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2017医疗健康领域女性职场报告:主导护理领域,风投合伙人比例低,热衷创立数字医疗企业

黄琪 2017-11-26 08:00

哈哈哈.jpg


女性是医疗护理领域的关键组成部分,她们担任着医疗体系医生、护工等重要角色,但她们在领导层却没有平等的发言权。


Rock Health就医疗行业的女性就职状况发表了一份报告,意在促进业界围绕女性领导力相关话题进行有意义和可行的对话。动脉网(微信:vcbeat)为您编译了这份报告的重点内容。


领导层女性比例较低


自2012年初,Rock Health就这个话题发表第一份报告以来,他们一直在挖掘医疗行业领导层的性别数据,他们发现这些数据几乎是一成不变:妇女是医疗护理领域的关键利益相关者,但在整个行业的领导层中的女性却是寥寥无几。这种一成不变让女性对未来感到非常悲观。


在2017年对超过300名医疗护理行业女性进行的调查中,45.4%的受访者都认为,要实现工作场所的性别平衡,至少需要25年或更长的时间。只有7.5%的人表示,性别平等在未来五年之内便会实现。高达16.1%的人认为,我们的社会永远不会实现性别平等。


图片1_meitu_1.jpg

你认为工作场所中的性别平等,要花多长时间来实现?


虽然已经有很多媒体针对女性领导人面临的问题撰写了大量报道,但是目前话题缓慢的进展,仍然引来许多人的担忧。


据LinkedIn调查,40%的男性投资者和37%的男性创始人认为媒体花费了太多时间关注科技的多样化。相比之下,只有15%的女性投资者和10%的女性创始人如此认为。


现实状况


女性在劳动力总数中的比例为46.8%,但平均而言,她们花费着两倍多的时间来照料和帮助自己的家庭成员。在家庭成员、朋友和邻居角色上,妇女还担负着非正式护理的重担,这占了所有看护者的66%(非正式护理的价值预计超过1480亿美元)。


除此之外,女性还常常担任家庭的“首席医务官”,为整个家庭做出大部分的医疗护理决策及医疗护理服务购买活动。然而,在我们的医疗体系中,女性并没有同等的发言权。


《财富》500强医疗护理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中没有一位女性。董事会成员中只有22.1%是女性,与《财富》500强(20.2%)总体水平基本持平。


这种情况后来稍有改善:2015年,《财富》500强医疗护理行业董事会成员中的女性达到了21.0%。按照这个速度,到2049年,医疗护理行业董事会的性别平等也不会完全实现。


《财富》500强医疗护理公司的女性管理人员(包括副总裁、总裁和其他首席头衔)也在今年略有增加,从2015年的20.0%上升到了2017年的22.6%。


然而,《财富》500强中没有一家医疗护理公司在其管理团队中实现了完全的性别平衡,截至本报告发表之日, LifePoint Health和Kindred Healthcare 的最高主管理层(C-Suite)中一位女性也没有


图片2_meitu_2.jpg

《财富》五百强医疗护理公司中女性董事会成员的比例


真正进入了领导层的女性也大多负责人力资源,法律和市场营销部门,而不太可能进入操作或技术部门。


众所周知,人力资源部门历来主要以女性为主,根据2016年美国劳工统计局( Bureau of Labor Statistics)的数据,74%的人力资源经理都是女性。


图片3_meitu_3.jpg 

医疗护理行业女性主管的比例变化趋势


大部分数字医疗风投公司没有女性合伙人


这些《财富》500强企业与风险投资行业相比,还算是好的。在131家在数字医疗方面投资超过5个或更多的风险投资公司中,女性合伙人仅占10.9%,而2015年这一数据还是11.4%。


医院投资团队(如Mayo Clinic、UPMC)的女性合伙人比其他类型的公司略多,为13.0%。不幸的是,我们发现投资数字医疗的大多数(61%)风险投资公司都没有女性合伙人


女性投资者在数字医疗方面所占的比例略好于风险投资企业的总体状况,排名前百的风险投资公司合伙人中,女性仅占8%。


风险投资是一个互联网驱动的行业。这些公司的合作关系都是长达多年的协议,这些协议将合作伙伴、投资组合公司、有限合伙人彼此联系在一起。


合作关系通常不是通过正式的由人力资源主导的招聘和面试过程形成的,而是通常在现有的朋友和同事关系之上形成。风险投资公司是一个紧密的非公开社区,除了有限公司对资金的限制之外,几乎没有内部的制衡。为了创造公平竞争的环境,风险投资的文化需要进行全面转型。


 图片4_meitu_4.jpg


Oak HC/FT创始人兼执行合伙人Annie Lamont表示:“我们拥有绝对优秀的风险投资基金Oak HC/FT 。我跟自己尊重的人一同创立自己的公司,信奉同一种公平、包容、合作和诚实的核心价值观,没有任何一件事情可以与此相媲美。我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那就是我们希望公司和我们所支持的企业家是都是最成功的。我们一起解决问题,共同庆祝我们的成功,同事也衷心相信最好的未来。”


护理是女性主导的领域


纵观《贝克尔医院评论》所评选的美国100家最大的医院,我们发现,在医院网站上列出的领导人员中,女性占据近三分之一(32.4%),而女性首席执行官仅占11%。


当一家医院的首席执行官是女性时,其女性管理人员的比例上升到了40%。


首席护士长是女性领导者中最常见的医院领导职位,这一职位中60%是女性。护理长期以来一直是女性主导的领域,如今,女性占专业活跃护理人员的83%。尽管女护士人数众多,同样担任这一职业的男性薪水却较高,同时也更有可能成为管理人员。

 

