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月发生5次“互联网+医疗健康”大事,微医、好大夫、春雨和卓健怎么看? - 动脉网

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4月发生5次“互联网+医疗健康”大事,微医、好大夫、春雨和卓健怎么看?

罗美 2018-05-02 08:00

2018年4月,“互联网+医疗健康”、“互联网医院”、“慢病管理”、“远程医疗”等词语频繁出现并被正名,互联网医疗翻开新的一页。


4月28日,国务院办公厅发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下简称《意见》)。


《意见》包括以下三个组成部分:


一、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

二、完善“互联网+医疗健康”支撑体系

三、加强行业监管和安全保障


目的在于推进实施健康中国战略,提升医疗卫生现代化管理水平,优化资源配置,创新服务模式,提高服务效率,降低服务成本,满足人民群众日益增长的医疗卫生健康需求。


允许依托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医疗机构可以使用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在实体医院基础上,运用互联网技术提供安全适宜的医疗服务,允许在线开展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复诊。医师掌握患者病历资料后,允许在线开具部分常见病、慢性病处方。


鼓励医疗联合体内上级医疗机构借助人工智能等技术手段,面向基层提供远程会诊、远程心电诊断、远程影像诊断等服务,促进医疗联合体内医疗机构间检查检验结果实时查阅、互认共享。


这一次是正式出台“互联网+医疗健康”出台,此前进行了长时间的调研和考察。


4月26日上午,国家卫健委召开专题新闻发布会,主题为“‘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和医院互联网医疗服务的有关情况”,发布会在中日友好医院举行。


4月12日,国务院新闻办就《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召开媒体吹风会。会议透露的主要结果是,互联网医院得到了官方认证,同时互联网将全面链接医疗、医药、医保服务,并针对互联网医疗安全隐患、数据安全、互联网医院举办等问题进行了解答。


4月更早的时候,国务院总理李克强、上海市市委书记李强、国家卫健委主任马晓伟、上海市市长应勇等一行领导,到复旦大学附属华山医院远程医学中心实地考察“互联网+医疗”、医联体等形式建立的分级诊疗新格局。


参观结束后的第二天,总理便主持召开了国务院常务会议,与医疗相关的是:第一,确定发展“互联网+医疗健康”措施,缓解看病就医难题、提升人民健康水平;第二,决定对进口抗癌药实施零关税并鼓励创新药进口,顺应民生期盼使患者更多受益。


是的,4月发生了5次关于“互联网+医疗健康”的大事件,有人说互联网医疗守得云开见月明,有人说信息化企业的春天来了,有人说民营互联网医院压力更大了众说纷纭,那么业内人士到底是如何看的呢?


为此,动脉网(微信号:vcbeat)记者分别采访了微医董事长兼CEO廖杰远、好大夫在线创始人王航、春雨医生CEO张琨、卓健创始人尉建锋,希望获取一线的真实声音。


互联网+医疗健康是一盘棋,夸大它的功能意义不大


“互联网+医疗健康”是一盘复杂的棋,互联网医院只是其中一部分,夸大它的功能意义不大。


事实上,在4月16日的国务院政策例行吹风会主要公布了《关于促进“互联网+医疗健康”发展的意见》的研究讨论结果有三方面的内容,其中提到的第一点就是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换句话说,就是给“互联网+医疗健康”下定义。


其原话是这样的:“一是健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体系。从医疗、公共卫生、家庭医生签约、药品供应保障、医保结算、医学教育和科普、人工智能应用等方面推动互联网与医疗健康服务相融合。涵盖了医疗、医药、医保“三医联动”诸多方面。”


由此可以推断出,“互联网+医疗健康”这项政策的出台,为了深刻理解它的意义还需要将此前国家发布过的“分级诊疗”、“多点执业”、“远程医疗”“家庭医生签约”、“医联体”、“医保”等政策结合起来。


不管把这些政策合并起来看,还是分开看,改革的主体均是围绕公立医疗机构拉开序幕的。其实,公立医疗机构开展“互联网+”的服务有很多,通过病种聚焦、系统升级、平台建设等纷纷开展移动医疗建设。


截至目前,动脉网从国内优秀的“医院+互联网”进程中筛选出八大主流模式。


罗美.png


由图可见,远程医疗是“医院+互联网”中的一环,将成为医院实现“互联网+医疗健康”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它反复被提及的原因所在。


