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V币充值

微信扫码进入充值页

充值完成后刷新本页查看余额

成为会员

微信扫描二维码购买会员

登录动脉网

Healthfinch:专注于帮医生“减负”,成立七年总融资超千万美元

吕筱祎 2016-08-30 08:00


想象你是一位医生,每天的工作安排充实而紧凑:应诊、查房、开药、化验、与病人沟通……做完这一切,你感到精疲力尽,想在办公室坐着喘口气。然而刚一坐下,你就看到面前的电脑屏幕上出现这样的提示:收件箱新增了几十封未读邮件,其中大多数是来自慢性病患者的续处方笺申请。处理这些申请并非什么高难度的活儿,但要耗费你大把大把的时间;而病房里还有危重病患者等着你去跟进治疗效果,如果你也常常受重复性的琐碎工作所困扰,不妨试试求助Healthfinch。


定位:提升EHR使用效率


Healthfinch是一家总部位于美国威斯康星州麦迪逊的EHR电子医疗应用公司,由Jonathan Baran担任首席执行官,同时他也是该公司的联合创始人之一。Jonathan在威斯康星大学麦迪逊分校学习生物医学工程,本科毕业后继续在该校学习人因工程学。在Jonathan的工作学习过程中,他逐渐发现了EHR领域的一些服务盲点,于是萌生了这样的想法:设计出一款可以提升EHR使用效率的应用,同时提升医疗服务提供端的效率。


不过由于Jonathan不是医生,对于医生的工作流程也不是很了解,如果想要成功地实施想法,这会是一个不小的障碍。幸运的是,2011年,在一次Mayo创新大会上,Jonathan遇到了Lyle Berkowitz医生,二人一拍即合,于是有了Healthfinch。


图片1_meitu_8.jpg

Healthfinch联合创始人兼首席执行官Jonathan Baran


目标:行业第一


谈到创立Healthfinch的动机,Baran表示,虽然EHR电子病历的出现和广泛应用为提升医疗效果和全面优化医疗机构工作流程带来了曙光,但与此同时也暴露出一些问题,其中令人十分难以忍受的一个便是:自EHR电子病历应用之后,医师不得不牺牲大量的工作时间处理那些基础的、重复性的琐碎工作,比如简单的数据录入和病例管理。EHR电子病历的倡导者们,不管是监管方面的还是技术方面的,都意识到了这一弊病,并给予了足够重视。


我们来看一个数据:平均来讲,医疗机构的每位医师每天要诊断20位患者,这已经是不小的工作量了,然而除此之外他们还要用上四个小时去处理那些常规的、无偿的、重复性的工作。Healthfinch团队预先看到了这其中的问题和商机,并开始构思解决方案,试图利用科技的手段来帮助医师完成这一部分重复性的、低价值的工作。虽然只是一家初创公司,但在创立之初,Healthfinch便立志要在这一领域做第一。


图片2.png

Healthfinch团队的部分成员


简单来说,Healthfinch要做的事就是在EHR电子病历系统之上搭建起一个科技平台,以实现重复性琐碎工作的自动化处理。


图片3_meitu_10.jpg


现如今,在医疗领域,处理续处方笺申请是很耗时的一项工作。对于许多慢性病患者,比如高胆固醇患者、糖尿病患者、高血压患者等等来说,他们的续处方笺申请通常是由医师直接处理的,流程通常是这样:当这些需要定期服药的患者吃完了医师开具的药物之后,药房会出具一份续处方笺申请,然后通过邮件的形式发送给医师,由他们来判定患者是否需要续处方。判定前,医师往往需要先回答一系列问题,其中包括:该患者上次就诊是什么时候?上次做化验是什么时候?化验是常规检验吗?等等。


不过问题是,医师只有先回答完这些问题,才能针对患者的续处方笺申请作出批准或拒绝的决策。这里就到了Healthfinch大展拳脚的时候了。在应用了Healthfinch的技术解决方案之后,医疗机构可以有两种选择:要么把续处方笺申请完全交给Healthfinch的平台处理,要么把原本属于医师的工作移交给药房工作人员、护士或助理医师等人员处理,整个过程安全高效。低价值、高重复性的工作得到了处理,人力得到了解放,同时整个医护系统的工作效率也得到了提升。


