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百度回归技术,医疗与人工智能的“B”与“AT”之争,才刚上路

郝雪阳 2017-05-31 08:00

93b84bff9c23fd1bd915b1c7d11a7612.jpg

2017年5月27日,坐标乌镇,当下完白126贴的柯洁起身离席后,面对与AlphaGo难以逾越的实力差距,泪撒当场。

 

近几年,人工智能的迅猛发展,让本是创造者的人类,变得越发地诚惶诚恐。


第二次自动化浪潮,让人工认知、廉价传感器、机器学习和分布式智能成为变革的焦点。


随着谷歌、IBM、百度等企业的重金投注,人工智能的触角,开始逐渐伸向精英阶层,程序员、律师、建筑师、记者乃至医生,仿佛这些行业娇子们,都在它的光环之下,显得黯淡无光。

 

失业,是惶恐的第一要素,但其根源,是人们对于无法掌控的事物所产生的焦虑。

 

试想一下,某恐怖组织,将一辆无人车装上炸弹,并重新编程,使其成为一辆杀人武器,这类如“刽子手”一般的生命收割工具,被称作“人工智能武器”。

 

《人类简史》的作者,以色列历史学家尤瓦尔·赫拉利更是大胆预测:300年后,人类将不会是地球上占主导的生命形式——如果那时的人类,还依旧存在。


就在人们还在担心柯洁能否从惨败AlphaGo的阴影之中走出,这位“被神启发过”的棋手,便以摧枯拉朽之势,让韩国冠军体验了一把残酷的“降维打击”。

 

图片1.png

 

在“2017中国国际大数据产业博览会”上,百度创始人李彦宏,也驳斥了人们对于人工智能的猜疑:

 

“业界通常把人工智分为三个阶段,弱人工智能(当前人工智能的情况)、强人工智能(电脑和人脑的能力一样)、超人工智能(电脑要超越人脑)。实际上,所有的人工智能技术,不管多先进,都属于弱人工智能。未来,机器可以无限接近人的能力,但是无法超越人的能力。人类对人工智能的探索、开发、演进,带来的是乐观的影响,是可控的……”

 

这番言辞,虽然表达了对技术应用的正面态度,却也难以回答“拥有独立意识的超人工智能会否毁灭人类?”、“超人工智能带来的是永生还是灭绝?”……这类疑问。

 

百度在人工智能的激进布局


2015年,我国共发布AI相关政策34条。到了2016年,相关AI政策发布量更是超过了100条


人工智能全国性政策

图片2.png

 

人工智能+医疗政策

图片3.png

 

新一轮的产业变革下,国家的政策也是连连颁布。


2017年4月19日,上海车展的一间小会议室中,出任百度集团总裁兼首席运营官刚满90天的陆奇公布了一条“核弹级”消息,在外界看来,这或许将改变人工智能与传统汽车两大领域——百度“Apollo(阿波罗)”计划。

 

事实上,早在2016年,百度的“阿波罗计划”便已初见端倪。当时在乌镇,百度与合作伙伴北汽、奇瑞、长安、比亚迪等汽车厂商,共同展出了18辆无人车,涉及多个平台和车型,无一例外地,都采用了百度的无人驾驶解决方案。

 

这项解决方案,包含软件平台、硬件平台(车辆控制、传感器)、感知能力以及核心服务(比如高精地图)等四个层面的内容。按照百度的说法,他们不仅要搭建整体解决方案,还要共享服务和高新技术,建立统一的技术平台。


百度的Deep Speech2(语音识别系统,曾被麻省科技评论为“2016年十大突破技术”第二名。百度的CV(计算机视觉),尤其是在无人驾驶领域,同样被被麻省科技评为全球第一。而在美国《财富》杂志评出的人工智能四大巨头中,百度更是唯一一家上榜的中国企业(另外3家是谷歌、微软、Facebook)。


去其糟粕,留其精华


在很长一段时间里,百度搜索都充当着百度医疗“排头兵”的角色。然而2016年的魏则西事件,则彻底让百度沦为了众矢之的。医疗竞价排名,这笔堪称一本万利的买卖,在一片斥责声中,终于走到了尽头。


紧接着2017年,百度医疗事业部的整体裁撤,以及永久关闭的“百度医生”,仿佛在告诉外界,在过去一段时间的医疗布局中,百度是以溃败之姿,黯然收场。


关于医疗,李彦宏曾经说过这样一句话:“百度跟有些行业关系比较近,比如医疗行业。最初百度对医疗的认识,就是O2O。解决的是用户去哪儿看病,怎么挂号的问题……”


或许一开始,百度就将医疗想得太过简单,所以才导致了它在医疗行业的杂乱无章。归根结底,是因为O2O或轻问诊等场景,难以用“轻”模式来承医疗之“重”。


在关闭“百度医生”之前,这个上线两年的医疗服务,已在全国343个城市开通,覆盖12862家医院,累计服务人数超过900万人次。说停就停,百度的这番决绝,是否意味着它真就铁了心,要放弃医疗?


