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印度的医疗奇迹!他58岁开始创业,治疗超5000万患者,用非盈利方式打造眼科保健系统

唐大彪 2017-09-14 08:00

31BM_JAGRITI2_G+31BM_JAGRITI1.jpg.jpg


印度公共卫生保健系统每年的政府预算为48.1亿美元,对于这个人口大国来说,分摊到人头上只有每人4美元,可以说是世界上最“抠门”的公共卫生保健系统之一。


我们很难猜想印度会匹配何种形式的先进医疗模式,然而让人意料之外的是,一家名为Aravind的非营利性医疗系统却做到了全球领先。


Aravind眼保健系统(Aravind Eye Care System)成立于1976年,总部位于印度南部的马杜赖,是一家规模庞大的非营利性眼科医疗系统,旗下有着众多医院、研究机构、眼内镜工厂、眼库和培训机构。


自成立截止到2017年3月,Aravind已经治疗了5340万名患者。2016年,完成410万次门诊、463124例手术、激光治疗和眼内注射,其中50%为免费或者是低收费。


Aravind是目前世界上规模最大、效率最高的眼科医疗体系,截止到2017年6月,员工5200名。值得一提的是,他们所执行的50%的手术都是免费或者对患者有着极高的补贴率,即便如此Aravind仍有着不俗的盈利率,看似违背经济常理的背后是其独一无二的运作模式。


那么Aravind是如何颠覆常理,做到公益慈善与规模扩张齐头并进呢?动脉网(微信:vcbeat)为你做了全面的解析。


1
年近花甲开始创业


这一切都始于他们的创始人—Govindappa Venkataswamy博士,他也被亲切地称作“V博士”。1976年,58岁的V博士退休后,受到印度传奇哲学家Sri Aurobindo思想的启发,开始着手自己的退休项目,也就是我们现在提到的Aravind。


V博士为自己设下了宏伟的目标:为1200万罹患可预防性失明的印度人民带去重获光明的机会。这些人里面多半是患了白内障,而且在60岁前的发病率很高,失明将剥夺这些本就贫穷的人的生存权和自我价值。


图片1.png

Aravind创始人Govindappa Venkataswamy博士


但在Aravind成立之前,V博士却在银行碰了一鼻子灰,原因可想而知,哪家银行愿意贷款给一个老头子给穷人看病做手术,这买卖怎么看都是亏本的。


筹集启动资金的困难并没有让V博士放弃目标,他说服自己的姐姐G. Natchiar和其丈夫Nam博士加入进来,这两位都是哈佛的眼科博士。


他们抵押房产,还典当自己的珠宝,拿出自己的积蓄,共筹集了55000美元作为启动资金,他们用这种方式在印度最古老城市之一的马杜赖开了第一家非营利眼科医院,当时这家医院位于出租房中,只有11个床位。


在这家医院,有六张床位为无力支付医药费的穷人提供,剩下几张病床的患者也只需要支付平价医药费。在这个绝大多数人日均消费不足2美元的赤贫国度,V博士把世界级先进眼科医疗昂贵的收费狠狠干掉。


后来V博士不再对银行贷款抱有期望,他成立Aravind作为控制运营方的信托基金,盈余将被用来持续运作和公益医疗,实现自身财务的独立。


随着Aravind的成长,他很多其他家庭成员也甘心拿投身这份事业中,即便这意味着高负荷工作和微薄收入。今天,Aravind的高层管理团队中有9名是V博士的家族成员,其中只有两名不是医学科班出身。另外还有24名亲属在相对较低的管理层上任职。


四十多年来,Aravind的发展有目共睹,现在的Aravind坐拥11家医院、6家社区 眼科门诊和63个初级眼保健中心,并与30多个国家的眼科医院展开全球合作,每年开展超30万场眼科手术,占全球总数约7%,无疑是全球第一的眼科手术医疗系统。


2
效率为王


除了Sri Aurobindo给予V博士的哲学思想启发,另一家企业成为了Aravind持续化商业模式改进的灵感来源,那就是快餐巨头麦当劳。这两家企业看似风马牛不相及,但是Aravind却将麦当劳的模式成功落地运行:流水线效率、严格的质量规范、高品牌认知度、标准化、一致性以及极致的成本控制。