截至2017年10月,全国已有6800多家公立医院开展远程医疗服务。以华山医院远程医学中心为例,至今累计完成了6500余例远程会诊,其中中西部地区服务量占比72.3%(中部地区占比26.3%、西部地区占比46.0%),覆盖包括云南、内蒙古、西藏、新疆等24个省份,涵盖各种疾病。


廖杰远:继续推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的完善升级


如果没记错,这应该是互联网医院将被第一次写入国家政策文件,对市场探索给了“定音锤” ,是个很好的行业利好。


在廖杰远看来,首先,微医是第一批依托实体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医院,当时的定位也是不做初诊,定位常见病、慢病的在线复诊,还有远程会诊等业务。卫健委也是认可了互联网医院要“线下+线上”模式;


其次,文件对于依托互联网的医疗健康服务做了归类,从医疗、公共卫生、家庭医生签约、药品供应保障、医保结算、医学教育和科普、人工智能应用等七方面推进互联网+,这对医药险的互联网化有系统推动作用。


最后,指导意见也提出会进一步规范相关业务,这也是对行业的一次整体水平的检验,符合要求者才能开展相关业务。


国务院总理主持召开的常务会,明确提出发展互联网+医疗的三项举措,彰显出了中央政府对推进互联网+战略与医疗健康行业深度融合的决心,条条切中民生和市场需求,这对我们也是极大的鼓励。


值得感慨的是,微医于2015年12月7号在乌镇互联网创新发展试验区试点建成、运营乌镇互联网医院,经过858个日夜的探索,乌镇互联网医院业务模式经历了从”小岗村”到中南海“定音锤”的探索历程。


发展远程医疗有利于城市优质医疗资源的下沉,互联网+医联体也是实现分级诊疗的关键抓手。目前,远程医疗发展还面临着基层通讯条件差、优质资源供给总量不足、医生执业资质区域等方面的问题,但有理由相信,国务院常务会之后,国家相关职能部门将出台更多的细节配套政策,为互联网医疗的健康发展提供体制和机制保障。


从2010年至2017年底,微医平台目前在30个省市连接了2700多家医院的信息系统,在线专家超过22万人。从最初帮这些医院建立起了预约诊疗、检验结果查询等全流程服务,到目前帮助全国100多家公立医院建立了互联网医联体平台。


在基层医疗方面,微医从2015年开始推动基层医疗机构的互联网医联体实践开始探索,通过远程医疗等方式,推动优质资源向基层下沉。经过近3年的实践,微医在互联网+医联体方面形成了系统、流量、运营三项能力,建成了包含远程诊疗、远程会诊、远程转诊、远程培训、云病历、云检查检验和支付结算、云药房等八大系统平台,可以帮助医疗机构之间实现数据联、能力联、服务联、支付联、供应联。


接下来,在国务院关于互联网+医疗健康政策的鼓励和支持下,微医将继续推动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的完善升级,帮助医疗机构之间的信息互联互通丰富互联网医疗健康服务产品,运营好全国处方共享平台,以科技手段让百姓获得优质、便捷的医疗健康服务。


好大夫在线的远程医疗模式也被调研


据知情人士透露,4月26日下午,孙春兰副总理调研银川市一院,对远程专家门诊的创新和成果赞誉有加,好大夫在线作为运营方代表汇报了工作,得到了认可和鼓励。


在去年11月的媒体发布会上,王航公布了2018年战略规划。据他介绍,从2017年6月份开始,好大夫在线以银川市第一人民医院为试点,首创了远程专家门诊的服务形式。

服务流程是:第一步,患者在本地医院挂上级医院的专家号;第二步,好大夫在线为患者选定一个上级专家、一个本地医院的医生,由本地医生接诊患者、整理好病历、准备好各种检查;第三步,由本地医生陪同患者一起,向上级专家发起远程视频问诊;第四步,上级专家给出诊疗建议后,由本地医生转化成治疗方案、在本地医院进行治疗。

从6月份到11月份,开通服务的上级专家已经达到1万人,全国发生过远程专家门诊业务的县市已有224个。

王航提出好大夫在线2018年的目标:将邀请至少5万名上级专家开通远程专家门诊服务;要提升向下输送专家服务的运营能力,覆盖全国80%的市县。

为了更合理利用专家们的时间,好大夫在线又推出了专家团队平台,上级医生和下级医生利用手机平台组成专家团队,目前已有4353个专家团队组建成功,并开始有业务发生。在专家团队中,接诊的下级大夫首先响应病人,如果遇到解决不了的问题,可以在线随时请来上级专家解决问题。


