胡峻浩

 

在外人看来这无疑是一份光鲜又稳定的工作,但在胡峻浩的心理却早已埋下一颗“不安分”的种子。“跟我同期读博士的人,大部分最后都是去当了教授。但我认为每天做研究、写论文,即使发了再多的论文,对我来说都没有意义,因为它并不能实现我的人生价值。我是学技术的,我就想做产品,做一款真正有用、能解决痛点的产品。”所以那几年,胡峻浩一直都在琢磨着怎么让自己的这个想法变成现实,将自己学到的东西应用到实际生活中。


只身前往美国硅谷创业,一路过关斩将


据胡峻浩透露,在他留学期间,母亲的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开始整夜整夜地失眠,为了不让他担心,家里一直瞒着他。当他知道这一实情后,除了伤心更多的是内疚,气自己没能常伴母亲身边好好照顾她。所以,他当时就决定要做一款跟健康相关的产品,能够远程监测家人的身体状况。

 

于是,2014年4月,胡峻浩毅然辞去了研究院的工作,只身前往美国硅谷创业,成立了Darma Inc.(大耳马科技),致力于将高精度光纤传感技术应用在生命体征监测领域。公司利用全球领先的光纤传感技术精准监测人体生命体征及行为习惯,结合大数据管理进行健康疾病状况分析,持续为养老机构、康复中心、慢病管理机构等场所的介护智能设备提供技术解决方案。


2014年,可以说是智能硬件爆发的前奏,大多数硬件创业者都选择做可穿戴设备。但胡峻浩却反其道而行,选择做“非可穿戴”产品。他认为可穿戴设备其实对很多人而言需要一个适应过程的,如果没有佩戴习惯,完全就是负担。而且当时市场上大多数可穿戴设备只能监测运动、睡眠等并不太准确的数据,不是刚需,意义也不大。

 

那做非可穿戴设备又该怎么做,做什么产品?胡峻浩经过市场调研发现,“久坐成病”是一个国际性问题。坐姿不对引起的背痛,竟是许多美国人做手术的原因之一。这一痛点激发了胡峻浩的灵感,于是他做了第一款产品:DARMA智能坐垫


这款智能坐垫结合了DARMA享有专利的光纤传感器和独特的算法,可以准确测出用户的心率和呼吸率,并计算出用户的压力值。最主要的是,它除了提供监测数据外,还会告诉用户应该怎么做才能改善身体健康状况。


2210_副本.png

 

2014年10月,DARMA智能坐垫登陆美国众筹平台Kickstarter进行预售。此次众筹大获成功,45天时间内顺利融获近23万美元,创下当时华人众筹金额的最高纪录。DARMA公司迅速获得了美国多家媒体和投资人的关注。胡峻浩也因此接触到了更多的美国本土资源,受到了Google、Apple、Antna等国际知名企业的青睐,纷纷前来与之合作。至2016年,产品已销售至美国、英国、波兰、新加坡、日本、韩国等数十个国家。

 

班师回朝,推出生命体征监测设备——DARMA智能床垫


2015年1月,受回国创业浪潮的驱动,胡峻浩决定带领团队回国发展,将DARMA总部从美国硅谷迁回硬件之都——深圳,成立深圳市大耳马科技有限公司。同年,DARMA完成了生命体征监测垫的开发,推出DARMA智能床垫。该床垫凭借着极其出色的灵敏度及医疗级准确度,在医疗健康领域备受瞩目,开发完成当年即获得数千套订单。2016年,DARMA获得了顺为资本、明势资本千万级的A轮融资,并完成医疗和健康领域的市场布局。


136_副本.jpg


DARMA智能床垫采用了先进的光纤传感技术,是一款专门为老龄人及高危人群提供生命体征监测和健康数据分析服务的产品。将2毫米厚的DARMA体征监测垫置于床垫下面,可以实时监测人体的呼吸、心率等生命体征,以及睡眠质量。所有数据可通过蓝牙或WiFi上传到手机App或网站,方便用户及其家人随时查看。同时DARMA还会建立长期的个人健康数据库,并结合大数据管理进行疾病预警。


另外,对于老年人而言,夜间睡眠是出现意外的高发时间。DARMA智能床垫可提供20秒数据异常及离床报警功能,全程检测用户睡眠时的动向,让老人和监护人都能睡得安心。

 

据胡峻浩透露,这款DARMA智能床垫目前主要面向康复机构、养老院等B端客户。目前,DARMA已经与安康通、三开科技、麦麦养老等知名养老机构达成合作。同时,公司还与哈佛学院、麻省总院、美国退伍军人医院、华中科技大学同济医学院、广东省人民医院、武汉大学中南医院、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等数家知名医院形成深度合作关系,势要通过“传感器+医疗+大数据”的模式,为用户提供专业医疗级服务。


DARMA  VS. Early Sense,谁的智能床垫更胜一筹?


事实上智能床垫,DARMA并不是首创。此前动脉网曾报道过的以色列公司Early Sense推出的智能床垫,也是颇受好评。那么与Early Sense相比,DARMA智能床垫有何优势呢?

 

在谈到竞争对手时,胡峻浩毫不避讳地向记者表示:“我认为唯一可以称得上是DARMA竞争对手的也只有Early Sense,但我对我们的产品有信心,我觉得我们的产品更牛!”胡峻浩为何会有这般底气,动脉网试着将两家的产品做了一个简单分析。


darma vs ES.png

 

通过对比分析,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DARMA凭借其光纤传感技术在技术层面占据绝对优势。相比一般的压电传感器或加速度传感器,光纤传感器的灵敏度更好、准确度更高、寿命更长。而且它的承重能力也更强,最高可承受150kg重力,而压电传感器最多只能承受110kg。同时,光纤传感技术还支持多人同时监测,即使两人睡在同一张床上,他们的监测数据也不会互相干扰。


而最为实际的一点是,DARMA在价格上要比Early Sense便宜很多,更容易被消费者接受。据悉,在生命体征监测领域,相比同类产品,DARMA智能床垫所使用的光纤传感器,将生产成本减少了500倍。光纤传感器非常灵敏,以前大都被应用到桥梁安全监测、石油泄漏监测、通信工程等工业领域,但由于成本高、难量产,很少应用到民用消费领域。胡峻浩带领的团队,是全球最早将高精度光纤传感技术应用于生命体征监测的研究团队。


不过,作为一个入行十多年的老牌企业,Early Sense已经摸索出一套成熟的商业模式和市场战略,数据积累和品牌优势却是DARMA现在难以赶上的。对此,胡峻浩表示:“我们现在也处于一个向Early Sense学习的阶段,希望借鉴他们的成功经验,探索出适合DARMA自己的运营模式。”

 

在谈到未来规划时,胡峻浩表示,他们将在今年10月份推出一款针对C端用户的体验版智能床垫。从长远的发展来看,他们希望将所有的沙发、椅子都变成可以监测身体健康的智能产品。“因为随着物联网的发展,大家都在做一些简单的信息化平台,但如果变成健康物联网,那就更有价值了!”动脉网相信,这不仅是胡峻浩一个人的设想,更是所有消费者的心愿。


人工智能+医疗数字报告.png

长按图片购买会员,即可阅读完整版《前沿报告——创新传感器在医疗健康领域的应用》。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