“麦当劳可以在全球范围内培训成千上万的人,然后他们做食物的方式、做出来的食物品质还能保证一模一样,这一点启发了我。我希望能建立这样高效的眼睛手术模式,并将之传播到世界各个角落。”V博士在一次采访中表示。


Aravind的运作模式就像产品生产线一般,根据福布斯和baltimoresun报道数据,其医院的营业时间从早上7点半到晚上6点,但眼科医生每天可以进行约50台手术,月均手术量可以达到400多台,而印度其他眼科医生每年平均能仅做300台手术。


Aravind的每个手术室都设有两张手术床,所以每当医生正在为第一个病人进行手术时,护士们就可以在另外一张手术床上为下一个病人做好手术准备,医生一旦完成上一台手术,转过旋椅便可以进行下一台手术,这样便实现了手术之间的无缝衔接,效率倍增,同时减少了病人的等待时间。


这一点对成本控制而言十分重要。规模化的手术流程同时还带来了更高的手术质量,其手术感染率仅为0.04%,比英国的0.06%还要低。


Aravind另一个高效的秘诀来自于它自身的培训机构,从中诞生了一批又一批训练有素的眼科手术助手。这些眼科助手多半都是来自于农村地区的年轻女性,经过培训后她们将承担很多手术相关的常规工作,这样可以使医生们更专注于诊断和手术。


这种运作模式还有两大好处,一是符合经济成本,有了手术助手,一台手术仅需要一名医生和两名助手即可;第二,在性别歧视严重和教育资源分布不均的印度,这一举措还为农村贫困女性提供了就业途径。


3
真正的人道关怀


前文已经介绍过,V博士本着救万千失明同胞的理想创办了Aravind,在其运营至今的40余年里,不论规模扩张了多大,国际地位提到了多高,它非营利、助穷人的本质从未改变。


巧妇难为无米炊,Aravind想要帮助无力支付医药费的穷人,显然也不能只凭着一腔热血,尤其是在成本偏高的眼科领域。


他们的主要策略就是,从有能力支付医药费的病人那获取收入,补贴那些赤贫病人。当然,这不是去盘剥有资产的人士,Aravind对他们的收费比起其他医院仍然更为合理,所赚取得利润也很微薄,是靠着Aravind严苛的成本控制才能实现此模式的完美运行,他们每台手术的成本仅为英国同类手术的千分之一,基本上一位付费病人可以抵消掉三个零付费病人的手术费用。


对于穷苦病人,Aravind做的不仅仅是等他们上门,为他们免费医疗。在印度的一些偏远山区,很多患了白内障的病人并不知道他们失明的原因,也不知道仅仅几分钟的手术就可以帮他们重见光明。


对于这些患者,Aravind用两种方式吸引他们就医。首先,Aravind会每周在泰米尔纳德邦和喀拉拉邦举办眼睛巡访科普营。科普营会在各个村落走访,提供免费眼睛检查、简单的眼睛护理和价廉质优的眼镜。一旦病人被确诊需要手术,他们和其一个家人便会被邀请同往邻近的Aravind医院接受治疗,他们的路费和住宿费也均由Aravind承担。


4
Aravind的免费患者


然而这一举措的收效还是很有限的,巡访营仅吸引到了7%应该接受手术的患者,因为巡访的频率还不够,没有渗透到农村地区的每个角落。


于是Aravind在其巡访地区建立了实体的视力中心,雇佣了很多当地的农村妇女,对其培训两年并配备相机,这样远在医院的医生们便可以进行远程诊断。正是这些视觉中心,使Aravind得市场渗透率在一年内提高了30%。


在Aravind的医院内,免费病人一般都睡在30人病房的地垫上,收费病人在硬件方面的选择权会多一些,比如可以选择住带空调的单人病房。


差异定价与治疗效果完全无关,对于白内障手术,Aravind从来一视同仁,都会以同样的方式为两类患者尽力做好,虽然付费患者可以选择复杂度更高的新式手术,使恢复周期缩短,但是成功率会稍低。两类病人在治疗期间接触到的医生也都是完全一样的。