对于4月国家密集颁布的“互联网+医疗健康”政策,王航认为,这次政策提到的互联网+医疗健康,对于整个行业来说具有促进和推动的作用,值得高兴。从目前披露的信息看,国家职能部门也是第一次把互联网+医疗健康写入政策,内容不仅非常深入,也很接地气,涉及的都是老百姓关心的问题,符合人民群众的需求。这对于提升整个国家的医疗行业的发展有极大的促进作用。

 

他表示,互联网医院的业务只是他们整体业务中的一部分,不能夸大互联网医院的份额。整个“互联网+医疗健康”是一个很大的概念,服务涉及面很广。

 

关键点是在于国家第一次对“互联网+医疗健康”深入思考,互联网医院只是其中一个环节。它从诞生到现在,依旧还没有出台相关的规范制度。期待后续更详细的文件出来。

 

所谓的企业抢医院的情况,王航认为不会发生。医疗是一个很复杂的盘,单独拿到一个医院以为事情就搞定了,平稳度过了,这个假设是不存在的。如果说拥有一个医院就能把互联网医院做得很好,理论上来说,北京协和医院他们做得更好,哪里还有企业的机会。


可见,拥有一家医院并不是业务成功的关键点,而是在于你是否提供了核心价值,解决了什么样的痛点。


“我们解读政策,也需要把以前的政策结合分析。只看一个互联网+医疗健康的推进看法是不行的。”


此前,国家没有大力允许公立医院发展互联网医疗,一方面担忧大医院利用互联网平台虹吸患者;另一方面是违背分级诊疗的初衷,担心基层的医疗体系进一步被瓦解。

 

因此,每个政策之间是有关联的。譬如说,互联网+医疗,鼓励大医院通过互联网将优质资源下沉,也可以提高基层的医疗服务能力。前提是要遵循分级诊疗的制度,医生的多点执业政策,不能因为有了互联网,进而限制医生多点执业和流动。


王航预判,未来,不同属性的医院做的医疗服务不一样,各自也都能有属于自己的一片天地。比如公立医院以解决基本医疗为主,民营医院以提供多层次的可选择、偏高端的医疗服务为主。


无论是医院搭建的互联网医院,还是企业搭建的互联网医院,它们之间的关系应该像电商平台那样,各自分工明确,角色不同也得到了相应的发展。比如小米自由的销售平台、京东、淘宝、天猫。


春雨医生CEO张琨:政策将促使医疗和互联网融合

 

春雨医生CEO张琨表示:这波政策总体上对互联网医疗行业是利好,尤其是对医疗业务理解深刻,又有成熟的互联网产品、技术、服务和运营体系的企业。同时,政策对部分有先锋意识的医院也是利好,可以名正言顺的采用互联网手段,去提升医院的服务能力、服务质量和管理水平。

 

自从他去年加入春雨医生后,主导的战略方向之一是与线下实体医疗机构合作,协同医疗机构做“+互联网”,实现互联网和医疗机构的融合。实现的路径为“赋能医院”,即春雨医生在和医院完成院内的信息化系统整合和院外的互联网产品、技术和服务方案对接后,持续通过互联网手段,帮助医疗机构实现运营、服务、管理等多方面的提升。

 

很多人不理解,认为这不符合互联网思维,和实体医疗机构合作发展业务的速度太慢了,2B生意要处理的关系太复杂了,不如纯在线业务来的简单、直接。张琨表示,的确“实体医院+互联网”业务可能没那么酷,但这是春雨医生下一步发展必由的道路,原因是:

 

1.纯在线业务不能解决全部医疗健康需求。春雨作为互联网医疗的领军企业,经常面临一种纠结就是核心业务“在线问诊”不能满足用户的全部需求。虽然大部分用户的问题,甚至很多常、多、普、慢病可以通过与医生的图文、语音甚至视频互动得到解答,但仍有相当多的问题必须进行检验、检查、手术和需要面对面操作的处置手段才能解决。如果局限只在线上提供服务,会给自己设立了业务天花板,也失去了想象空间。再者,春雨医生的愿景是不仅能看病,也要能治病,在这样愿景的指引下,仅仅健康咨询是不够的,春雨应该和包括医疗机构在内的合作伙伴,一起提供完整的“线上+线下”、“院内+院外”的医疗健康服务。所以,春雨需要医疗服务的能力。

