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将儿童自闭症早期干预做到全球第一,校区已超8000平米,她却说自己创业是“脑子进水了”

李艳瑜 2018-03-20 08:00

谈到做自闭症项目的初衷,孙梦麟对动脉网(微信号:vcbeat)记者说的第一句话是“可能是脑子进水了”。

 

不同于市面上千篇一律的家长办自闭症机构,孙梦麟在创办五彩鹿之前的七年,由于丈夫的工作原因,一直在国外生活,期间,她的身份是一个相夫教子的太太。

 

2004年回国定居后,习惯了家庭生活的孙梦麟却被儿子的一句话点醒,孩子对她说:“妈妈你除了家里这点事,有没有自己的事情干?”看到孩子眼神的那一瞬间她意识到,当一个人拥有了生活、家庭和物质条件后,是时候该去创造自己的价值了。

 

于是孙梦麟开始把生活的重心从家庭向外部转移,寻找属于自己的事业,虽然曾在中国人民大学法律系和北京大学法律系学习,后又前往加拿大、日本等多个国家深造,但在人生的第二个阶段,要开启自己的事业,并不是件容易的事。

 

“找了半年时间没找到合适的工作,我开始做志愿者,五彩鹿这个学校就这么诞生了。”孙梦麟这样告诉记者。


147183941790851672.png

五彩路创始人兼董事长孙梦麟


起初的五彩鹿与医院的结合是偶然的,孙梦麟在养老院、临终关怀医院、孤儿院都曾做过义工,当接触到自闭症儿童时,她发现目前还没有有效的医疗手段可以解决的儿童期发育障碍。

 

医生找到了她,提出建立自闭症康复机构的想法。因为是体制内的原因,医院并没有经费单独为自闭症康复机构立项,而孙梦麟的出现,让这一20年无法完成的任务实现了。

 

2004年,也就是孙梦麟踏出家庭的那一年,五彩鹿成立。起初只是从医院接收自闭症儿童,到后来医院退出五彩鹿独立,这也是孙梦麟刚开始了解自闭症的第一年。

 

14年过去了,孙梦麟已经成为中国自闭症领域的领军人物,成为中国残疾人康复协会孤独症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委员,并担任江苏师范大学教育学院兼职教授。

 613760521955348594.jpg

五彩鹿创始人孙梦麟在为家长讲解


回忆起创立五彩鹿的情景,孙梦麟不无感概:“当时我要去了解一下,我是不敢做的,真是不敢,现在回头想想也还是不敢做。”这一句话,让我们看到了这个市场有多难。

 

市场“兵荒马乱”,教师是五彩鹿最核心的财富


中国是自闭症康复市场最大的国家,患儿人数最多,保守估计达1000万左右。而自闭症康复市场的难,一是难以规范;二是人才匮乏。

 

正如此前所描述的,市场上的自闭症干预机构多为患儿家长创建,且民办非盈利机构偏多。

 

商业化程度不高,最大的影响是服务的质量良莠不齐,除了机构的非正规外,最让人担心的还是对自闭症儿童治疗的不科学性。在新闻端,由于自闭症儿童干预的特殊性,粗暴训练、 打压式教育比比皆是,自闭症本是精神类障碍,暴力对待只会形成恶性循环。

 

孙梦麟强调,当初做自闭症,自己就认为这个行业不能光靠同情心,更重要的是科学救助,因此,“去标签化”的教育成为五彩鹿的核心理念。

 

比得病本身更可怕的,是“我有病”这一标签,行业内有一句话,叫做“先改变家长再改变孩子”,想要从孩子身上撕下“自闭症”标签,还得从家长培训入手。

 

“干预特别成功,恢复得特别好的孩子都是家长特别智慧的。”孙梦麟对动脉网记者说。

 

一连三个“特别”的感叹,突出家长在干预过程中的重要性,而在五彩鹿,家长要与小孩一起接受培训。

 

世界的自闭症孩子没有一个一模一样的病例,轻重的不同程度给治疗带来了困难。

 

在人才方面,自闭症儿童接触的首诊医生往往不是专门的精神科医生,而是儿科医生,儿科医生缺乏自闭症诊断的尝试,在五彩鹿发布的《中国自闭症教育康复行业发展状况报告》中的数据显示,专研自闭症的医生不超过300人。