服务对象:医疗机构


总体来讲,现在已经有许多医疗机构选择Healthfinch,包括1800多位医师(截至2015年11月)正在使用Healthfinch的技术。


自问世以来,公司收到了大量来自用户的正向反馈。以其中一家拥有250名初级医疗医师的机构为例,在该机构,上文提到的重复性的琐碎工作主要是由护理人员负责处理的,有13位全职注册护士(RN)受到指派,专门负责处理续处方笺申请。他们需要对系统收到的申请进行监控,然后对照用药规则对这些申请进行核对,最终作出是否批准的决定。在引入了Healthfinch的产品之后,该机构对之前负责这块工作的13位全职注册护士进行了重新分配,同时将支持性人员的数量由250人提升至400人。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例子,但它足以说明,Healthfinch的产品确实可以帮助医疗机构创造巨大的价值,提升投资回报率。


核心产品:Swoop和Charlie


Swoop


自成立以来,Healthfinch的团队成员便一直专注于以下问题的解决:如何使医疗行业的每一个环节、每一个人的工作都得到简化?为了达成这一目标,公司推出了第一个产品RefillWizard(后改名为Swoop),并搭建起一个基于云技术的团队决策支持系统,为该产品提供支持。Swoop查看并处理续处方笺申请,并将处理后的申请分发给相应的工作人员,以完成整个工作流程。该产品设计的初衷是为医师节省时间,好让他们更多更好地投身于与患者直接相关的工作当中。


Swoop已成功处理了1416266份续处方笺申请;应用Swoop后,需要医师亲自处理的续处方笺申请减少了70%;Swoop为医师累计节省了3540665分钟。



图片4_meitu_11.jpg

Swoop,续处方笺小助手


Swoop的功能:


 确定用药准则

用户可以选择已预先嵌入Swoop的180多条科学可靠的用药准则,也可以自行设定用药准则并应用到程序当中。


 减少工作量

Swoop可以自动处理“躺”在医师收件箱里的续处方笺申请等大量基础工作,帮助医师“减负”。


辨别医护盲区

如果有哪位患者需要经过问诊或化验才能进入续处方笺的流程,Swoop会对这类患者进行“定位”,并自动告知机构内负责预约的工作人员。


Charlie


2016年1月,Healthfinch在首轮融资中获得750万美元的投资,用于研发该公司的第二个产品:自动化操作平台Charlie。该轮融资由Adams Street Partners领投,JumpStart Ventures, Chicago Ventures, OCA Ventures, Abundant Ventures和一位个体投资者参投。


图片5_meitu_12.jpg


关于Charlie的研发动机,Jonathan表示:“Swoop问世后不久,就被大量医疗机构应用,这表明我们的产品从很大程度上填补了市场需求的空缺。广大用户对Swoop的迅速接纳向我们释放出一个强烈的信号:实现医疗领域重复性琐碎工作的自动化是医疗服务供应未来的一个发展方向。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我们想到在单个应用的基础之上研发出一个功能强大的自动化操作平台,除了续处方笺请求之外还可以代劳其他工作,比如安排问诊预约、实现患者沟通等等,于是就有了Charlie的问世。”


Healthfinch团队对Charlie的定位,与其说是一个自动化操作平台,倒不如说成是一位受聘员工更为贴切。医疗机构可以雇佣Charlie处理常规的、重复性的、无偿的琐碎工作;这些工作往往需要医护工作者每周花费10到12小时来处理。现在,有了Charlie这位新同事,医护工作者们就可以腾出更多时间用来:直接和患者接触,提供护理和治疗服务;为情况最紧急的患者制定治疗和护理方案;和朋友、家人一起享受生活,释放工作中累积的压力。


Charlie的功能:


 为预约问诊做准备

Charlie帮助患者和医护工作者为预约问诊做好必要的准备。Charlie会预先查看患者在问诊前填写的个人情况表及优选问诊日期,并从中收集问诊可能会用到的相关数据。这些数据会在患者前来问诊前显示在电脑屏幕上,供医生浏览。


协助完成续处方笺

Charlie负责筛选重复递交的续处方笺申请、将新的程序和用药规则应用到系统当中、探测医护盲点并对相关决策进行记录,以确保系统的快速响应和决策的高效执行。在探测医护盲区之前,Charlie会预先对每位患者完整的常用药清单进行仔细查看。


