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投资人都要有血本无归的准备,投到独角兽的概率不到20% |2017未来医疗100强

动脉网 2017-12-22 08:00

“2017未来医疗100强”论坛,以“物种大爆炸时代”为主题,2017年12月15日-17日在北京万豪酒店举办。


从2014年的互联网医疗元年至今,互联网走过了飞速发展的三年,一些企业进入10亿美元估值俱乐部,成为创新领域独角兽。独角兽是未来的企业的发展风向标,是未来的创新领域的领导者,这些独角兽企业将如何生长,他们如何以自己的思考和动作,影响整个的行业的未来走向,下一个的独角兽又在哪里,在动脉网未来医疗100强独角兽论坛上,多位行业顶尖投资人给出了自己的答案。


参与本次论坛的嘉宾包括:浩悦资本执行董事李逸石(主持人)、红杉资本董事总经理杨云霞、元禾原点合伙人赵群、远毅资本合伙人高毅、君联医疗健康基金执行董事汪剑飞


346b5210-bd20-41b3-bbe7-76632a0dc14c.jpg


李逸石:2017年即将过去,私募行业出现了一些非常热点的领域,像医疗的大数据、人工智能、基因、新药研发等,在2018年,有哪些领域可能会出现一些独角兽?


杨云霞:整个2017年,红杉在医药行业的投资较多。我们从去年就已经嗅到了一些行业变化,包括两个方面:一个是从新技术的发展的角度,整个肿瘤免疫治疗,在方向上已经被验证,中国比美国的速度慢一些,但在目前这个时间点,应该做系统的布局。


另外一块是政策层面的一些变化,我们能明显地感觉到,基因行业的格局已经形成。整个跟肿瘤免疫相关的行业,基本上是药企占主导。细胞治疗、基因治疗、肿瘤免疫的药物,我们做了非常系统的梳理和布局,这是我们今年的工作重点。

 

赵群:中国的病患数量较多,牵扯到的效率主要是指医院的效率。药品的上市,在国内不是一件有效率的事情。加上CRO的成本偏低,新药研发、器械,人才的回流较高,所以我们在这一块做了一些布局。


2017年,我们在原有布局的基础上,关注了一些人工智能、大数据与医疗相结合的公司。我们希望这些产品最终能落地到市场,并与服务对接。另外,医疗服务的变化,我们也做了一些尝试和布局。

 

高毅:医疗行业很大程度上是技术密集型的行业,技术是推动力,包括诊疗的手段上的改变。

 

医疗还是一个强监管的行业,所以任何的政策环境变化,都会直接改变一个赛道。我们更关注精准医疗,基因检测我们投过一家企业,另外我们也投过微生物组、蛋白质组、代谢等领域的检测公司。

 

从医学来看,看病实际上是一个假设条件,医生是根据你的病理或主诉情况去判断病情。所以检测手段的提高,一定会促进整个医疗行业的发展。


第二是医疗政策,最近中共中央办公厅、国务院办公厅印发《关于深化审评审批制度改革鼓励药品医疗器械创新的意见》,不仅让临床试验机构的门槛得以降低,同时还接受境外临床试验数据,这同样可以产生一个很大的赛道。

 

另外,我们在医疗服务上也看得较多。一个是基层医疗,选择基层医疗的原因很简单,就是医保不够了。要覆盖这么多的群众,就要往基层驱动。我们看好护理服务的领域,如护联网这种,它们将来会有很大的机会。

 

汪剑飞:生物药这块,可能要慢慢地退出历史舞台。从国家的政策来看,目前四五千家药厂,可能有一半会关门,会有一些公司整合存量,增加新量。


这么多年下来,中国积累了大量的民营资本,它们某种程度上业务做得不错,但在管理和资本上存在一些不足,怎么去改进它们会是一个机会。2018年,我们在这方面可能会加大投入。

 

从公立医院的供给侧优化来讲,大的细分科室不断地从公立医院分离出来。我们选取了几个方向,想寻求突破。

 

在政策的推动下,在公立资本的推动下,未来会有大量的医生脱离体制。中国的民营医疗服务,原来只占到11%、12%,如果占到30%、40%,在某一些细分的科室,它的能力是有可能超越公立医院的。


李逸石:一个好的企业,如何让才有机会成长为独角兽? 


