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互联网+医疗健康”进入春天模式!各级医疗机构做了哪些探索?互联网医疗企业期待苦尽甘来

罗美 2018-04-18 08:00

近日,关于“远程医疗”、“慢病管理”等话题热度不减,人们熟悉的“互联网医疗”变成了“互联网+医疗健康”,也再度成为刷屏信息。“以人民为中心,以健康为根本”的理念正在逐渐落地。


4月11日,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海市市委书记李强、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上海市市长应勇等一行领导,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远程医学中心实地考察“互联网+医疗”、医联体等形式建立的分级诊疗新格局。


4月12日,总理便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与医疗相关的是:第一,确定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措施,缓解看病就医难题、提升人民健康水平;第二,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顺应民生期盼使患者更多受益。


4月16日,国务院新闻办就《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召开媒体吹风会。会议透露的主要结果是,互联网医院得到了官方认证,同时互联网将全面链接医疗、医药、医保服务,并针对互联网医疗安全隐患、数据安全、互联网医院举办等问题进行了解答。


这几次重大事件对于对互联网医疗行业的发展有何裨益?全国各级医疗机构将如何开启“互联网+医疗健康”业务?动脉网(微信号:vcbeat)对此进行了梳理。


总理参观华山医院与召开常务会议的相似内容汇总


总理在上海主要了解了三个方面内容:

第一是参观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的远程医学中心;

第二是考察药品供应及价格,让有意愿的群众尽早就近用上HPV等疫苗;

第三是到徐汇区斜土街道江南新村邻里汇所做的居家养老项目。


在总理主持召开的国务院常务会议指出,按照党中央、国务院部署,加快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可以提高医疗服务效率,让患者少跑腿、更便利,使更多群众能分享优质医疗资源。


会议确定,一是加快二级以上医院普遍提供预约诊疗、检验检查结果查询等线上服务。允许医疗机构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等互联网医疗服务。二是推进远程医疗覆盖全国所有医联体和县级医院,推动东部优质医疗资源对接中西部需求。支持高速宽带网络覆盖城乡医疗机构,建立互联网专线保障远程医疗需要。三是探索医疗机构处方与药品零售信息共享。推行医保智能审核和“一站式”结算。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标准体系,加快信息互通共享,强化医疗质量监管和信息安全防护。


此次会议确定的三条内容,每一条都与医疗机构紧密相连。其中还提到推进远程医疗覆盖全国所有医联体和县级医院。


过去,医疗机构的互联网项目或许会采用试点的方式进行。而这次会议之后,或许会很快在全国推广应用,从院内到院外,沿着医联体的体系,横向纵向贯穿全国各级医疗机构。


第三条提到的处方信息共享。它以患者为核心,联合地区卫计委、食药监局、社保、医院等部门以及社会药店共同建设,实现医疗机构处方信息、医保结算信息和药品零售消费信息的互联互通、实时共享的信息化平台。


在2017年5月,广西梧州红十字会医院携手青岛易复诊网络科技有限公司启动全国首家处方信息共享平台,以“梧州模式”落地医药分家。


这一举措的出台将进一步降低医院的药占比,实现医药分家,但是具体推进的状态如何,唯有拭目以待。


《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明确三方面内容


4月16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主要公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的研究讨论结果。


主要有三个方面的内容:


一是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从医疗、公共卫生、家庭医生签约、药品供应保障、医保结算、医学教育和科普、人工智能应用等方面推动互联网与医疗健康服务相融合。涵盖了医疗、医药、医保“三医联动”诸多方面;


二是完善“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支撑体系。从及时制定完善相关配套政策、加快实现医疗健康信息互通共享、建立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标准体系,提高医院管理和便民服务水平、提升医疗机构基础设施保障能力等方面提出了有关举措;


三是加强行业监管和安全保障,对强化医疗质量监管和保障数据安全作出明确规定。 


《意见》提出的一系列政策措施,明确了支持“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鲜明态度,突出了鼓励创新、包容审慎的政策导向,明确了融合发展的重点领域和支撑体系,也划出了监管和安全底线。


针对“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医疗安全隐患,规划与信息司司长于学军表示要加强三方面监管:


一是明确行为边际。尽快研究管理办法,明确监管底线,同时,降低准入门槛。加强事中、事后监管,确保健康医疗服务的安全和质量,确保医疗健康服务的质量;


