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风投案例丨KPCB在医疗领域的狩猎之道:“医药女王”和“互联网女皇”联合掌舵,投资次数超百笔

赵浦丞 2017-07-15 08:00

0.jpg

Kleiner Perkins Caufield & Byers(KPCB)是世界上声望最高的风险投资机构之一,它与红杉资本被誉为“创业投资界的双子星”。


自1972年成立以来,KPCB先后投资了约500家创业公司,其中已有150余家成功上市。在它书写的诸多风投传奇故事中,最广为人知的当属其对谷歌、亚马逊、美国在线等科技巨头的早期投资。


似乎所有人都曾听说KPCB在TMT行业丰硕的投资战果,但却少有人知道它在医疗行业也同样取得了傲人的成绩。


团队由“医药女王”和“互联网女皇”联合掌舵


从被誉为“硅谷风投教父”的Tom Perkins,再到十年为公司赚得1000亿美元财富的John Doerr,KPCB聚集了一批美国乃至全世界最优秀的投资人。


在医疗行业,KPCB任命了两位重量级的管理合伙人——Beth Seidenberg和Mary Meeker。前者是曾在多家跨国药企担任高管的“医药女王”,后者是已经连续22年发布《互联网趋势报告》的“互联网女皇”。


1.png

图1:KPCB的管理合伙人团队


Beth Seidenberg成长于纽约,她的祖父和父亲都是医生。受长辈们对医疗事业的热爱与执着所影响,她在大学时也选择医学作为自己的专业。


Beth Seidenberg的本科和研究生分别就读于巴纳德学院和迈阿密大学的医学院,毕业后在约翰霍普金斯医学院、乔治华盛顿大学和美国国立卫生研究院接受针对医务工作者的继续教育培训。


19世纪80年代的美国,HIV肆虐。Beth Seidenberg在医学院和卫生研究院的经历,让她看到无数患者因为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疗而痛苦死去。于是,她投身到艾滋病相关治疗方案的研究中。


而付出也总是有回报的,医药巨头默克和百时美施贵宝慧眼识珠,先后邀请Beth Seidenberg负责药物研发的工作。在她的带领下,两家公司共研发出10款创新药,并销往全球40多个国家。此时,美国本土的知名药企安进也注意到了她在医药领域的杰出成绩,并聘请其担任公司高级副总裁。


2005年,Beth Seidenberg离开医药行业,跳槽至KPCB。她主要负责医疗技术领域的投资工作,同时她也是多个被投企业的董事会成员。


2.jpg

图2:“医药女王”Beth Seidenberg


Mary Meeker是众人熟知的“互联网女皇”。她毕业于名校,曾在华尔街有近30年的工作经验。


她本科毕业于迪堡大学心理学系,之后申请到常春藤盟校康奈尔大学的MBA项目。


美林证券是Mary Meeker的职业生涯第一站,她曾在那里从事股票经纪工作。四年后,她转投竞争对手所罗门兄弟,负责科技板块的行业分析。摩根士丹利是Mary Meeker就职的第三家投行,但不同于前两次相对短暂的工作经历,她在“大摩”工作了近20年,离开时的头衔已经是董事总经理。也是在此期间,她发布了引起世界关注的《互联网趋势报告》。


2010年,Mary Meeker离开华尔街,加入KPCB。目前,她主要负责公司旗下专注于投资科技企业的基金,以及数字医疗领域的投资。


3.jpg

图3:“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


投资数量超过百次,投资风格相对保守


动脉网•蛋壳研究院从公开渠道收集到KPCB总计110次对医疗企业的投资记录,这110次投资中,企业数量为41家,大部分企业都获得了KPCB的多次投资。


4.png

图4:KPCB投资记录统计表


我们以投资轮次为划分标准,对110次投资记录进行了梳理和分析:


5.png

图5:KPCB在各轮次的投资数量


我们观察到KPCB在B轮和C轮的投资数量最多,占据总投资数量的近50%。


按照产品生命周期理论,即新产品从开始进入市场到被市场淘汰会经历“引入期——成长期——成熟期——衰退期”四个阶段。风投机构毫无疑问应在产品的引入期和成长期向企业注入资金,在成熟期收获回报。因此,KPCB在E轮及以后轮次中的投资数量明显减少是符合行业特性的。


但是在种子轮到D轮中,KPCB投资最多的是B轮、C轮和D轮,较少投资种子轮和A轮,反映出KPCB相对保守的投资风格。


一般来说,处于种子轮和A轮的企业已经有较清晰的商业计划,但产品尚未成型,投资者多出于对创业团队和创业理念的认可投资企业。而B轮后,多数企业逐步走上正轨,开始关注如何持续性盈利等具体运营问题。