探测医护盲点

Charlie的大脑里装载有超过2400条可靠的药物清单和用药规定,这使它可以为患者探测出潜在的健康危险。


三个核心优势


与其他互联网医疗初创公司相比,Healthfinch的优势主要体现在以下三个方面:


1. “有效使用”。(编者注:"meaningful use(有效使用)"评价标准旨在通过鼓励医院和独立执业医师有效使用EHR,以推进美国卫生信息化全面、协同发展,从而提高医疗质量和效率。)“有效使用”的效果应该很明显了,为了追赶有效使用的时间节点,几乎所有的供应商在2015年就已经被超额预订。

2. 内容。我们设计了一系列具有良好操作效果的、科学可靠的续处方笺程序。而在此之前,临床决策支持和临床常用药目录往往是供应商不会去触及的一个领域。

3. 专注。在动态工作流程中,续处方笺只是很小很小的一个领域。其他公司很难做到像我们这样,如此全神贯注地投入到这个没有多大商机的领域。


面临的挑战


作为一家互联网医疗初创公司,Healthfinch所面临的挑战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是“医疗”,二是“初创”。


先来看“医疗”。从根本上来讲,医疗领域的科技基础建设尚处于初级阶段。其他大多数行业都已经积累了大量的电子数据可以借鉴,初创公司可以在其基础之上实现快速发展。然而医疗世界的现状是:许多医疗机构才刚刚开始推行EHR电子病历系统,积累的数据十分有限。而在缺乏大量数据支撑的情况下,自动化是无法实现的。这就向医疗领域的初创公司提出了许多其他行业早已解决了的问题,其中一个很严峻的便是:EHR电子病历的一体化。


大体来看,医疗领域已经实现了一体化。但是对于医疗领域从业者来说,“大体实现”还远远不够,尚未实现一体化的那一部分会为医疗工作者带来很大的障碍。目前还没有很有效的处理办法可以解决EHR电子病历一体化的问题。Healthfinch想要做先行者,但苦于团队中有许多成员没有医疗行业从业经验,因此公司的发展会需要一段比较长的上升时间,好让公司的工程师们可以深入、透彻地了解医疗行业。许多初创公司为了跳过这段上升时间,都把重点转向了自己所熟悉的领域,于是市面上出现了许多服务于患者端的应用。但是医护服务供应端也有很大的需求,也需要科技的帮助。因此,尽管需要一定的上升时间,Healthfinch依然选择坚守这一领域,一心一意帮助医师“减负”。


得益于互联网的蓬勃发展,近来成立了许多互联网医疗公司孵化器和支持机构。假如各环节的效果都能得到最佳发挥,孵化器对于初创公司的帮助可以是十分巨大的,其中包括提供资源和路径、建立联系、提供支持小组等等。Healthfinch在麦迪逊就有一个很优秀的支持团队,包括Healthfinch在内的约二十家当地的互联网医疗企业定期会面,一起沟通,努力解决各自在发展过程中遇到的难题。


不过,互联网孵化器模式的时间期限设定可能不太适用于医疗领域的创业公司。传统孵化器的组建是为了给初创公司提供各种各样的资源,比如缓冲时间和关注度。初创公司需要获得这些资源,以确保公司能够在三个月的时间内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如此才能说服投资者,成功获得后续投资。


然而,对于大多数互联网医疗初创公司来说,想要在短短三个月的时间内取得实质性的进展实在是太难了,因为医疗领域的革新,其推进的速度总是十分缓慢的。也许适当放宽三个月的时间限制会使更多优秀的互联网医疗初创公司获得发展机会,并为这个难以撼动的领域带来真正有益的变革。


融资情况:1000多万美元


图片6.png

Healthfinch的融资情况


截至目前,Healthfinch成立于09年,融资额总计达1000多万美元。对于Healthfinch来说,续处方笺只是解决问题的开始。利用科技手段帮助医护服务供应者“消灭”所有重复性的琐碎工作,这才是他们的终极目标。唯有将医师从电脑前解救出来,他们才能真正回到病床边,才能有更多的时间处理那些和患者直接相关的、有价值的工作,医护效率和效果才能得到提升。


注:文中出现的采访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为动脉网及或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