二是强化责任。谁提供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服务,谁就必须负责,实行安全责任制。发展互联网医院是以实体医疗机构为依托,责任主体还是医疗机构本身。另外,监管原则按照属地化管理,实行线上线下统一监管。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平台等第三方机构,应该确保提供服务人员的资质要符合有关规定,并对所提供的服务承担责任。同时要建立医疗责任分担机制,推行在线的、知情同意的告知,防范化解医疗风险;


三是提高监管能力。一方面将建立卫生健康行政部门的监管端口,所有开展互联网医疗服务的医疗机构和互联网医疗服务平台,需要及时将数据向区域的全面健康信息平台进行推送、传输和备份,卫生健康行政部门将对互联网医疗行为进行动态监管。另一方面会推进互联网可信的体系建设,加快建设全国统一标识的医疗卫生人员和医疗卫生机构的可信医学数字身份、电子实名认证、数据访问控制信息系统,完善医师、护士、医疗机构电子注册系统,方便查询。


通过这些措施做到“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产生的数据全程留痕,可查询、可追溯,保证访问处理数据的行为可控、可管,确保患者的就医安全。


“互联网+医疗健康”行业的标准、规范以及法律一直都是各方关注的话题,此次国家卫生健康委员会副主任曾益新也作出五个方面的解答:


一、发展“互联网+医疗服务”是明确的规定,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可以依托这个实体医院使用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对于医院来说,等于拓展了业务范围和服务半径,是一个政策利好的。同时也支持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搭建互联网信息平台,开展远程医疗。对第三方机构来说,也有政策支持他们开展这方面工作;


二、优化互联网家庭签约服务也有明确规定,可以促进家庭签约服务的智能化、信息化建设和应用,网上开展签约服务,在线提供健康咨询、预约转诊、慢性病随访、健康管理和延伸处方这样一些和家庭签约服务相关的工作,都可以在网上开展;


三、“互联网+药品”供应保障服务方面,对线上开具的处方经过药师审核以后,医疗机构和药品经营企业,可以委托符合条件的第三方机构进行配送;


四、推进“互联网+保险结算”方面逐步拓展在线结付功能,包括异地结算、一站式结算;


五、在人工智能等新技术的应用方面,鼓励推进研发应用,提高医疗服务效率。 


此外,会议还针对如何避免数据泄露?如何申办一家互联网医院?为何允许互联网医院开展部分慢性病和常见病的在线复诊? 等问题进行了解答。


这些年关于远程医疗的政策


远程医疗是实现“互联网+医疗健康”诊疗的最重要环节,从总理参观华山医院到主持召开国务院常务委员会议中,提及最多的也是远程医疗。事实上,远程医疗已经不是新鲜事物。早在上世纪 80 年代末,我国就已进行研究性远程医疗试验探索,上世纪90 年代中期开始进行实用性远程医疗系统建设与应用。这些年都颁布了哪些远程医疗的政策?


222.png


这些政策的颁布和实施是希望解决现实中人们存在看病难、看病贵等难题。


在传统的医患模式中,患者普遍存在事前缺乏预防,事中体验差,事后无服务的现象。而通过互联网医疗,患者有望从移动医疗数据端监测自身健康数据,做好事前防范;在诊疗服务中,依靠移动医疗实现网上挂号、询诊、购买、支付,节约时间和经济成本,提升事中体验;并依靠互联网技术在复诊时与医生沟通。


由此,全国大多数医院也相继开展了“医院+互联网”的探索。


医院+互联网”的主流模式介绍


随着“医院+互联网”的发展,不少大医院开展了“互联网+”探索,通过病种聚焦、系统升级、平台建设等纷纷开展移动医疗建设。截至目前,动脉网从国内优秀的“医院+互联网”进程中筛选出八大主流模式。


罗美.png


由图可见,远程医疗是“医院+互联网”中的一环,将成为医院实现“互联网+医疗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


截至2017年10月,全国已有6800多家公立医院开展远程医疗服务。以华山医院远程医学中心为例,至今累计完成了6500余例远程会诊,其中中西部地区服务量占比72.3%(中部地区占比26.3%、西部地区占比46.0%),覆盖包括云南、内蒙古、西藏、新疆等24个省份,涵盖各种疾病。