 

我国目前在自闭症儿童的早期干预与康复、九年义务教育与康复训练、高中职业教育与就业训练,乃至后续的托养与就业服务、高等教育等方面专业更是人才严重不足、专业资源极度匮乏。

 

科学的干预方法是自闭症康复的前提,而提供相关专业服务对自闭症儿童尽早康复、独立生活、融入社会至关重要。

 

而目前的困境是,“没有一个大专院校能给我输送马上上岗的老师。”孙梦麟说道。

 

于是,五彩鹿建立起教师培训体系的标准化,从理论到实操,坚持“以长代短”的教育理念,用科学的教育体系进行干预。目前,团队已有教师140余人,从业经验最长者达14年,从业5年以上的老师高达几十人。

 462170194127809378.jpg


因此,她引进国外的先进干预理念,在团队内部培训专职教师,甚至送他们出国留学、进修,五彩鹿的老师走了又来,源源不绝的输送教师资源,在整个行业内的影响力举足轻重。

 

据悉,在整体的成本支出中,人力成本占到了60%左右。“经验是无法替代的”,孙梦麟认为,这一批具有丰富经验的老师,是五彩鹿最核心的财富,也是在行业中树立的最高壁垒。

 

从美国、以色列引进干预技术本土化


早期的自闭症不易发觉,国内筛查机制十分落后,经医院筛查发现后,基本已到自闭症中重度。

 

五彩鹿主要提供六岁之前的早期抢救性干预,孙梦麟认为,对于自闭症儿童而言,早期干预意义重大,“病理程度决定愈后的生存状态。早期干预可以改变儿童的病理,症状重的变轻一点,症状轻的再轻一点。”

 

借助多年在国外生活的背景,意识到国内自闭症领域研究空白的孙梦麟将美国、以色列等先进的干预体系引进国内,结合中国国情和文化,将国外的先进经验本土化,建立了一套科学的、卓有成效的早期干预技术,并进行标准化。

 

2006年8月,五彩鹿聘请以色列国际行为分析学会前主席艾德博士[Dr.Eitan Eldor]担任技术总监,引进国际先进技术打造出一套适合中国国情的自闭症康复方法

 

2009年12月,孙梦麟赴美访问美国纽约城市大学皇后学院(以下简称“美国皇后学院”),与皇后学院签订了合作协议。双方建立紧密的合作关系,持续为五彩鹿改进自闭症康复技术。

 764335974921989837.jpg


直到今天,五彩鹿的核心团队中,始终有着美国皇后学院特殊教育专业负责人,美国哥伦比亚大学特殊教育博士王培实教授的身影,同时她还是美国博士级应用行为分析治疗(BCBA-D),在自闭症这一领域,有着极深的研究。

 

2018年已是王培实教授和她专业的研究生团队与五彩鹿一起不断为中国自闭症早期干预体系打磨、创新与标准化的第9年。国外的先进理念不仅为五彩鹿带来了独一无二的教学模式,也颠覆了中国自闭症教育家长站在孩子身后的不科学理念。

 

王培实教授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曾强调,社会观念的转变对于孩子的发展很重要,“歧视这个观念,是家长灌输到孩子身上的,把他当成正常孩子,他就是正常孩子”。

 

她甚至让自己的孩子到五彩鹿与自闭症孩子一同学习,并能够实现正常的交流和沟通,在普通孩子的眼中,他们“没有什么不同”。她的大儿子和她说:在五彩鹿的每一天都非常开心,希望有一天即使不跟着妈妈,也能够自己来五彩鹿。

 

“五彩鹿从开业第一天就需要排队”

 

扎在自闭症行业一干就是14年,孙梦麟认为在创业的过程中有两点尤为重要,一是自我造血的能力,二是对风险的把控。

 

不比其余教育类机构极高的获客成本,五彩鹿从来没有做过营销或推广,家长都是“排着队到门口报名”,孙梦麟告诉记者:“五彩鹿从开业第一天就需要排队。”不管是在北京顺义校区,还是安贞校区,家长们都是自发上门,希望自己的孩子得到科学的干预治疗。

 

