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解读美国药品价格趋势:消费者无法从药品价格放缓中获益!

陈欣 2017-05-22 08:00

药品关系着人民的生活健康,而药品研发和盈利之间的博弈也成为了一个永恒的话题。美国是世界上第二个的允许制药公司,直接向消费者推销处方药的国家(另一个为人口不足500万的新西兰)。


作为新药研发和推广最重要的基地,美国的药品支出费用一直是全球最高。根据美国医学协会(AMA)的数据, 2008年至2015年间,大约有400多个仿制药品的价格上涨超过1000%。


全球领先的医药产业信息和战略咨询服务公司昆泰-艾美仕(Quintiles IMS)推出了2016年《美国药品使用和消费》报告。在报告中,Quintiles IMS指出,2016年美国药品的价格增幅已经放缓。


但事实上,美国人民是否真的受益了呢?近期,福布斯和MedCity两家媒体专家对当今美国药价变化的述评,动脉网(微信:vcbeat)为您编译整理了观点,带您了解美国最近一年的药品价格动向及其对消费者、制药公司、保险公司等的影响。

 

新药品种不到前两年的一半,更低成本仿制药涌现


2016年,美国的药品发票价格支出总额为4500亿美元,增长速度不及过去两年的一半。其中药品的净支出为3230亿美元,在调整了预估回扣和制造商的其他价格优惠后,比2015年的水平高出4.8%。2016年推出的新药品种不到前两年的一半,与此同时,新药的开支水平也有所下降


动脉网记者以为,患者的药品使用量持续上升,原因之一是更多的患者获得了更多的保险和更低成本的仿制药。然而,少数患者仍然面临繁重的自付费用,而他们与其他患者和医疗系统相比,药品支出的趋势也大相径庭。


报告预测,预计2021年的医药支出将通过进一步的创新治疗集群,抵消各类仿制药品牌不断增长的影响,以使药品的价格增长率保持在5%左右。在此期间,药品制造商将更专注于提高市场竞争力、更谨慎地对待药品定价,使得药品的发票(和净值)价格涨幅更为节制。


消费者无法从药品价格放缓中获益

图片1.png

福布斯专栏作家Matthew Herper


人们普遍认为,美国的处方药成本正持续疯狂上升。虽然根据Quintiles IMS研究所的报告,2016年药品价格的涨幅仅是去年的一半;不仅如此,消费者的平均自付费用已经下降。然而,消费者却并不因此觉得自己的药品负担变轻了。


对此,Quintiles IMS报告提供了一个非常明确的解释:患者被要求换用更多的品牌药品,而其保险公司和雇主则将退款放入了自己的腰包。这也是轰轰烈烈的迈兰EpiPen涨价事件背后的原因之一。


此外,用于癌症和丙型肝炎病毒等的新药品(统称为特种药品)确实非常昂贵,有些公司试图通过大幅上涨价格来获取更多的利益,如瓦兰特制药和黑心药业大亨Martin Shkreli所做的那样。


图片2_meitu_1.jpg 

抗议者集结在对冲基金经理John Paulson办公室外,抗议EpiPens的价格上涨。纽约市,2016年8月30日。(图片来自Drew Angerer / Getty Images)


2016年,药店的药品开支为4500亿美元,同比增长5.8%,而2015年则为12.4%。但是,这其中28%的钱并没有到制药公司手中,而是被中间人获得,或者以退款的形式退回了保险公司。


Quintiles IMS指出,按药品净价来看,2016年的销售额为3230亿美元,同比增长4.8%。换句话说,药品的实际价格总额应该小于1270亿美元,较之目录价格增长了17%。


2016年,患者的自付费用自2013年以来下降了1.18美元,至8.47美元。但是,对于品牌药品,自付费用却已经增加了111.61美元,即48%,达到了341.59美元。平均而言,药品的确变便宜了。但对于一些特殊情况,患者则必须付出更多的代价。