投资太晚收益有限,投资太早风险巨大。KPCB似乎是想做个擅长平衡术的高手,它多选择在企业B轮和C轮融资时进入,是种稳健的投资策略。


以资源为导向的投资逻辑


我们对KPCB投资的41家企业进行了归类,将它们分为制药公司、医疗器械公司、生物科技公司、数字医疗公司和医疗服务公司五个大类。


制药公司


6.png

图6:KPCB在医药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KPCB在医药领域的投资可谓满载而归。9家被投企业中,有3家已经登陆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有4家被其他医药公司收购,仅有两家仍在等待交割。


其中有两点值得注意:第一点,Flexus Bioscience和iPierian都是被百时美施贵宝收购,而从商业情报媒体Crunchbase的信息来看,对这两家公司的投资全部由曾在百时美施贵宝担任研发部门主管的Beth Seidenberg负责;第二点,已退出的7家企业几乎全部致力于癌症领域的药物研发,剩下两家都是非癌症相关药企。从医药投资的成功率上来看,KPCB在癌症类药物具有很强的专业性。


医疗器械公司


7.png

图7:KPCB在医疗器械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医疗器械是个高度细分的行业,而KPCB在此领域的投资也十分分散,但从上表依然能看出它所投资的企业普遍以B端医疗机构作为目标市场。


截至目前,KPCB总共投资了11家医疗器械公司,有两家已公开上市,有3家被医疗巨头罗氏、雅培和圣犹达收购,有1家已经关闭,有5家尚未退出。


生物科技公司


8.png

图8:KPCB在生物科技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生物科技是KPCB在医疗技术部分投资的第三大重点领域,其中它所投资的9家生物科技公司中有3家已经进行IPO,是其所有医疗投资板块中以上市实现退出数量最多的领域。另外有两家被其他公司收购,有4家仍未退出。


数字医疗公司


9.png

图9:KPCB在数字医疗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相比在医疗技术领域的投资,KPCB在数字医疗领域的投资起步时间较晚,且在2014年左右开始增多。一方面是随着移动互联网的崛起,许多传统医疗中的痛点能够被有效解决。另一方面,“互联网女皇”Mary Meeker的加入也对其投资方向的多元化形成助推。


KPCB在数字医疗领域最著名的战绩是投资了后来成为全球第一家上市远程医疗公司的Teladoc。但是整体来看,目前它在这个领域的投资成绩并不理想,很多项目还有待时间的检验。


医疗服务公司


10.png

图10:KPCB在医疗服务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KPCB在医疗服务领域投资了Hixme和RedBrick Health,这两家公司的目标客户都是雇主,通过向雇员提供医疗健康服务从而帮助雇主节省开支。相比直接向个人提供医疗服务,这种针对B端的创业企业,无论是在成本控制,还是收入来源上都存在优势。由此可见,高可行性的盈利方式是KPCB在挑选此类投资标的的考虑因素。


避免短期交易,注重价值投资


我们对被投资的41家企业从KPCB融资的次数进行了如下统计:


11.png

图11:KPCB对41家企业的投资次数统计


由上图可见,约80%的企业获得了KPCB两次及以上的注资,其中有三家企业获得了KPCB多达6次的注资。


不难看出,KPCB在投资企业时并不是抱着“短线操作、赚快钱”的目的,而是陪伴企业的成长,在它们发展的不同阶段向其注资。


带给国内投资者的启示


通过对KPCB在医疗领域的投资活动梳理,我们认为让KPCB取得丰厚投资回报的关键要素有两点: 


1)有丰富行业经验的管理合伙人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投资本质投的是行业和企业的未来,而了解过去,更有可能看清楚未来。


一个曾在所负责的行业有丰富经验的管理合伙人,一方面能够敏锐地觉察到市场变幻的方向和机会,另一方面他在行业内积累的资源也有利于被投企业的成长,增加成功退出的可能性。


2)适合自身的投资策略


风险投资,顾名思义其自带极高的风险属性。聪明的投资机构不会寄希望于在每一笔投资都能收获回报,它玩的是个概率游戏,以少数成功项目带来的高收益,弥补在大部分失败项目上的亏空。


KPCB大部分投资集中在B轮、C轮和D轮,虽然相比一些在种子轮、天使轮广泛布局的风投机构显得保守许多,但是其成功退出的概率也相应提高。这种柔性的投资策略,或许也和两位管理合伙人的女性身份有一定联系。


投资机构应清晰地了解自己适合什么样的投资风格、能承受多大的风险,从而制定出有针对性的投资策略。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