目前,五彩鹿在北京、徐州、上海、西安等地共建了7个校区,占地超8000平方米。2018年,五彩鹿还将至少拓展3家分校,且要往省会城市布点。

 496271294184710247.jpg

五彩鹿校区内实景


与坐落在繁华地区的教育机构不同,五彩鹿租赁场地的有三个主要因素:租金便宜、租约长、占地面积大。据孙梦麟透露,五彩鹿的场地均为长租场地,租期最少10年。一个布点校区,前期投入在100万-300万不等。

 

自闭症的康复周期在三年左右,在美国,整个干预过程的费用在7万-12万美元,超过哈佛大学的学费,但是坚持为自闭症儿童提供帮助的五彩鹿却连续8年没有涨价,课程维持在平均100元每节的收费标准下,低于市面上龙头教育机构学而思学费的5倍。

 

虽说自闭症看起来是一门不赚钱的生意,但是在2017年,接连拓展了4个校区的五彩鹿却实现了盈利。

 

面对自闭症康复这样一件有社会责任感的事,需要政府、资本与企业一起来承担和推动。

 

随着政府对自闭症康复的逐渐重视,近年来,政府会为五彩鹿提供办学的场地,此类提供帮助的机构还有康复医院。

 

此外,政府还为自闭症儿童接受康复提供补贴,补贴额度各省市政策不同,如北京市的补贴标准为26000元人民币/年,徐州为1400元人民币/月。

 

2015年,五彩鹿获得旦恩资本的天使轮融资,孙梦麟强调:“五彩鹿在专业方面做得很深很强,但是在社会影响力层面,还是需要资本的介入,需要更大的平台去推动自闭症康复行业的发展,五彩鹿的发展也需要更好的管理团队。”

 

除了同情之外,重要的是科学救助


面对市场上部分以言语为主的自闭症干预,孙梦麟认为光注重言语是治疗自闭症的误区,自闭症的核心障碍是沟通交流。

 

在中国残联的报告中,自闭症被归为精神残疾一类。

 

五彩鹿以国际上领先的应用行为分析和矫正理论(ABA)作为指导,追求与国际先进技术接轨,通过科学的方法塑造儿童用于社会沟通、交流的正确行为,帮助家长掌握训练儿童的方法和技巧,掌握了大量的一手资料,自主研发了教学管理软件,建立了丰富的个案、教材、教具等数据库。

 

在孙梦麟看来,数据库的价值是无可限量的。这些在教学过程中的教学数据和根据孩子的进步曲线生成评估数据,成为国内外孤独症学科领域研究的重要原始样本,为行为治疗学的研究提供数据基础。

 

据孙梦麟介绍,五彩鹿以后想搭建的是载有自闭症康复儿童教学数据、行为数据的开放的数据库平台,推动整个行业的发展。

 

从1/5000的罕见病到1/45的高发病,自闭症只用了40余年的时间。而距1982年我国首次报告自闭症病例到现在的36年内,自闭症市场成规模的机构仍是凤毛麟角.

 

也许是这个行业的难度太大,也许是人们不愿意面对一张张陌生又无助的面孔,总而言之,自闭症康复行业的规模化发展存在一定的困难。

 gywcl.jpeg


有一句话叫“something bigger than yourself”。意思是,一些有事情的意义比自己更重要。对孙梦麟来说,深耕自闭症康复领域,其社会价值大于商业价值。“这能给自闭症家庭带来真正意义上的帮助,唤起社会对自闭症的关注,这些都是比我自身还要更重要的事情。所以虽然这条路会走得更辛苦,可我很确定自己就要走这条最难走的路。”

 

令我们欣喜的是,近年来,有诸如旦恩资本之类的资本关注到这个市场,愿意联合企业家,推动自闭症市场的发展。


谈及与五彩鹿的结合,旦恩资本创始合伙人凌代鸿表示:“孙梦麟主任是一位卓越的企业家。而旦恩资本的投资逻辑就是,追逐卓越的企业家。所以旦恩资本站出来和五彩鹿一起迎接这样的挑战。”

 

对于自闭症康复来说,商业化不是必须之路,但又是不得不走的一条路。

 

资本的进入将使得市场更加规范,企业的管理更加有效,服务的质量长足地提高。商业化运作,引进的既是资本,也是机会,在自闭症康复这块国内民营资本进驻近乎空白的领域,将朝怎样的方向发展,动脉网将持续关注。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