另一个较好的案例是,2017年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联合新疆兵团第一师医院、喀什地区第一人民医院、阿克苏地区第二人民医院等多个区域医疗中心,依托“邵医健康云平台”,共同打造的基于互联网的远程医疗协作新模式。

 

该平台支持远程联合门诊、多模态远程会诊、远程移动查房、远程影像诊断、互联网远程教学及移动技术指导等业务功能。未来,平台将深化服务功能,拓展国际医疗服务,构建“丝路跨境医疗服务平台”。


远程医疗在基层医疗机构的典型应用


除了大型三甲医院开展远程医疗的建设以外,基层医疗机构也在探索。


据动脉网了解,2017年,辽宁省大连市瓦房店以市中心医院为核心,面向10家乡镇卫生院组建了人财物一体化管理的医共体,逐步实现全部乡镇卫生院与瓦房店市中心医院的信息化无缝连接,共享医疗资源。这一平台由心医国际搭建,瓦房店市中心医院与大连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建立多级协同远程医疗平台,针对疑难病实现远程会诊。目前已与北京23家、上海22家知名医院实现远程医疗协同。


该远程医疗平台已实现点对点技术,远程系统坐落在医生科室,不出诊室,专家与地方医生即可开展远程会诊。目前已开通重症医学科、神经内科、肝胆外科、脊柱外科、内分泌科5个科室,开展远程会诊近40余次,以重症医学、神经内科会诊量居多。该院积极应用心医远程教学平台开展学科建设,开展多场临床教学,以高效便捷的学习路径,满足基层医生的进修需求。


2018年4月初,动脉网记者去了“塞上煤城”之称的宁夏石嘴山市,这也是我国互联网医疗实施得比较好的地区。此次出行主要探访了石嘴山互联网医联体。


它是在公立医疗机构上搭建的互联网医联体,由石嘴山市政府主导、市卫计局联合微医共建。该医联体以石嘴山市第二人民医院(简称“二院”)为中心医院,覆盖周边的下属医院。其模式为“1+3+X”,即1个石嘴山市互联网医联体综合服务中心作为中转枢纽,以三县区3家市级综合医院为中心打造3个互联网医联体,连接各自区域内基层医疗机构,从而延伸覆盖全市“X”个基层卫生服务点。基于互联网和AI技术,打通了医联体内医院的HIS、LIS、PACS系统连接,能够满足自治区、市、县、乡甚至村等五级医疗机构的连接需求。


目前,石嘴山互联网医联体已与包括石嘴山二院、大武口区永乐社区卫生服务站、星海镇中心卫生院、长胜社区卫生服务中心、长兴卫生院在内的5家医疗机构实现HIS系统直连,实现远程诊疗、电子病历/检查检验报告/影像资料共享、在线医嘱、电子处方、远程培训等医疗服务。同时,向上可连接微医平台的2700多家全国重点医院和7400组专家团队、22万名专家资源,实现优质医疗资源下沉基层。


相比这两个近期搭建的远程医疗项目,山灞远程医疗给云南省昭通市镇雄县人民医院搭建的远程医疗平台更加值得关注。该平台自2006年投入运营之后,院方大力推动进行患者教育,并向当地卫生局申请了新农合的报销政策,于2009年起省内远程会诊项目可报销75%。同时,医院还对每位患者补贴10元的远程诊疗费,不仅为患者节省了开支,也为当地医院带来了经济效益。2011年,云南省对37家县级医院进行了新项目投入和升级,镇雄县人民医院将新的远程会诊系统设备与老的设备同时运营使用,累计开展了近万例次的远程医疗服务。


远程医疗面临定价、支付、安全等问题


远程医疗是“互联网+医疗健康”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但是在实施上仍然存在诸多问题,包括患者信任度低、质量安全无法保障、定价、支付、缺乏标准化的体系等。


以远程手术为例,一旦在治疗的过程中出现医疗事故,责任到底是由远程指导的医生负责,还是由持刀医生负责,还是归罪于硬件设备造成的沟通不畅,目前在法律上还没有做出明确的规定。


在2016年Latitude Health《远程医疗:价值、挑战和机会》的报告中提到,在定价方面,一种是B2B的远程会诊,是由医院发起,付费方是医院,主要针对偏远地区的疑难杂症、急症和大病。会诊的费用很高,比如浙大一院远程医疗门诊会诊费280元/次,急诊会诊费1000元/次,预约会诊费600元/次。安徽同步远程病理会诊300元/次,非同步远程病理会诊280元/次,临床专家会诊600元/小时。

