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推进分级诊疗、医联体、医生多点执业等趋势下,医院应该如何创新来提高营业效率?|2017未来医疗100强 - 动脉网

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在推进分级诊疗、医联体、医生多点执业等趋势下,医院应该如何创新来提高营业效率?|2017未来医疗100强

罗美 2017-12-23 08:00

“2017未来医疗100强”论坛,以“物种大爆炸时代”为主题,2017年12月15日-17日在北京万豪酒店举办。

 

在12月16日的医院创新平行论坛上,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疗保障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顾雪非、浙江大学医学院附属邵逸夫医院党政办副主任林辉、创业软件副总裁、副总工程师李冬冬、杏香园董事长沈法荣、东软集团医疗IT事业部业务创新中心总经理文礼、高特佳投资集团执行合伙人王曙光、医满意CEO高洪琦等嘉宾进行了分享。


围绕医院的智慧医疗建设难点与创新、未来医疗与信息安全等问题,各位嘉宾发表了精彩演讲,并一起进行了激烈的圆桌讨论。动脉网(微信号:vcbeat)对嘉宾观点进行了整理。


顾雪非:简析医改的系统性、整体性、协同性


顾雪非_副本22222.jpg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医疗保障研究室主任、副研究员顾雪非


“十三五”医疗改革的重点任务是“5+1”:分级诊疗;现代医院管理制度;全民医疗保障制度;供应保障制度;综合监管制度;公共卫生。这几项改革虽然是单独设置的,但实际上有内部的逻辑关联。比如分级诊疗,看起来是关注就医秩序,实际上讲的是服务体系的问题,涉及到将来我们要重构一个什么样的医疗卫生服务体系。


药品供应保障制度单独列出来,是因为药品是一个相对独立的市场。基础医疗具有非营利性,但药品是高度市场化的,所以医疗改革在这之间需要有一个平衡,即事业和产业之间的平衡。我们谈医药分开更多的是利益上的分开,把医生的价值和药品的价值分开,不要切断它们之间的关系。


2015年开始出现了互联网医疗热,代表着医疗创新。很多人说,国家政策不够开放,在我看来,我们国家是最开放的,因为很多政策并没有很强的监管约束,比如互联网医疗,它提供的到底是医疗还是咨询服务也没有明确界定。


监管很重要,居民作为患者很难评价医疗服务的优劣,老百姓能够体验的只是临床治疗,所以特别需要政府或者社会第三方的专业监管。如果没有很好的监管,不管是作为事业还是产业的医疗都不可能健康发展。


上世纪90年以来,我国不同类别医疗机构发展最快的是城市医院,从2006年开始,城市医院与乡镇卫生医院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如果持续这样发展下去,整个体系实际上是不可持续的。过去以医院为中心,这与医学发展、社会背景是有关系的。将来,随着医学的创新,外科的发展趋势一定是微创化、门诊化,当前以住院、床位为中心的设计将出现严重浪费。


医联体是分级诊疗实现的重要路径。医联体包括城市医疗集团、农村医供体、专科联盟、远程医疗协作等。为什么要形成医联体?根本原因是目前威胁健康的主要因素是慢性病。这就要求医疗机构之间协作,联合给患者提供预防、治疗、康复一体化的服务,形成以人为中心的体系。但是,绝不能说医疗机构简单联合起来就可以实现,其背后需要激励机制的转变。


“三医”联动说的是改革的系统性和联动性。现在有些医疗制度表面上高度相关,但事实上,在设计到执行层面存在着不相容的问题。比如说分级诊疗和医保资金分配,很多地方为了医保的收支平衡,进一步缩减门诊分配,更多集中在住院分配。门诊和住院的划分影响到基层服务能力的强弱,这个体系对基层医疗的伤害非常大。


还有医保支付制度,支付制度改革的目的是要改变医生行为。为什么会出现以药养医?是因为当前的医疗支付按项目付费,医生的实际收入与其提供的服务数量紧密相关。在这种情况下,医疗服务价格是扭曲的,药品就是最好的依托。所以经常有人调侃,在我国,医生的价值不被尊重。这不是原因,是结果。近几年医疗器械市场大发展,将来会不会出现以“刀”养医,这是需要讨论的。


将来的改革是要总额控制,希望医院提供更有价值的服务。如果这个激励传导不到医生层面,医生还会跟企业站在一边。改革应该阻断不合理的激励传导,今后所有的要素市场,不管是药品、耗材、器械,还是创新技术,都应该秉承一个真正改进的健康价值。


林辉:互联网助推医疗新生态—浙大邵逸夫医院实践分享


林辉_副本.jpg

浙江大学邵逸夫医院党政办副主任林辉


“我们真正启动智慧医疗是在2014年,也是医院20周年的时间点。”浙江大学邵逸夫医院党政办副主任林辉表示,“在这个新起点上,医院领导提出了建设未来医院的设想,即坚持‘以人为本’、‘核心品质’两点,围绕这一目标,智慧医疗无疑是重要的支撑内容。”