汪剑飞:我们观点还是在服务,比较优秀的企业,往往处在一个比较好的大的背景和环境下。一些大的背景,会推动整个行业需求的放大。

 

归结到一点,必须是踏踏实实的创业CEO和企业家,选人的那一刻你放心了,以后的压力会小很多。

 

我们投的康达医疗是做一家代理起家的公司,它的思路是跟国外的公司合作,利用它们的一些技术,比如国外的OEM生产,来提升对产业的理解。

 

国内总体上器械还是偏检验、检查的更多一点。行业整合之后,我们希望康达能成为行业前三。

 

高毅:我觉得有几个要素比较重要,在模式上,需要有创新和探索,这是一家企业可能成为独角兽的第一个重要因素。

 

第二是团队,我们投资的企业,它们在上升到一定阶段时,都会有不同的人才加入。这对创始人和团队是一个挑战。作为管理者,本身你要有足够的管理能力,能够吸引到人才。

 

第三点,跟融资的能力有关系,最重要的是企业家花钱的能力。作为企业家来讲,自然是希望融资多一点好,作为一个投资人,如果有理智,也不会白白上当。投资人总想把钱投到最有前景的企业上,企业的发展的战略,实际上体现了一个企业的素质,所以企业多融不必要的钱,钱用偏了,可能会带来一些不可逆转的问题。

 

早期的公司普遍估值不高,融多了代表稀释得越多,我建议他们最好找一下投资顾问,看看到底需要融多少钱。

 

李逸石:由于政策的变革,出现了一些新的商业模式,企业得到政策红利以后,怎样保证能够持续长期地发展?


高毅:我认为政策是一个催化剂,政策不应该成为企业的投机方式。总的来讲,应该是市场推动,医疗是一个强监管的行业,所以我觉得应该把政策当成红利和催化剂去看待。

 

赵群:新药的投资从宏观上看,市场的政策机会还是有的。中国最近的政策对于新药非常利好。海外的新药进入中国也明显提速。

 

上市公司几乎都是仿制药为主,所以它们的毛利率非常低,二三期的药非常贵。很多新药公司,靠着投资人的钱往前走,独角兽公司不断地涌现,估值超过或者接近10亿的有很多家。从宏观环境来看,新药创新我个人非常看好。

 

新药的风口在不断地变化,我们看到很多领域,如抗肿瘤、糖尿病,包括一些抗感染方面,都有很多的公司发展得很好。

 

四五年前,我们更关注的是团队的综合管理能力。今天,我们已经看着国际市场,从临床学、生物学、化学、市场销售,我们更关注的是天使轮和A轮,更关注生物学和化学的能力。

 

李逸石:在国外“狼”来了的情况下,国内新药的投资您怎么看?


赵群:美国的A轮新药的投资,普遍是几千万美元的投资,我们中国是几千万元人民币,其实我们是相对谨慎的。尤其是两个方面,一是高风险的靶点,初期的项目很难拿到钱。另外一个是国内的头部公司,我认为有泡沫总比没泡沫好,尤其是对创业团队,要善于利用泡沫或者是投资人的周期。

 

杨云霞:总结一下,其实投资人忙活的就是三件事,一是选方向,二是选人,三是选时间。这三件事你如果都会选了,就可以做投资了。如果项目想挣钱,这三件事你没选好,可能就是血本无归。

 

我觉得每一个投资人都要有案子血本无归的准备。能投到独角兽是很幸运的,投资如果按百分比来算的话,企业成为独角兽的概率约是10%-20%。

 

所以找对方向,找对人,在合适的时点投进去,如果时间不对,你肯定是挣不到钱的,这是我们投资理念的一个总结。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