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美国CMS三点质疑数字糖尿病预防计划,它的机会在哪?

龚莉 2016-11-12 08:00

以应用程序、网络教育,以及减肥和健康生活方式行为辅导等形式,推出虚拟糖尿病预防计划的数字医疗公司,已经证明了其自身价值。糖尿病预防计划的人气越来越高,相关功效研究越来越多 ,数字医疗公司与供应商之间的合作也不断加强。但医疗保险和医疗补助服务中心( Centers for Medicare and Medicaid Services,以下简称CMS)认为,糖尿病的个人预防计划还有待完善。


虽然CMS所制定的最终版《2017年医生支付规则》明确表示,将推进医疗保险覆盖糖尿病预防计划,但CMS尚未对数字糖尿病预防计划做出明确规定。CMS在最终规则中写道:“我们目前没有足够的信息来审定此提案,但希望继续收集更多有关DPP(美国的糖尿病预防计划)服务虚拟交付的信息。”


那么他们究竟需要什么样的信息,这对数字医疗公司又意味着什么呢?几位业内领导者进行了探讨,动脉网(微信:vcbeat) 为你做了整理。我们想知道CMS的此番裁决是发出了数字产品尚未达标的信号,还是给予了数字医疗公司展示其社会价值的机会。


首先,CMS正计划将所有糖尿病预防计划纳入规定。疾病控制中心正利用平价医疗法案获得资金,以此来制定慢性疾病管理计划。该计划旨在通过健康教育、生活方式和行为变化来帮助美国约8600万前驱糖尿病患者。考虑到庞大的人口基础,数字医疗公司已成为扩大计划范围的必要手段。


是否批准数字医疗计划由三个因素决定


“Omada战略通信与公共政策”的健康总监Adam Brickman表示:“如果美国没有通过ACA(平价医疗法案),我们公司就不会存在。关于大规模的制度变革,有人提出了一种理论。那就是我们高估了短期影响,低估了长期影响。”


于是我们成立了糖尿病预防委员会,扩大了DPP(糖尿病预防计划的使用范围。在这个过程中,数字医疗公司也起到了重要的作用。Solera公司的首席执行官 Brenda Schmidt为该委员会代理主席,且Solera与Retrofit公司同为委员会创始成员。Solera本质上是一个市场,将各类DPP与消费者及需要向员工提供DDP的雇主联系起来。


但Brickman表示,CMS仍需要在三个关键领域获得更多的信息来决定是否批准信息数字医疗计划,即如何实施数字糖尿病预防计划、计划功效如何、以及实施过程中的风险和挑战


“DDP(糖尿病预防计划)是怎样发挥作用的呢?现实预防计划在概念上很容易理解。你每周来到一个特定的地点听一小时课,然后称体重并跟踪自己的减肥进度。 数字计划的做法有些许不同,”Brickman说道,“你可以在一周当中随时访问和参加课程。所以我们的进度是以课程完成度,而不是小时数来衡量的。”


一旦指标确定下来,CMS就需要设计出评估其有效性的方法。Brickman表示,接下来他们需要解决一个数字和现实健康计划共同面临的关键问题:诚信。


 “CMS非常敏锐地察觉到了一个问题:我们应该找出欺诈和滥用职权的高发领域,努力缓解和防止这种情况”他说道。


数字健康计划有哪些优势?


最初在2010年证明有效的糖尿病预防计划,是一个以社区为主导,每周一次的集体会议课程。目前许多通过CDC(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认证的社区项目都与之非常相似。 而Omada Health,Retrofit,Canary Health,HealthSlate等公司正在开发数字或半数字的健康计划。


这些计划将使用联网体重秤和活动跟踪器,跟踪参与者的进展、文本消息和视频,以方便用户与教练会面,同时利用移动社交工具来分享社交动态。Brickman在接受采访时阐述了数字干预的几个好处。


“许多人渴望加入这样的健康计划,但很难将结构化的现实健康计划融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当中。”他说道,“你可以想到几个原因:单身父母、有工作的家长,居住在农村地区难以到达社区中心的人、老年人、行动不便者或低收入人群。这些都是现实DPP的缺点,而虚拟健康计划则没有这样的问题。"


除了可用性以外,Brickman认为数字预防计划同样有助于DPP在糖尿病患者中的大规模普及。Solera首席执行官Schmidt对此表示怀疑。


“对我来说,数字化只是另一种满足人们独特需求和偏好的方式,”她说。 “基于社区的服务模式可以满足至少80%的消费者。”


相反,Schmidt认为扩大规模的秘诀在于扩大DPP的供应渠道。除YMCA之外,教堂、学校、杂货店和药房也应该提供类似服务。


“有趣的是,大型零售药店和杂货连锁店可能成为下一个前沿,”她说道。“我们希望在人们生活、工作、娱乐和祈祷的地方向其提供DDP服务,所以我们与联合卫理公会、零售药店和杂货店建立了伙伴关系。那么人群都集中在哪些场所呢?如何以新颖的方式提供DPP并降低参与难度呢?”