为何会出现这种局面?原因就是随着时间的推移,除非以降低保险费的形式,患者将越来越难以享受到其保险公司、或者那些被称为“药品保险金理财人”等中间人谈判来的折扣率。如果患者被要求支付部分的药品价格,这部分则通常不在目录价格之内。


Quintiles IMS指出,现有药品的目录价格在去年上涨了9.2%,而2015年则为为12%。与之相对,药品的净价只涨了3.5%。也就是说,市场竞争让药品不断降价,但消费者却不得不仍以全价购买,无法享受竞争带来的实惠;而折扣则全部被雇主和保险公司收入囊中。


Quintiles IMS的执行总监Murray Aitken说,这一现状使得美国的药品市场陷入了这样的一个怪圈:便宜药品是免费的,例如89.5%处方药是仿制药,29%的药品完全免费,但消费者却越来越多地被那些昂贵的药品套住了。Aitken解释道,这意味着患者不得不经常停止服用药品。


因此,虽然从数字上看,美国的药品价格涨幅的确正在放缓,但许多消费者都没有从中受益。另一个颇具讽刺意义的情况是,帮助实现药价上涨变缓的正是那些药品保险金理财人,包括Express Scripts,CVS Caremark和United Healthcare等,是他们与制药公司谈判到了较低的处方药价格。但是,由于他们也是掌控着这些巨大回扣的人,很快,人们就会将目光聚集到他们身上。


美国的药品支出与南非的GDP相当


图片3.png 

MedCity记者Juliet Preston


Juliet Preston是新西兰人,现为Medcity的制药和生物技术记者。针对Quintiles IMS的《美国药品使用和消费》报告,Preston将重点放在了药品支出总额上。她认为,尽管根据报告给出的数字,美国的药品消费支出增长仅是前两年增长率的一半,但将这一数字放在全球范围来对比,仍然非常之高,甚至与拥有5500万人口的南非2017预计的GDP相当。

  

换句话说,根据Quintiles IMS报告的数据,美国在2016年的处方药支出,是其他五个药品消费大国,即中国(1167亿美元)、日本(900亿美元)、德国(431亿美元)、法国(321亿美元)和英国(270亿美元)的总和。


那么,究竟是哪些药品造成了如此庞大的开支呢?毫无意外,至少有一半的支出增长来自那些过去两年间批准的新药,包括针对癌症以及多发性硬化症、艾滋病和糖尿病等自身免疫性疾病的药物。


虽然2016年批准的新药较少,但在这一年中,生物制药领域却十分活跃。报告指出,目前仅在美国就有2346种新产品进入后期开发阶段(即第二阶段、第三阶段或正在进行监管审查)。在这些后期阶段的准新药中,就有约37%属于特种药品;而这些药品类别正越来越昂贵:2007年,特种药品占药品发票价格总支出的21.8%,现在则飙升至了39.6%。


当然,未来也有光明的一面。制造商之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正迫使如丙型肝炎药品等的价格下降;另一方面,付款人在价格上涨方面也会有更多的推迟。例如,受保护品牌药品的净价涨幅预计在未来五年内将增长2-5%,但药品的发票价格却将以7-10%的速度增长。


为什么会有这种错位?报告指出,这反映了付款人在药品定价和处方上更多压力和影响,以及市场上品牌药组合的变化。


根据Quintiles IMS的预测,美国的药品净支出总额将在2021年之前每年增长2-5%,达到3750-4050亿美元。与该公司前一年的报告相比,药品支出的总额变化不大,但年增长率预测比起之前的4-7%有所调低。

 

【参考资料】

https://www.forbes.com/sites/matthewherper/2017/05/04/drug-prices-are-growing-at-the-slowest-rate-in-years-heres-why-it-doesnt-feel-that-way/#27721044163e


http://medcitynews.com/2017/05/report-us-drug-spending-south-africas-gdp/?rf=1


http://www.imshealth.com/en/thought-leadership/quintilesims-institute/reports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 好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