而另一种是B2B2C模式,是由患者发起,付费方是患者,收费体系还不明确。比如广东网络医院一开始是不收费的,目前收取的挂号费是10元/次。还有不少远程业务是免费体验的,比如宁夏石嘴山互联网医联体。


这样看来,对于希望找专家看病的患者来说,实际上是节约了医疗总费用。毕竟到外地找专家,还有路费+食宿费+陪护费+误工费等费用。而患者通过远程医疗找专家诊疗,不仅找专家很及时,而且医疗总费用降低了。


只是对于患者来说,心理上认为远程医疗费用很贵,堪比大城市公立三甲医院VIP门诊费用,但是细算一下,其实比到实地大医院看病的价格还算便宜。如果把远程会诊纳入医保体系,那么患者看病诊疗的费用将会更低。而目前远程会诊并未纳入医保体系。


当然,将远程医疗纳入医保体系也面临一些挑战,各地医保的报销比例差异也会很大。远程会诊还带有培训教育的合作目的,价格不统一不透明。而会诊的必要性、专家的需求、资源的分配,都会影响定价,也会影响到医保到底按照什么比例赔付。这些对于具体价格和报销比例的测算有较大难度。


中国的城乡医保差别很大,虽然有部分地区实现了城镇居民和新农合并轨,但大部分地区仍无法实现三保并轨。而且城镇职工在保障和筹资上都与城镇居民、新农合相差较大,要合并统一保障程度困难很大。正因为不同地区的城乡人口有不同的医保,增加了医保结算的技术复杂程度,尤其让远程医疗这样需要跨地区合作的服务难上加难。

加上,医保资金池的财务压力越来越大。即便是保障和筹资能力都较好的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也面临当年结余率越来越低,支出增长速度超过收入增长速度的问题,未来会有较大的资金缺口。医保需要扩充保障的方面还很多,比如门诊大病,康复和护理等,面对劳动力人口萎缩和老龄化,持续紧张的医保资金池要再大范围覆盖远程医疗将会很有压力。

此前,医院在推行远程医疗上的动力不足,开展频次不高。


B2B2C模式的远程医疗服务对大医院虽然有助于扩大门诊量,覆盖更多地区的病人,但大医院将面临处方的外流,医生只能获得很低的服务费,这并不足以成为他们的动力。


而在B2B模式下,医院有动力去进行会诊,增加科研教育和疑难病大病的治疗实力,但是这些病例很多需要从基层获得,要进行远程医疗首先得有一笔前期的技术投入。可是目前基层的发展困难,没有实力进行这样的投入,医院收取很高的会诊费用无法得到医保报销,与其他医院的利益分配也不明确。中国的医生在晋升上需要提供研究成果,因此医院在大病和疑难病的案例库上更倾向于封闭式研究,不对外公开自己的病例,共享和大范围的数据衔接的动力都不明确。


互联网医疗企业,期待苦尽甘来


尽管还有不少问题有待解决,但是这次重大利好对于互联网医疗企业来说总算苦尽甘来。根据会议确定,推进远程医疗覆盖全国所有医联体和县级医院。这一举措让互联网医疗企业推进业务更为顺畅,好比拿到了入场券,而医院开展互联网医疗项目的主观意识也会增强。


微医创始人廖杰远这样回忆:“2015年12月7日,乌镇互联网医院在艰难中破壳,858个日夜后,乌镇桥头的‘小岗村’终于盼来了‘定音锤声’。”


“突然觉得,所有的坚持,都能有回应,互联网+医疗迎来了空前的机会。”杭州卓健科技创始人兼CEO尉建锋在朋友圈这样写道。


春雨医生的CEO张琨表示,“我们不赌风口,不追政策。我们有自己的信仰和笃定的方向,并相信以正确的价值观做事,终会得到人民的认可!政府的认可!”


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认为,这次政策提到的互联网+医疗健康,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具有促进和推动的作用,值得高兴。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国家职能部门也是第一次把互联网+医疗健康写入政策,内容不仅非常深入,也很接地气,涉及的都是老百姓关心的问题,符合人民群众的需求。这对于提升整个国家的医疗行业的发展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互联网医疗项目是否由此开启加速模式?值得期待!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