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风投案例丨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投资逻辑:它只投资了29家医疗初创企业,但已成功退出10家

赵浦丞 2017-07-06 08:00

0.png


Flare Capital Partners是2001年成立于美国波士顿的风险投资机构,曾用名Foundation Medical Partners。它只关注医疗领域,且投资标的大部分是早期的初创企业。


相比红杉资本、凯鹏华盈等业界巨擘,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规模始终不大。然而即便如此,它十余年来在医疗投资领域的丰硕战果,已经足以让它配上“全球一线VC”的美誉。


领导团队成员都有在顶级专业服务机构的工作经历


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灵魂人物是三位管理合伙人Lee Wrubel、Michael Greeley和Bill Geary,他们的职业生涯分别从咨询公司、投资银行和会计师事务所开始。


Lee Wrubel本科毕业于拉法耶特经济学专业,硕士毕业于塔夫茨大学医学院。随后,他在美国本土知名的咨询公司The Wilkerson Group担任咨询顾问,并于两年后到哥伦比亚商学院攻读MBA。


但从商学院毕业的Lee Wrubel没有重返咨询行业,而是选择金融作为新的起点。在创办Flare Capital Partners前,他曾在两大风投机构Canaan Partners和Highland Capital Partners担任投资总监。


微信截图_20170630092400.png

图1:创始人兼管理合伙人Lee Wrubel


Michael Greeley是哈佛商学院的毕业生,他的职业履历非常光鲜。毕业后他便进入位于纽约的精品投资银行Wasserstein Perella工作,在官至副总裁时他跳槽到投资机构GCC Investment担任总经理。


此后十年中,Michael Greeley相继在投资机构Polaris Venture Partners和Flybridge Capital Partners担任合伙人,直到2013年加入Flare Capital Partners。


MICHAEL-A.-GREELEY-Flare-Capital.jpg

图2:管理合伙人Michael Greeley


Bill Geary毕业于波士顿学院的会计与金融专业,他的第一份工作是在曾经被誉为“五大之首”的安达信会计师事务所,并在工作期间考取了注册会计师。四年后,他离开安达信,成为地板厂商Congoleum Corporation的财务负责人。两年后,或许是看重其“事务所+企业”的双重工作经验,当时发展迅猛的软件公司Mathsoft聘请他担任首席财务官。至此,Bill Geary的经历完全是部典型的财会毕业生职业发展指南。


在担任首席财务官三年后,他转型成为一名专业的投资人。在随后的二十余年,Bill Geary担任过投资机构Hambo International Equity Partners和North Bridge Growth Equity and Venture Capitals的合伙人,并于2013年和Michael Greeley同时加入Flare Capital Partners。


Bill-Geary_2016-300x300.jpg

图3:管理合伙人Bill Geary


职场大牛和名校学霸组成的专业团队


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中坚力量是50名医疗和投资领域的专业人士,他们分属于由12位合伙人和总监等管理层组成的投资团队,由20位医疗领域的专家和高管组成的行业咨询委员会,以及由18位在哈佛大学、斯坦福大学等名校深造的在读学生组成的Flare储备人才计划。


目前,投资团队由两位管理合伙人Michael Greeley和Bill Geary领导。Lee Wrubel已经于2016年5月因个人原因离开Flare Capital Partners,随后加入瑞士著名猎头公司Egon Zehnder。六位业务执行合伙人和两位投资总监负责投资前的评估立项和尽职调查等工作,此外还有两位行政经理负责公司的整体运营。


行业咨询委员会是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重要智库,承担着向被投企业提供战略规划和运营管理等咨询服务的使命。他们的组成包括美国糖尿病中心的CEO Peter Amenta博士、药品零售巨头CVS Health的执行副总裁Troyen Brennan等学术界和商业界的精英。


加入Flare储备人才计划的学生作为投资团队的助理,负责细分行业的追踪和项目前期的资料收集等案头工作。这个项目既帮助学生提前适应职场,提供宝贵的实践机会,又给投资团队节省了在重要但繁琐的工作上消耗的时间,提高了他们的工作效率。


曾经青睐医疗技术企业,现在关注数字医疗公司


动脉网·蛋壳研究院从公开渠道收集了Flare Capital Partners从成立以来的55笔投资信息,并对其投资的所有公司进行了如下梳理:


4.png

图4: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历史投资记录


根据上面的统计表,我们总结出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投资可以分为两个阶段:2013年前主要投资医疗器械生产商和制药公司,2013年后渐渐将注意力转移到医疗信息化等数字医疗企业。

图表中的公司信息都可以在动脉网数据库查询,扫描文末二维码成为动脉网会员,即可登陆动脉网小程序/官网,使用数据库查询相关公司信息。


Flare Capital Partners目前投资的企业涵盖十种类型:


医疗器械生产商


5.png

图5: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医疗器械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Flare Capital Partners总共投资15家医疗器械企业,目前已经成功退出7家,尚未退出7家,有1家已经确认投资失败。虽然医疗器械是个非常复杂的细分领域,但是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投资逻辑十分清晰:它所投的企业大部分专注于生产用于外科手术的医用导管,在伴随企业成长3至6年后,随着被投企业由波士顿科学、圣犹达和雅培等医疗巨头收购退出。可以说,在医疗器械领域的投资是Flare Capital Partners最大的现金牛。


医疗信息化解决方案服务商


6.png

图6: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医疗信息化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医疗信息化领域的投资极具战略眼光,迄今为止它总共投资了5家医疗信息化企业,已经成功退出两家,有3家仍在成长期。虽然医疗信息化是近几年才越来越被关注,但是早在2011年Flare Capital Partners就领投了对云计算平台Explorys的1150万美元C轮融资,后者在2015年被科技巨头IBM收购。