埃默里大学内科住院医生Allyson Herbst表示:“医学领域日常对妇女的轻蔑和结构性偏见十分盛行。每个成为医生的女性,都必须经历那些带有性别歧视的培训,这对整个行业来说都是一个严重的问题。” 


就医生而言,如今有超过三分之一的执业医师是女性,而在1990年只有17%。他们的存在可能与女性所带来的更好的医疗结果有关。在一项关于医疗保险受益人的研究中,由女医生治疗的患者的死亡率和再入院率,显著低于同一医院内男医生所照料的患者。


但不幸的是,女医生面临着更高的职业倦怠和抑郁症,这一切让她们每年都比男性医生少赚9.1万美元。与男性相比,女性医生职业倦怠的概率是男性的1.6倍,而女性医师中受抑郁影响的占19.5%(男性医师的比例为12%)。此外,女医生的自杀率是一般女性的2.27倍(比男性医师高出1.41倍)。

 

Dana-Farber癌症研究所首席创新官Lesley Solomon说:“我和许多女性(包括我们的首席执行官)一起工作,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支持性环境。我对这里的学术医疗环境非常满意,因为我知道我正在为寻求治疗方法、挽救生命,提供最高质量的医疗服务作出贡献。” 


 图片5_meitu_5.jpg 

《贝克尔医院评论》100家最大的医院中女性主管的比例


女性创立数字医疗企业


尽管存在着这些缺陷,在过去的几年中,我们看到了一个在性别平等方面的有显著进展的领域:数字医疗企业


在2016年成立的融资超过200万美元的数字医疗企业中,近四分之一(24%)的首席执行官是女性,比前几年大幅增加。纵观2011年以来创建的所有数字医疗公司,女性首席执行官的比例为9.7%。


更多女性开始创立数字医疗公司主要有以下一些原因。首先,更多的投资者想要支持多元化的创始人,同时有意与女性创始人参与会议,共享晚宴与办公时间。


民间组织如Disruptive Women in Health Care、CSweetener以及Rock Health Women都正在联合起来,支持这一行业中的女性。


最后,一些女性正在创办自己的公司,以建立他们在以前的公司里所缺少的女性友好型文化。

 

CancerIQ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Feyi Olapade表示:“我创建CancerIQ,不仅是为了满足癌症市场的需求,也是为了创造我梦寐以求的公司。我妈妈是我的联合创始人,我们将近一半的员工都是女性。但我的目标是让女性成为我们公司的大多数,因为这才是解决女性健康问题的方法。” 


 图片6_meitu_6.jpg

数字医疗企业女性首席执行官的比例


其他行业现状


那么,女性在医疗护理行业的状况是否要比其他行业更好?


目前,美国13%以上的劳动力在从事医疗护理工作,预计到2020年,这一部门的就业岗位增长速度将超过总体经济增长速度的两倍。


但与其他行业不同,医疗护理没有“管道问题”。女性占医疗护理工作者的80%,占获得医疗专业学士学位人数的84%,占获得生物和生物医学学士学位人数的58%,占获得护理学学士学位人数的85%,同时也是全部医学生的一半。女性在医疗卫生人力中占有很大的比例,只是不在最高层。


在本次调查中,42%的女性认为,女性在护理领域比其他行业有更多的机会进入领导层,22%的人认为这种机会比其他行业少,36%人认为这种机会是相同的。


我们知道,作为职员,女性为这个行业带来了关键的优势。但是,在医院、《财富》500强企业、风险投资公司和创业公司中,女性要占有同等地位,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图片7_meitu_7.jpg

女性领导人占比


我们可以做什么?


我们都可以努力为员工创造一个能够促进和支持他们工作的环境。我们应该反对那些无论是公开还是微妙的性别偏见,并且推动那些能够促进包容的政策制定。具体而言,本调查发现了雇主可以关注的三个领域:


1、提供更好的职业发展机会


在本调查中,女性对目前公司的职业发展机会感到一般满意,然而,令人惊讶的是,随着雇主规模越来越大,女性对职业发展的满意度反而下降。职业发展机会包括领导力培训、职业指导、正式的指导/赞助计划,以及参加行业会议的时间和资金。


图片8_meitu_8.jpg

女性对目前公司职业发展机会的满意度

 

2、提供家庭友好型福利


当被问及她们希望在自己的组织和整个行业中看到什么样的福利时,受访妇女最常见的回答是灵活性(灵活时间、远程工作)和家庭友好型待遇(儿童照护、生育保险、更长的产假/陪产假)。具体来说,调查对象建议企业提供“不受上级裁定的弹性时间”和“无性别差异的家庭休假”。


图片9_meitu_9.jpg 


3、树立女性榜样


 大多数女性(58.8%)在我们的调查中认为,他们的男性同事有更多的榜样。正如活动家Marian Wright Edelman曾经说过的,“你无法成为你看不到的东西。”


耀眼的女性榜样可以向其他女性表明,无论是男性还是女性,领导职位都是可以实现的。最后,如果你是一个想要促进公司内部变革的人,那就去寻找并与领导层讨论这些对你和同事来说都至关重要的问题。


如果你处于权力位置,那么就去创造与表达自己的想法,并提出反馈意见,还有很多需要从实际受到公司文化和政策影响的人那里去学习。


只要性别不平等还在这个行业里存在,新闻报道便会跟进。不过,性别平等只是第一步,真正的多样化与包容还需要整个行业与社会做出巨大的努力。正如维尔纳·迈尔斯所说的那样,“多元化和包容性的文化就要登上舞台”

 

参考资料:

https://rockhealth.com/reports/women-in-healthcare-2017-how-does-our-industry-stack-up/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 沙发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