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廖新波谈新医改下的医生和医院关系,未来或现平台型医院

动脉网 2017-07-16 08:04

廖新波.jpeg


廖新波简介


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现兼任中山大学等六所大学的客座教授和兼职导师,广东省医疗安全协会发起人。

 

廖新波在任职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期间,分管医院管理、医疗改革、医疗政策、外事管理、卫生监督等工作。同时笔耕不辍,著有多篇有影响力的医改分析文章,是著名的“博客厅长”。

 

7月15日,在丁香园主办的2017中国医院发展大会上,廖新波作了《新医改下的平台医院与医生》主题分享,就新医改背景下的医院发展模式和医院与医生的关系展开了讨论,并提出了“平台医院”的概念——未来医院将成为医生执业的平台,医生和医院的关系将更多元。以下文章据廖新波现场演讲和会后采访整理。

 



廖新波:大家上午好!又一次来到丁香园,非常高兴和大家一起探讨新医改形势下的一些问题,我今天要跟大家分享的是《新医改下的平台医院与医生》。

 

我认为,今天医院和医院管理者的任务非常之繁重,尤其在新形势下,这个新形势是什么呢,就是新医改,新医改又包含以下两个方向的内容:

 

其一是公立医院改革,限制公立医院发展,使大医院门诊减少,从而达到分级诊疗;第二是药品零加成带来的影响,这两个影响下还有很多影响因素使我们的医生、医院平台发生变化,所以我们不得不重新去思考医生和我们医院的关系,而不是沿袭过去那种粗犷的发展思维。

 

我们要建立一种关系,医生和医院的一种新型关系,从现在的单位人的关系达到一种社会人的关系。这种从单位人到社会人的转变,也是我们国家政策里的一个目标,其目标就是在2020年之前进行人事制度改革取消编制,由此带来的一系列变化,使我们的医生和医院的关系发生变化。

 

平台型医院为多点执业提供落地点


现在是医生集团非常之多,国家也在鼓励医生多点执业,那么医生多点执业去哪里,医生集团去哪里,包括我们丁香园里面的医生将去哪里进行多点执业呢?我认为在这种情况下,未来应该建立一个平台,这个平台就好像超市一样,为多点执业的医生、医生集团等提供落地的地方,这就是平台型医院。

 

平台型医院应包括后台支持,比如说手术中心、腔镜中心,这些都是很好的做法,在国外已经非常之普遍了,国外腔镜,包括心导管,不仅仅在三级医院可以做,在其他符合条件的诊所都可以做。还有服务型管理、行政型管理,这些在很多平台都已经出现。

 

然后是符合现在县级医院发展,帮人家建立科室管理,建立科室流程,还有一些服务营销,在一些医院里同样也是委托营销公司,进行品牌设计。品牌包括医院的品牌、科室的品牌、医生的品牌。

 

另外还有一点是未来可能出现的医生个人品牌的树立,现在医生的个人品牌完完全全是在他背后的医院所决定,将来他可能会成为一种社会性,针对医生的营销或包装出现以后,医生将不需要医院的背书,他自己本身就是一个强大的品牌。

   

下面我们谈到具体将从哪些方面来建设平台型医院。我认为有三个方面,一个是服务平台,这个服务平台是以医生为核心,不管你是什么形式,都是以医生为核心,建立高科技的工作平台,让一些有能力的医生可以在里面发挥作用。

 

第二,运营平台,每一个专科就是医疗的产品线,既然是产品线就关系到每一个细节,从科室的建立到病人的治愈之后产生的口碑。要建设一个产品线,又要建立四个经营团队:患者管理团队、市场管理团队、运营团队、学科团队。

 

第三,管理平台。怎么以价值为导向,建立以员工满意为目标的管理平台。我在省人民医院的时候就已经提出只有员工满意才能做到患者满意,在新加坡同样也是“两个第一”,而不是单纯的患者第一。

 

平台型医院还有很多点需要我们去研究和发展以适合中国国情,平台医院面临的问题,说到底就是医生的问题,即医生的价值如何体现。所以在医院里面,不管是公立医院还是私立医院,都要甄别你的医生价值在哪里。

 

比如说管理型的医生,不仅仅是技术高明,还能做管理;再一个职业型的医生,他有很高的能力,同时又有很高的满意度和口碑;再一个,潜力型的医生,基础扎实,技术基本功好,医德好,有极大的发展空间。

 

最近讨论很火热的住培交流问题(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尤其是住院医师怎么培养他的职业素质的问题,其实在这里面也可以找到答案。如何用职业操守来培养他,而不是用一些道德绑架,也跟第三条非常相关,实际上很多住培都是潜力型,要重点培养为我所用。

 

医生和平台型医院是合作伙伴


下面我们讲到医院和平台的关系,那么医院和平台是什么关系?其实最典型的一种关系是partnership关系,就是医院和医生是合作伙伴关系。在美国,医院和医生更多地是以这种关系出现,不是单纯的一个多点执业,也不是单纯的雇员制。

 

所以结合发达国家的情况,我认为我们国家的医生和医院关系将来可能有这几种趋势:一种是完全独立的医生,有一个小型的集团,再一个是开放的医院与医生的合作;还有是紧密的医院与医生的合作,到最后就是所谓的雇员,不得与第三方发生任何的劳资关系。

 

这一切的基础是多点执业,我从来都没有强调多点执业,而是认为多点执业能体现医生的价值,改变医生的生态环境。

 

在多点执业的基础之上,平台型医院建立之后,医院和医生的紧密度从弱到强都有。将来的医院不仅是大医院,人才不仅在医院里,小医院里也有人才。

 

我们以哈佛大学附属医院为例,它所有的附院没有一家医生数量是超过1500的,都是1000-1500之内。但是他培养这么多医生去哪里了,不是为己所用,而是为社会提供,哈佛大学附属医院就是为社会提供和培养人才的圣地与殿堂。以此为参考,将来我们国家进行规培也好,专家流动也好,你要大胆放出去,只有放出去才能培养更多人。

 

从最后的结果来看,大医院设备好,培养的医生基础好,知识强,科研强,而其他是弱化的,医生到小医院独当一面能够有更多的锻炼机会。并且医生的身份改变以后,会给医生赋予新的职业要求,当医生为自己的事业奋斗的时候,肯定会全面发挥自身的实力。

 

接下来我们探讨平台医院的驱动因素,我认为有两个,一个是技术驱动,一个是服务驱动。服务驱动指的是以服务来吸引病人,病人用脚来投票就是一种服务驱动,着力点在于怎么样取悦患者;技术驱动,就是学科建设和人才,要建立良好的学科发展环境和人才梯队。

 

所以总结一下将来医院和医生的关系,肯定会发生一个改变,但是万变不离其宗,不离国务院所提出的医改方向,医改的顶层设计是对的,能够在一定程度上指导平台型医院的发展,这就是新医改背景下医院和医生未来关系展望。

 

今天时间关系,我就讲到这里。谢谢大家!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