质优价廉甚至免费的医疗服务自然会得到广大民众的青睐,Aravind董事长Nam博士说:“我们从不需要打广告,从我们医院走出去的病人会自发为我们宣传。”对于农村地区的穷人们而言,免费的治疗再吸引不过,对于富裕阶层的民众来说,这么多人享受到的优质疗效以及平易价格,也让他们会更倾向于Aravind医院。


怀着医者仁心,哪怕自己能够提供世界一流的医疗服务,也仍在苦难大众面前保持谦卑和敬业态度,这样的Aravind在两种阶层中都具有了极高声望,进入良性循环。


5
创新不止步,合作无国界


Aravind一路走来可说是披荆斩棘,毕竟非营利的性质在根本上就给出了诸多挑战。


在上世纪80年代,Aravind曾经陷入了两难困境。当时,植入人造晶状体到病人眼内成为了白内障治疗的黄金方法,然而这些人造晶状体都来自于进口,印度无力生产,自然价格十分高昂,约为150美元一只。


这种情形使Aravind十分为难,是不是还是应该将治疗档次分开,为付费患者提供更优质的治疗,或者向付费病人收更多钱,让他们补贴免费患者的人造晶状体费用?但这都不符合Aravind的运营方针,经过调查发现,人造晶状体的成本实则并不高昂,于是他们选择了第三方案,也就是自己生产。


1992年,Aravind成立了Aurolab公司,实现了一个新飞跃。Aurolab自己生产的人造晶状体将价格压到了2-10美元一只,再一次实现了成本缩减。


时至今日,Aurolab每年约可以生产200万只人造晶状体,不仅供给自家医院使用,还出口向120多个国家,其产品在全球人造晶状体市场上份额达到了7%。目前Aurolab的业务还扩展到了手术缝合针、显微外科刀片、激光手术设备和滴眼液等,为Aravind创造更多利润。


近年来医疗AI 成为大热门,Aravind也与Google就人工智能悄然展开了合作,成为了Google的AI版图中的一块。自2003年以来,Aravind医院就对糖尿病视网膜病变的自动化筛查展开了研究,但最终也只能做到半自动筛查,一旦应用上AI技术,获得的信息量和筛查速度都会有质的改变。


在具体合作层面,Aravind为Google提供算法解析所需的医学图像,帮助整个筛查系统的开发。Aravind首席医疗官Kim博士表示,研究成果将会投入在Aravind医院的临床使用上。


随着几十年大量临床经验的积累,Aravind还独创了许多眼科医疗技术,并积极投身眼科疾病研究,使其在业内声誉越来越高,合作伙伴也遍布全球,诸如美国Acumen慈善基金和世卫组织等。他们彼此经常进行学术交流,因此,Aravind也获取了更多资源,比如其他慈善组织的捐助,以及研究机构的新技术。


Aravind医院早就没有局限在马杜赖甚至印度,他们还为非洲及拉丁美洲的很多国家的300多所医院提供医疗咨询服务,并承管了印度很多其他医院。


Aravind的壮举得到了世界范围的认可,2008年它荣获盖茨世界健康奖,2010年更是被授予Conrad N. Hilton人道主义奖这一殊荣。


但是Aravind董事长Nam博士对这些荣誉看得很淡然,在V博士去世后,他们家族仍需要坚持使命,任重道远,他表示:“我们运营模式的独特性其实并不在于医疗流程或临床能力,这些都能被复制,真正独特而难以复制的是我们坚守的价值体系。”


参考资料:

1.https://opinionator.blogs.nytimes.com/2013/01/16/in-india-leading-a-hospital-franchise-with-vision/

2.http://www.baltimoresun.com/news/opinion/oped/bs-ed-avarind-hospital-20150819-story.html

3.http://www.thehindu.com/news/cities/mumbai/business/Taking-eye-care-to-every-corner-of-rural-India/article13980789.ece

4.https://www.forbes.com/global/2010/0315/companies-india-madurai-blindness-nam-familys-vision.html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