当然不是!破而后立,在砍掉一棵坏死的果树前,它早已为自己埋下了一颗种子。现在,这颗种子正要破土而出。


2016年7月的百度云计算战略发布会上,百度云提出了“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三位一体的发展战略。紧接着,2016年9月,基于百度大脑,百度正式推出了百度医疗大脑。


作为百度大脑在医疗领域的具体应用,百度医疗大脑通过海量医疗数据、专业文献的采集与分析进行人工智能化的产品设计,模拟医生问诊流程,与用户多轮交流,依据用户的症状,反复验证,给出最终建议。在过程中可以收集、汇总、分类、整理病人的症状描述,提醒医生更多可能性,辅助基层医生完成问诊。


今年4月,百度医疗大脑宣布与社区580达成合作。社区580官方宣称,截止目前,企业已经签约了2000家城市社区卫生中心,有2万5千多名家庭医生通过社区580平台提供服务。


百度医疗大脑技术负责人范伟博士,在谈到这次合作时表示:“与社区580的合作,将进一步开拓“人工智能+医疗”的可能性,为传统医疗提供智能解决方案,同时,百度医疗大脑也将在实际使用中不断优化提升,为患者、医生和社区580平台创造更多新价值,未来也更好地促进分级医疗国策向基层落地,更好地服务于广大基层患者,推动解决国民“看病难”的问题。


紧接着5月份,百度医疗大脑又宣布与众康云科技携手合作,通过将百度医疗大脑智能问诊模块,加载到众康云居家云医院平台,与健康医疗云服务紧密结合,依托区域中心医院,将院内临床诊疗和院外健康管理进行深度融合。


从技术层面来讲,可以将类似百度云、百度医疗大脑至下而上划分至三层:分别是IaaS(基础设施),PaaS(平台)以及SaaS(软件)。百度云承接IaaS和PaaS部分的工作,而百度医疗大脑则作为SaaS级应用和服务存在。


百度真正想要的,是被外界看做是纸上谈兵的“数据”与虚无缥缈的云。通过百度云,为百度医疗大脑的大数据计算提供弹药,当医疗数据积累足够大之后,这些数据的应用场景就极具想象力:包括疫情监测、疾病防控、临床研究、医疗诊断决策、医疗资源调度、家庭远程医疗等各种场景。



“B”与“AT”之争,还远未结束


曾被媒体渲染多年的BAT,由于百度近几年的疲软,似乎已经逐渐变为了腾讯与阿里的“二人转”。


然而,这场旷日持久的“三英之战”,随着人工智能时代的来临,还远未到任何一方掉队的局面。百度在人工智能的“先手”,正值开花结果之时。就连作为竞争对手的马化腾,在最近的“深圳IT领袖峰会”上,也只能谦虚地表示:“其实百度在人工智能走得更前,腾讯还是落后……”


人工智能,早已成为兵家必争之地。下一轮的竞争,既是“大脑”之间的竞争,也是“场景之争”。阿里云在推出云ET之后,腾讯也在西雅图设立了人工智能实验室,发力基础研究。多家巨头环饲之下,要想在人工智能上分一杯羹,对任何一方来说,都绝非易事。个中的关键,在于如何将优势最大化。


阿里的优势,在于发力较早的阿里云。今年4月份,“科技拾点见”公布了一份中国专业云计算厂商的营收排行榜单。在这份榜单中,整个2016年,阿里云以55.6亿元的营收傲居第一。排名第二的微软Azure,仅仅是它的三分之一。


正是由于布局的足够早,足够深,阿里云也才能在贵州作为大数据平台建设者的身份参与其中。“云上贵州”基于阿里云“飞天”大规模分布式计算系统,截止2017年4月14日,共136个政府用户在“云上贵州”申请了云服务资源,部署了612个应用系统。


腾讯的优势在于生态和大数据。Marry Meeker2016年的数据显示,包括微信、QQ、浏览器、视频、应用宝等所有的平台加起来,已占据目前中国人使用互联网的时间超过50%。而微信的用户数,也已经超过8亿,手机QQ和QQ浏览器同样也是亿级用户平台。


生态的成熟和多场景数据的积累,让腾讯具备了更精准的用户触达能力,更完善的用户画像能力。这让腾讯在面向医疗这样的特殊领域时,能够实现精准的个性化服务。


百度的优势,则更多还是技术。


公开资料显示,百度在语音识别、图像识别、自然语言处理、无人驾驶、机器学习、深度学习等人工智能相关领域,共申请下1548件发明专利,并获得包括"单通道卷积层及多通道卷积层处理方法和装置”、"一种反向传播神经网络DNN的训练系统"等多项人工智能核心专利授权。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