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共享经济+中医模式,叮当中医如何打造不烧钱的“共享诊所”?

李霞 2017-09-15 08:00


图片1.png


近日,叮当中医宣布其中医“共享诊所”正式开放,并将在北京及广东进行布局。终于,共享经济这把火烧到了中医领域。


在共享诊所里,患者通过叮当中医APP预定医生,医生再预定诊所,利用业余时间或者休息时间进行坐诊,享用共享诊所里的医疗场所、医事服务、诊疗设备和中药房。由此,一方面医生获得了第三方阳光收入,另一方面,患者节约了时间、降低了费用、看到了想看的名医。


叮当中医是为中医师量身定制的中医+互联网平台,致力于打造中医自由执业服务第一平台。在2016年12月上线之后,通过微信、APP等在线平台向用户提供中医领域的医患对接、拍方抓药、煎煮配送等服务。


通过开设“共享诊所”,叮当中医完成了“医、药、诊所”的线上线下全链条的布局,成为互联网医疗企业向线下诊所进军的一个新的尝试。


动脉网与叮当中医联合创始人李希牧聊了聊,在烧钱的共享经济大战中,如何打造不烧钱的中医师“共享诊所”。


>>>>占尽政策、市场、中医优势


“共享诊所”并非仅仅是共享经济风潮下野蛮生长的一时衍生物,相反,是应运而生。


近几年,受益于医师多点执业和自由执业、公立医院人事制度改革和允许在职医师自由开办诊所等改革不断推进,医院和医生的捆绑渐松。


另一方面,中医相关政策利好,7月1日正式实施的《中医药法》规定,中医诊所举办从“审批制”改为“报备制”。


事实上,在欧美、新加坡等发达国家或地区,“共享医疗”早已有了一些不同风格的成熟模型。例如,在一些医疗地产中,自由执业的医生借用或租用场地进行诊疗,同时可利用场所背后所拥有的的第三方检验中心、影像中心、医院住院部、手术中心等。此前,卫计委对香港共享医技资源的“诊所大楼”模式大加赞扬,被认为释放出促进社会力量办医的积极信号。


市场、政策、行业的发展在促进,从医院全职执业,到多点执业,再到自由执业,医生与医院的关系也将会越来越松绑。据相关人士推测,未来5-10年,共享医生模式将在专科和中高端医疗市场中占据主导地位。初步估计,市场规模将达到2万亿左右。


相比其他类别医生来说,李希牧认为中医天然具备“共享诊所”的优势,“一方面,中医更看重大夫和药材,相比西医来说更具有轻资产优势;另一方面,中医师的流动性更大”。


>>>>

给中医师提供自己的私人诊所体验


4-1FQ1123124Q6.jpg


作为全国首家中医“共享诊所”,叮当中医在正式宣布全国布局前已在北京有过试验点。


未来,通过叮当中医APP和其他在线平台,患者可以预定医生资源库里的医生,医生也可以预约自己平日没来得及诊疗的患者,统一时间到“共享诊所”完成就诊。对于多点执业的医生而言,坐诊时间可以灵活安排。


在“共享诊所”里,不仅安排了全天候的医师助理为坐诊医师提供服务,让医师完全体验到自己开诊所的感觉,还为医师的诊疗提供完整的医事服务,并通过“共享药房”向医师提供多剂型优质药品。


通过“共享诊所”,医师在不需要担心场所租金、维修成本、药材成本等因素的情况下拥有了“一间自己的私人诊室”,实现拎包就诊的效果,在医院之外的第三方机构,获得诊费。医生全部采用多点执业的方式。


据测算,开业三个月以来,一间试点诊所一天分为两个时段,租给两位医生,每天就诊患者至少可达四五十名,盈利效果明显,依托叮当中医的线上流量和叮当快药的线下药房,具有明显的可复制性。


在叮当中医的医生资源库里,有近万名拥有执业资格的中医师。这意味着,未来,将有至少一万多名中医师在全国各地的“共享诊所”为患者提供“私人诊所”服务。


“接下来,叮当快药和叮当中医的APP平台上都将上线‘共享诊所’的预约挂号功能,用户将在线便能预约。”李希牧介绍道,“不仅如此,依托于开在社区里的叮当快药,‘共享诊所’的医生还会提供私人医生服务。”


李希牧认为,叮当中医的“共享诊所”对医生的吸引力来自执业环境、完整的医事服务、共享药房和阳光收入。


>>>>

从线上到线下,共享诊所全打通


叮当中医成立于2015年,以微信公众号、app为主要服务载体,患者可在平台上直接选择、预约医生看病,或用手机拍摄药方享受抓药、免费代煎药、免费送药上门等一条龙服务,真正实现手机拍方,好药到家。医生可以通过微信公众号或app在线开方、代患拍方,为患者复诊提供极大便利。


事实上,叮当中医此前在平台上推行在线问诊服务、与叮当快药合作推行中医坐堂医业务、配合叮当快药提供中医师社区私人医生服务,线上线下的中医师坐诊为中医师的“共享诊所”提供了先行积累。


在创立之时便立志于解决中医医生独立行医难、患者抓药难这两大痛点,推出了空中药房、拍方抓药、饮片采集等核心服务,并提供送药上门服务,力求实现“医者随时随地执业、患者放心问诊抓药”的愿景。这也与“共享诊所”的目的不谋而合。


叮当中医的创始团队也为“共享诊所”的建设提供了先天优势。据李希牧透露,叮当中医的创始团队不仅有来自叮当快药的创始人,还有来自药企里拥有产业资源的重要股东,这使得“共享诊所”的推行能够享受到更多的支持和便利。


在今年五月份,叮当中医获得了今品投资领投的千万级Pre-A轮融资。目前叮当中医估值过亿。此次融资将主要用于新市场的开拓、药房建设和医生端APP开发,计划今年推出千个坐堂医执业点供中医医生免费使用。


>>>>

线下渠道依托药店开设和引流


与其说共享诊所是叮当中医的另一独立业务板块,不如说是叮当中医和叮当快药的未来业务生态链中的重要一环。在“共享诊所”生态链中,叮当中医依托叮当快药的线下药房资源布局诊所,而“共享诊所”依托叮当中医APP获取医生和患者资源流量,实现医疗资源的下沉,完成“医、药、诊所”的线下布局。


在烧钱的共享经济里,叮当中医的“共享诊所”并不烧钱。据李希牧透露,在叮当中医“共享诊所”的布局里,首先将在叮当快药的线下实体店进行开办,接下来将与第三方连锁药店进行合作,“先依托叮当快药的用户资源和实体店资源,自然导入流量,这使得‘共享诊所’不用烧太多钱进行场地搭建和药房建设等硬件投资。”


据公开数据显示,叮当快药已经在北京、上海、广州、深圳、成都、郑州等七个城市布局了超过200家门店,用户数超1000万。叮当中医将借其线下门店资源打造“共享诊所”,将叮当中医所拥有的的近万名中医向线下药房引入,进行坐诊。


另一方面,叮当中医已经建好了中央药房作为“共享药房”,不仅是线上看病买药的药房,还是线下医师在“共享诊所”之后为患者就近抓药的“共享药房”。


在互联网平台阶段,叮当中医便通过处方多重审核、饮片集采、标准化调剂等手段,保证了处方药材的道地性。


“成本低、资源多、渠道分布广,这意味着我们的共享诊所不仅是最先开放,也将会是扩张速度最快的、步子最稳的。”李希牧在谈到未来的计划时说,“接下来一到两年,我们计划将共享诊所开到叮当快药旗下药房以及服务的一万多家药店,也就是说,共享诊所的规模将很快达到一万多家。”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