Solera的商业模式给予了人们选择DPP形式的权力,她表示,根据他们的经验来看,偏好现实和虚拟健康计划的人群各占一半。但Canary Health 的首席执行官Adam Kaufman表示,公司数据显示,人们在可以选择的情况下大多倾向于数字健康计划。在与斯坦福合作进行的一项为期6个月的研究中,六分之五的受访者在选择实体计划和虚拟计划时,选择了数字糖尿病预防计划。


“消费者更偏爱数字计划,因为它更容易融入他们的生活,”他说道。“人们并不会遵循我们采用的生理测量方法,他们考虑的因素是生活方式、恐惧来源,和影响他们生活质量的事物。


这项为期12个月的研究即将结束,Kaufman也希望看到类似的研究结果。Kaufman表示:“我们对获得更多有关效力的证据非常乐观,CMS只是需要更多的证据而已,所以我们必须继续进行试验和研究。”


但Schmidt不确定大多数老年人,一个受医保报销制度影响的群体,是否已准备好接受数字干预。她认为Solera的经验也证明了这一点。但这也是一个争论点。Omada在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发现,老年人在其计划中的参与度很高。


Brickman称:“不管你信不信,我们的老年人客户训练效果最好。我承认有些老年人希望去现场参加学习,但我们的老年组拥有最高的参与度和最好的参与结果。”


Brickman认为数字计划比现实计划更有优势:我们可以在人口统计学或地理等因素的基础上来实现新的创新,例如使用大数据为特定参与者制定个性化计划。


“我们的数据科学团队正在公司系统中开展实验。该系统可以帮助健康教练识别出需要更多帮助和关心的用户,以及该用户最有可能受益于什么类型的帮助。比如,如果我是一名健康教练,而我的一位学员不提交体重参数,不做训练或不登录系统,Omada数据科学团队就会提醒我说,嘿,Jim Smith需要一些额外关注。同时,基于成千上万与Jim Smith类似的用户留下的计划数据,我们可以说明什么样的互动最有可能帮助吉姆·史密斯恢复正轨。”


Brickman认为目前的服务效率还可以进一步提高。“在下一阶段,我们的DPP将基于个人用户而有所不同。”他说道。“认识行为科学是一个涉及隐私的困难过程,所以我们认为个性化是至关重要的。


数字赔付落实中的挑战


Omada糖尿病预防计划已获得了CDC(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的认可,这就意味着他们可以作为医疗保险覆盖的DPP供应商而实施注册,但是他们仅代表了少数人。在国内全部的1200项DPP中,仅有77项糖尿病预防计划获得了CDC的认可。而其中仅有很少的一部分是数字化计划。


Schmidt说,从现在直至2018年CMS最终确定法规之前,对于代理商创新中心来说,有很好的机会可以看看数字化公司是如何确证他们工作的,并能够借此来与现已存在的计划相比较,改善他们的方法。


“DPP的典型模式就是先分类,然后接收一个疗程的治疗。我期待着在未来,参与者及患者在数字化平台中所需要的活动和规定,会出现进一步的新定义,还有就是在未来搞清楚CMS是如何辛苦收集那些数据的,”Schmidt这样回应。


Solera为DPPs提供了一个可以将雇主与纳税人联结的平台,它目前已经在与CMS创新中心进行谈判,从而检验其作为一种集成平台的作用。Schmidt说,要想实现这些飞跃的进步,变化立法与技术创新同等重要,而且一定要将重点放在将慢性疾病管理作为一个整体。


“我们将会看到CMMI是否有这个权利,可以在医疗保险领域内,将Solera的集成作用指定为一种医疗保险供应商。因为能够肯定的是,如果他们需要为将Solera作为集成平台立法,那么它肯定不是针对某一疾病的,”她说。“我们知道,它不能仅仅针对糖尿病。正如我们正在思考医保中的这些预防性服务,它是横跨整个医保领域的,并为这种模式铺平了道路,从而能够作为一种辅助主要医疗的方法,来满足危急患者的需求。”


