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政协委员李兆申: 独角兽式科技创新亟需政策“助产士”的支持

动脉网 2018-03-06 14:08

中国科技创新引领世界,而作为科技创新活动全过程的“最后一公里”,科技成果转化很大程度上决定了科技创新活动的成败。匹配度高的政策支持是独角兽式科技创新的“助产士”。


动脉网(微信号:vcbeat)获悉,3月2日,全国政协委员李兆申这次一共带来三份提案,其中包括如何推动中国独角兽创新,推动健康领域的科技创新型企业发展。


除了全国政协委员,李兆申的身份还有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医师协会内镜学会会长、海军军医大学附属长海医院消化科主任。近一年多,长期致力于中国消化道肿瘤防治工作的李兆申来正在为消化道胶囊内镜的普及奔走。


“消化道肿瘤病例占国内所有肿瘤病例近50%。而这50%肿瘤里,又有85%左右的比例属于晚期病例。为何有这么多晚期病例?因为在中国,消化道肿瘤的早期诊断率非常低”,李兆申认为,只有尽早制订有效的消化道肿瘤筛查规范,发展适宜技术并尽快推广实施,才有机会降低中国晚期胃肠肿瘤的病例数量。


李兆申认可的消化道肿瘤早筛适宜技术中,有一项便是自主科技创新——磁控胶囊胃镜。与传统插管式的电子胃镜相比,消化道胶囊内镜全程舒适,安全高效。在中国乃至全球,中国上海的安翰医疗是唯一一家能够自主研制出磁控胶囊胃镜的“独角兽”企业。

 

现状


“医院免费给您做内镜检查好吗?或者我安排车接您来医院做?”李兆申曾尝试说服一名消化道肿瘤高危病人接受胃肠镜筛查,反复遭到拒绝。病人对这位消化科专家的建议表示费解:“我没不舒服为什么要插管找罪受?”


李兆申没办法让病人接受“早筛查早诊治”的健康理念,只好承诺病人:只要做早筛检查,便补贴50元钱,方才“吸引”了该病人来医院做检查。


“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在早期发现癌症呢?早期消化道癌症都是没有明显症状的。”面对病人的无知,李兆申很担忧。


“食道癌、胃癌、结直肠癌这三种疾病加起来,是中国人的第一健康杀手。对于早期进行消化道肿瘤筛查的重要性,一定要花大力气科普,成立消化道肿瘤的专家科普委员会,建立专门的科普制度,要想办法让每个人都认识到筛查的重要性。”


李兆申认为,消化道肿瘤筛查应上升到“国家计划”,日本、韩国的早期消化道肿瘤诊断比例已经达到70%以上,而中国只有不到10%,差距太大。为李兆申的“消化道癌症早筛国家计划”提供巨大信心的是,中国已经诞生了专门用于提高肠胃疾病的诊断和初筛水平,特别是提高胃癌的早期发现率的磁控胶囊胃镜系统。


胶囊胃镜对胃部局灶性病变的诊断准确性与传统电子内镜一致,而检查舒适度明显高于传统电子内镜——受检者只要吞服一粒胶囊,15分钟左右即可完成检查。


该系统来自于安翰,据悉,安翰研发的胶囊内镜机器人不仅是中国境内唯一,也是全球唯一,其高精度的磁场控制技术水平大幅领先于国际水平。正是因为拥有这样得天独厚的技术优势,安翰才在9年时间里成长为“独角兽”企业。

 

掣肘


“悬镜济世”是中国消化内镜领域对李兆申的赞誉。作为在内镜领域有着极深专业造诣的专家,10年前李兆申就以极具前瞻性的眼光,开始与安翰共同研发胶囊胃镜技术,而那时更多人认为“胶囊胃镜机器人”是痴人说梦。


据悉,经过9年的市场打拼,安翰胶囊胃镜机器人已经以舒适、准确、安全的优势,成为中国唯一拥有CFDA三类医疗器械注册证的胶囊胃镜机器人,目前已经在全国近千家医疗机构进入临床应用。


李兆申告诉记者,消化道领域技术创新难度大,中国市场一直由日系品牌垄断。传统的电子胃镜检查技术主要掌握在日本奥林巴斯、宾得、富士等少数几家公司手里。现在,安翰胶囊内镜是我国在消化道领域原创性的重大突破,打破了内镜行业国外垄断。


然而这1000家的筛查力量,与中国人每年1.2亿人次的胃镜检查需求量相比,仍显得十分微弱。而且记者了解到,目前胶囊内镜仅仅在上海被纳入医保。


而此前,中国著名的经济学家吴敬琏就曾在一个经济论坛中高度关注胶囊胃镜的普及问题,他认为,中国领先原创性重大突破产业项目,应享受国民待遇,纳入国家医保目录。


医保的推动作用是明显的:数据统计显示,在上海纳入医保后,上海市民对6个月内有4688 人接受了胶囊胃镜检查,其中1152 例(24.6%)受检者发现典型病变,溃疡7.62%,癌症的检出率达0.13%。这些人,幸运地实现了“早诊早治”。


如果通过相应的政策,使我国胃早癌发现率提高到日本、韩国的平均水平,则我国每年降低晚期胃癌至少25 万例,全国居民家庭每年少支出150 亿,国家每年节省至少300 亿元。这是一组值得重视的数字。

 

独角兽需要政策“助产士”


中国大力鼓励医疗器械技术创新,医疗器械产业发展迅速,新技术层出不穷,相应政策的更新和匹配政策扮演着“助产士”的角色,“助产士”需大力推动科技创新成果的尽快落地,否则会使科技创新的积极性受挫。


比如,颠覆性创新技术的出现,产生全球独家产品,而现行医疗机构采购时都要经过3 次招标和流标,随后进行竞争性谈判,费时费力费钱,影响了国产自主知识产权产品的推广应用进程,这种竞标制度不再适用于单一来源产品。


“我们自己现在有了激动人心的好产品,可以和国际品牌媲美、并跑、甚至领跑的技术。更需要从新经济、新业态、新模式发展前景上前瞻,需要相关的法规和政策来支持这些创新产品、创新技术,如果民族品牌连中国市场都占有不了,何论占领国际市场呢?我们要像支持高铁一样支持医疗创新技术。”李兆申表示,随着人工智能、大数据、新技术驱动下的国产医疗设备,已经具备了从专业化的传统医院市场,向社区化、家庭化方向发展的成熟性。


随着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和普及,在推广类似胶囊内镜等早筛手段时,可以尝试类似银行系统ATM 机布点的操作模式,李兆申举例道,例如可以打造磁控胶囊胃镜第三方图像采集中心。由图像中心独立申请运营资质,与公司未来布点全国的各地办事处(类似银行分行或支行)的经营资质审批相分离。


他认为,这种模式有助于实现图像中心的覆盖区域从点拓展到面,再通过专家云阅片平台的大数据采集和分析,更好地满足我国公众的消化道检查需求,解决医护人员和医疗设备严重不足的问题。


对于这种新的商业模式,更加需要国家层面上协调资源促进产业发展,当好独角兽创新企业的“助产士”。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