 

2. 大部分医院未来的竞争力不再是手术能力而是服务能力。随着医学水平的提升,很多重大手术因早诊早治变得少了,比如肿瘤、心脑血管。随着生活方式的改变和社会的老龄化,慢性病管理在整个疾病谱的比例会越来越高。医疗机构也分金字塔阶层,处于中下端的医疗机构高难度、大型手术机会越来越少,需要发展侧重服务内涵的专科。大部分医院之间的竞争由“我会做大手术”到“我能把患者服务好”,更加强调患者的粘性。“互联网+医疗健康”恰恰提供了这样的能力,它把医院由5天八小时工作制,转化为7*24小时工作制;把必须来医院大楼才能见到大夫,到在任何地点都能与大夫取得联系;把很多被压抑的健康服务需求释放出来。及早建立在线业务的医院,会在客户流量的入口上取得先机,扩大市场份额。而那些仍埋头练习手术业务的医院将受到建立了互联网服务能力的医院的降维打击。所以,医院需要像春雨医生这样能够帮助其建立这样能力的互联网企业。

 

3. 医院不能把“+互联网”视为采购了一套IT系统,而是获得了一个集产品、技术和服务于一体的互联网运营合作伙伴。基于互联网的服务能力并非仅仅是一个APP、一个服务号或一套软件。它是集成了产品能力、线上运营能力和线下运营能力高度集成的服务体系。赋能医院也绝不是传统信息化构建的甲方乙方的关系,双方应更像合作伙伴,携手服务患者的关系。而我目前所看到的大部分HIS公司转型做互联网业务也大多止步于技术供应商的角色,因为理解C端市场,构建C端服务能力是一套独特的企业基因,传统2B企业很难靠内生的方式建立起来,而医院受限于传统业务惯性,也很难完全靠自己摸索出互联网业务。

 

4.从医学领域全球的学科发展和商业模式创新看,以移动互联网、物联网和大数据为核心的信息技术体系,正在成为革新传统医疗服务的主要力量,医院的全面信息化和远程医疗趋向移动化,都取决于此。在此背景下,医院应把“+互联网”建设作为深化自身数字化战略转型的契机,以自身线下服务能力为体,以互联网工具为用,在未来医疗服务的获取和分发方式发生巨变时,才有灵活转身的可能。春雨也应该把自己服务C端用户的方法、工具标准化,具象化,可复制化,降低医院团队的学习难度,提升业务扩展速度。

 

所以,春雨医生的转型从去年就开始了,方向和国家要求一致,没有要改变的计划,按照既定方向乘风破浪。

   

卓健赋能公立医院,发展以实体医院为依托的互联网医院

 

杭州卓健创始人尉建锋认为此次政策的关键点有两个:一个是允许医疗机构发展互联网医院,另一个是实体医院使用互联网医院作为第二名称,比如北京医院互联网医院寄托北京医院实体。


另外,这也是国务院层面对互联网医院发展的正名,特别是浙一互联网医院,是作为国内首家以实体医院为依托建设的互联网医院。

 

这些年,卓健也帮助浙一互联网医院、北京互联网医院、浙江省眼科互联网医院、湖南儿童医院、台州恩泽医疗中心等几大业内极具影响力的公立医院互联网医院均已成功上线并落地运营。

据北京医院的院长王建业介绍,北京医院的互联网医院将构建“健康云”,实现健康数据采集与动态管理,将预防、筛查、诊断与慢病管理有机结合,逐步完善老年健康大学的信息平台系统,实现科普信息传递、网络课程传播、学员与临床人员的信息交流及学员信息管理等功能。


在组织架构上,北京医院还将逐步健全医患沟通平台、健康管理平台、慢病管理平台与科研数据平台,以定期研究、协调和解决有关老年健康大学管理的问题。此外,医院目前已经建成了包括心血管内科、呼吸与为重症医学科等在内的18个老年健康大学教研室。


趁着这波浪潮,尉建锋表示,卓健接下来的计划是赋能公立医院,大力发展以实体医院为依托的互联网医院。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