Schmidt说,公司是时候认真对待已批准项目的CDC清单了,CMS也是时候准确地定义他们想要从数字化项目中获得什么,尤其是当涉及到医疗保健时,即使是看似无限范围的技术,也只能达到这么远的程度。


“目前,Solera有数以百计的机构以及超过10000个定点单位在我们的网络中,都只是为了满足商业人群的需求,”Schmidt说,“我们意识到,在未来还需要更多的数以千计的机构来满足这些人群的需求。无论你是一名社区机构供应商,还是一名数字化供应商,在生活指导人员方面,你仍然会受到人力资源能力的约束。只要你需要一名生活方式指导者,数字化方式就无法解决规模方面的问题。所以目前因为人力限制问题,并没有单一的DPP供应商,甚至数字化供应商可以满足需求。”


Retrofit的首席执行官Mary Pigatti说,对于数字化项目而言,即使是一种不那么明确的裁定,也是一种巨大的进步。


“我们很高兴听到关于CMS的事情,甚至能够谈到这一点,我们很高兴有机会来讨论这个问题,”Pigatti说道。“我们并不认为,这种裁定会取缔数字化医疗公司,因为一切还没有做最终的决定。我认为我们目前正处在一种很好的阶段。我们有证据可以证明我们是值得信赖的。我想你们将会看到的,是更加清晰的透明度。目前已经有更多的规则制定来确定如何执行新政策。”


下一步:个人纳税人与其它预防计划


因此,到2018年1月1日之时,医疗保险极有可能会赔付所有种类的DPP——包括数字化和面对面计划。那之后将会发生什么?举个例子,对于那些没有医疗保险的人来说,这种报销何时才会广泛应用?在这种情况下,通常是在政府支付后才会进行个人支付,Schmidt说。但是DPP已经证明这种方式是比较特殊的。


“市场表明,当CMS覆盖DPP时,商业计划就会随之而来,”她说。“我们已经看到了商业支付的带领作用。直到2017年,Solera将会与大多数的纳税人签署合同。”


要想说明目前的个人纳税人是否能够从利益中看到足够多的ROI来继续这个项目,还为时过早,他们已经狠狠地战胜了政府,并在认真致力于这件事,Schmidt说。


“他们极力吸引会员签约合同,”她说。“以加利福尼亚的Blue Shield举例,他们每周都会给我们寄一份完整的申请文件,并帮助我们利用这些成员来进行招募。所以这不仅仅是他们口头上说的一件事,他们是真的很积极在完成这个事情,因为他们相信研究结果的潜力。”


Brickman说,Omada的经验是,只有少数有远见的个人纳税者与他们签署了合作,其中包括集成系统,像Kaiser Permanente,以及传统的纳税者比如Humana。


但是实际上,对于“下一步是什么?”的回答是这样的:对于预防性计划的医保报销实验的意义在于,它可能比糖尿病更深远。Schmidt认为,这可能是一种全新的医学模式的开始。


“我认为,他们构建这种利益的方式,对于其它在社区内一般性地提供预防计划来说是一种先例,”她说。“从CMS来看,这并不是一种针对某一疾病的获利。这是一种新的方法,CMS通过一种不同类型的临床服务提供商,通过高接入、低成本的网络,从而解决慢性疾病问题。”


接下来还会出现什么其他预防性计划呢?Brickman认为,糖尿病预防已经出现,是因为关于其治疗方案已经有很强大的文献资料,而且其治疗条件是众所周知的,易于理解。


“如果你属于CMS,如果你属于HHS,如果你要向前迈进,进行你的第一个全国性的试点项目,那么糖尿病计划是非常直观并易于理解的,”他说。“我们很容易向普通大众解释这个计划,但却很难找到那些能够合理预防糖尿病的人。”


他认为戒烟可能是下一项预防计划,因为它的证据基础同样强大。Schmidt有她自己的清单。


“你可以考虑跌倒预防,或关节炎管理,”她说。“当然,还有一些行为健康干预。甚至我们会为这些人整合社会服务与医疗福利,这样我们就可以在他们处于危险境地之前,就找到那些处于风险边境的人。目前有相当多的基于证据的遵循类似模型的计划,而从我们的角度来看,这就是为什么这些计划是如此重要的。”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