>>>>

移动智慧化改造,实现医患互动新模式


2014年,围绕未来医院建设目标,邵逸夫医院启动了医疗服务全流程的移动智慧化改造项目。一期项目包括微信公众平台建设、“掌上邵医”APP开发、网上支付系统附件功能开发等。


目前,一期项目已上线运行。在邵逸夫医院,患者可实现在全流程信息提醒和引导下就医。例如,患者通过“掌上邵医”预约挂专家号后,系统会提示就诊时间,而这个就诊时间的获取,正是基于这名专家在过去3年平均就诊时间的大数据统计。


比如,一名专家平均每看一个患者需要10分钟左右时间,如果患者挂的是上午第4号,那么系统就会提醒在8点30分左右到达门诊就可以了,不用一直在医院候诊。


此外,就诊结束时,患者也会收到相应提醒,如医生开了哪些检查项目、用药情况,患者可以在离开诊室时,用手机完成诊疗和药费的支付,并根据系统提醒的文字或地图引导,完成相应的检查与取药。检查结果在手机上也能显示。如果过程中存在疑问,也可以通过短信咨询医生。同时,患者还可以在手机上对医生的服务态度、质量、就医环境等进行评价。


邵逸夫医院“未来医院”建设的第二期项目围绕“邵医健康云”展开。2015年4月,该平台正式启动,现已接入邵逸夫医院、浙江省中医院等三甲医院,杭州市江干区人民医院等社区医院以及部分民营医院、县级医院,有效推进了区域分级诊疗体系的形成和优质医疗资源的下沉。通过“邵医健康云”平台,基层医生不仅能发起远程会诊,还能链接邵逸夫医院作为大学附属医院的优质教学资源,进行理论学习和手术观摩。


>>>>

信息化是基础,智能化是目标


邵逸夫医院的智慧医疗建设有效支撑着未来医院的发展,围绕着总体架构和战略规划分步实施。总体架构围绕“三多”,即多中心、多平台、多元化。战略规划是三步走,即信息化、互联网化、智能化。


“信息化是基础,互联网化是必然,智能化是我们未来的目标。”林辉强调说,“具体来看,医院内部信息化是基础,我们的智慧化工作围绕三方面:智慧患者服务系统、智慧医院工作系统和智慧医院管理系统。互联网化可归结为一个中心(数据中心)、两个平台(面向患者的公共云平台、面向企业的企业云平台)、四个移动化(患者服务移动化、业务操作移动化、管理层移动化、决策层移动化)。”


据林辉介绍,邵逸夫医院互联网计划分两方面开展:一是内部建设,二是外部建设。“内部建设其实就是希望用互联网的技术进一步改造医疗服务、医院管理;外部建设就是打造了一个区域的互联网医疗平台。”林辉进一步解释说,“从内部建设来看,经过互联网改造后,整个繁杂的门诊就诊服务除问诊、检查、处置、取药四个环节之外都实现了线上作业。从外部建设来看,围绕便民服务目标,我们通过互联网把区域医疗机构的相关资源(如健康数据、患者电子档案、检验检查报告)整合到云端,对接商保、银行、第三方检测等机构,实现医院与医院之间、医生与医生之间、医疗和其他产业之间的无缝连接和全面业务输送,最终目的也是为患者提供更加优质的医疗服务。”


>>>>

智慧医疗平台,实现七大核心功能


目前,邵逸夫医院智慧医疗平台构建了四个服务端口:医生端、患者端、第三方机构接收端和医院运营管理端,打造了三个核心业务平台:医生间协作平台、家庭医生签约服务平台、患者健康服务平台,可实现七大核心功能。


1、双向转诊。基于平台,发起转诊、接受转诊的医生、患者信息都可互通,极大提高了转诊病人精准性;


2、远程移动会诊。平台可支持文本移动会诊、预约移动会诊、音视频移动会诊等;


3、医药联动。据相关统计数据,上海各医院有37.8%的病人挂门诊号就是为了配药。基于此,平台的核心功能就是为了解决老慢病患者的配药问题。老慢病患者通过平台向主诊医生发起咨询申请,医生收到申请、了解患者情况后,确定该患者需继续服药,可转到可出这个药方的医院HIS系统,保证电子病历的完整性,药师审方、患者付款之后,基于药方可在指定时间内把药配送到患者手中。这个过程真正实现了信息、物、人三者合一,实现了真正的互联网处方;


4、区域检查协同。基层医生接到患者,需做检查但没有条件的情况下就推向平台,而有条件做该检查的医院可以写申请,平台收到申请后,审核该患者的检查需求,如认可该需求可直接给患者安排检查时间并推送给患者,所有流程都在云端进行;


5、远程联合门诊。基层医生、医疗专家可不在现场,也可把大家联合起来给患者看病,大大提升效率;


6、医教协同。平台可实现医院手术教学的直播,医疗课件的直播共享等;


7、主动健康管理。健康和医疗是一个闭环,完成医疗服务的健康管理问题,可通过可穿戴设备的提前介入,上下协作的方式来实现。


“在设计基于平台的专家诊疗体系时,我们遵从两个概念,一是金字塔,二是本地化。”林辉强调说,“分级诊疗一定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