制药公司


7.png

图7: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医药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医药领域的投资只有两笔,但是令人惊叹的是,这两笔投资都通过被投企业在纳斯达克证券交易所的上市带给它丰厚的收益。其中最早的一笔投资要追溯到2005年,而两家企业都是于2014年才登陆二级市场。由此可见,医药领域的投资与新药研发一样,需要足够的耐心才能见到回报。


医疗咨询公司


8.png

图8: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医疗咨询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或许在任何行业的一级市场,投资咨询公司都是罕见的事情。然而Flare Capital Partners就走了这样一条不寻常的道路,它在2014年11月投资了主要面向医院提供咨询服务的Valence Health,短短两年后,Valence Health就被医疗组织Evolent Health收购。


保险公司


9.png

图9: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医疗保险领域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2016年和2017年相继两次跟投对创新保险公司Bright Health的A轮和B轮融资,这是它首次涉足保险领域。随着Flare Capital Partners近年来对其他主攻C端的初创企业频频出手,它的投资范围已经完整覆盖了医疗服务的提供方、接受方和支付方。


健康管理平台


10.png

图10: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健康管理平台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Flare Capital Partners曾在2015年和2016年两次投资广受投资者追捧的健康管理服务公司Welltok。虽然现在仍未退出,但从目前Welltok高歌猛进的发展势头来看,Flare Capital Partners想要摘取胜利果实只是时间的问题。


连锁诊所


11.png

图11: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健康管理平台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Iora Health是Flare Capital Partners投资实体医疗机构的第一次尝试。这家连锁诊所已经在美国的11个州开设了34个服务网点,它不接受自费病人,完全采用和保险公司合作的模式,提供高质量且费用可控的医疗服务。或许在未来,Flare Capital Partners能以两家公司投资者的身份推动Iora Health和Bright Health的合作。


远程医疗服务商


12.png

图12: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远程医疗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2017年4月参与了远程医疗平台HealthVerity的B轮融资,目前公司仍在成长期。


医药O2O平台


13.png

图13: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医药O2O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2015年11月,Flare Capital Partners领投了对送药上门服务商DeliverCareRx1038万美元的投资。但在传统医药零售巨头如沃尔玛和CVS药店提供类似服务的冲击下,DeliverCareRx似乎并没有明显优势。


医疗专车服务平台


14.png

图14: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医疗专车服务的投资情况统计表


于2016年10月被Flare Capital Partners投资的Circulation是个定位于“医疗领域的Uber”的初创公司,它能根据患者的特殊要求向他们提供个性化的出行服务,目前公司仍在孵化期。


金融危机前后投资最活跃,夏季投资数量最少


动脉网·蛋壳研究院分别按年份和月份统计了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投资情况,从中发现两个有意思的趋势:


15.png

图15:2003年-2017年Flare Capital Partners各年的投资数量


1)金融危机前后投资活动最活跃


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成立之初的四年,投资活动较少,各年的平均投资数量是两笔。但是在金融危机爆发前的2007年,全年的投资数量猛增到6笔,颇有种“末日狂欢”的意思。


随着金融危机的爆发,它在2008年的投资降至两笔,且投资时间均在金融危机爆发的标志性事件——雷曼兄弟倒闭之前。而随着政府的救市计划出炉,受利好政策的推动,2009年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投资数量再次上升至7笔,随后投资节奏逐渐放缓。但由于规模的扩张和品牌的成熟,它在金融危机后的年平均投资数量高于金融危机前。


16.png

图16:2003年-2017年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各月投资的累计数量


2)夏季投资数量最少


美国金融行业有观点认为,风险投资具有轻度的季节性。夏季由于是北美的旅行旺季,资本市场资金流动性较弱,即便是忙碌的投资人也会抽出时间与家人旅行,因此有“夏季低迷”一说。


虽然该说法并没有受到广泛支持,但是至少从Flare Capital Partners的投资情况来看,它呈现出支持这种说法的季节性趋势。或许创业者在寻求融资时,不妨了解下投资方的投资风格,总结下投资方的行为偏好,增大融资成功的可能性。


带给国内投资者的启示


动脉网•蛋壳研究院拟站在投资者的立场,认为Flare Capital Partners有两点值得借鉴的投资理念:


1)风险资本至少在成立早期,要专注于细分领域。


Flare Capital Partners在前十年的发展中,专注于对医疗器械领域的投资,而其中对医用导管类企业的投资又占据其绝大部分业务,因而它能在医疗器械投资领域实现高达50%的成功率。


专注的好处之一是对行业的理解更深刻,从而提高投资成功的概率,避免资金石沉大海;其二在于塑造专业化的形象,让创业者感受到投资方能提供的不仅是资金,还有行业资源。


2)在资本热潮中保持冷静,警惕黑天鹅事件。


“别人贪婪时我恐惧,别人恐惧时我贪婪。”股神巴菲特的投资金律同样适用于风云变幻的一级市场。作为一个高风险的行业,投资者应该在热闹的资本市场中保持冷静,思考投资标的的价格是否已经因为风口被过分推高。


现扫描以下二维码,成为动脉网正式会员,更多产业现状、投融资讯息尽在其中。并且,在未来的一年里,您可以畅读完整的行业趋势报告,及时掌握全球最新的投融资信息,坐拥齐全的医疗企业数据库,还有海量资源对接


微信文末广告位(报告).png

扫码成为动脉网会员,

beta版体验价:365元/年。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