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完善资料
取消 提交

陈颂雄:从一个外科医生到身家过百亿美元的CEO

李思萌 2016-05-22 08:00

2015福布斯华人富豪榜上,陈颂雄以122亿美元的身家居榜单第15名,被福布斯评为历史上最富有的医生。2016年,被《洛杉矶时报》评为2015年收入最高的CEO之一。本月,陈颂雄Nantworks集团公司旗下的数字健康子公司NantHealth提交了IPO申请。


C1.jpg


在美国微博推特的主页上,陈颂雄给自己定义了三个标签,主席、CEO以及创始人。陈颂雄是陈颂雄家庭基金主席、高级健康研究所主席,NantKwest、NantWorks的CEO以及NantHealth的创始人。


从南非小子到美国外科医生

 

美籍华裔陈颂雄1952年出生在南非,在美国人们称他为Dr. Patrick Soon-Shiong Chan。他的父亲曾是中国南方福建省的一名乡村医生,陈家共有九子一女,陈颂雄排行老六。二战期间,为躲避战火,举家迁往南非。高中毕业后,陈颂雄靠奖学金在约翰内斯堡念完医学院,并取得医学博士学位。陈颂雄的第一个病人是个南非白人,病人不让他触摸自己的身体,但在陈颂雄成功治愈了这个病人的鼻窦感染后,这个病人逢人便说:“找那个中国人,一定要让他给你看病。”


搬到美国后,他在加利福尼亚大学和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UCLA)开始了手术培训,成为了一个通过职业验证的外科医生。


在UCLA担任外科医生时,陈颂雄对一位糖尿病患者进行胰腺细胞移植而备受热议。美国糖尿病协会(American Diabetes Association)会长称之为“不恰当的噱头”,作为一种治愈方法为时尚早,甚至都谈不上是治疗方法。1990年,陈颂雄离开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成立了他人生中的第一家公司VivoRx,专攻糖尿病药品的研发。当时,大型制药商麦兰和陈颂雄的大哥都对陈颂雄研发的胰腺细胞移植很感兴趣,他们共同为VivoRx公司提供了500万美元的投资。


但很快,陈颂雄的兴趣转向了癌症研究。他组建了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从事抗癌药物紫杉醇纳米制剂的研究,由此埋下了他和投资人发生冲突的祸根。他的大哥和麦兰公司曾两度解雇他,并将他告上法庭,指控他非法将VivoRx公司的研究资金转移到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陈颂雄否认这些指控,甚至否认大哥曾给他投资。最终,陈颂雄和大哥分道扬镳。

 

开发抗癌新药物Abraxane


1997年,陈颂雄创办了美国药品伙伴公司(American Pharmaceutical Partners,以下简称“APP公司”)。陈颂雄急切地希望在癌症药品上寻找突破。花费了10年开发的Abraxane终于成功了,这种药比当时全球最畅销的治癌药物紫杉醇药效更强,副作用更少。



2001年12月,APP公司成功上市,募资1.44亿美元。 

 

2003年9月,公司在一份新闻报道中称,三期临床试验表明Abraxane的表现优于紫杉醇,但由于未提供配套细则,华尔街下调APP股票价格三分之一,公司的市场估值从 30亿美元降低为20亿美元。陈颂雄称他会在一次科学会议提供细节,但研究人员还是因为细节被遗漏而感到沮丧。股东们不高兴,APP公司很快就被股东诉讼,指控该公司发布了误导性的信息,最终陈颂雄在股票下跌前抛掉自己的30万股。终于在2003年12月,APP公司从临床试验中得到支持数据,在与乳腺癌的战斗中,Abraxane的表现为远远比紫杉醇有效。2005年,陈颂雄赢得一场巨大胜利:Abraxane获得美国FDA批准使用,APP股价飙升47%。

 

陈颂雄成功研发出抗癌新药Abraxane,并先后创办了3家生物制药公司。金融危机来袭之前,陈颂雄果断地以46亿美元的价格,将他在APP公司卖给了德国医药巨头费森尤斯公司。今年6月,他又以29亿美元的价格,把他拥有82.4%股份的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卖了出去。这两次收益让陈颂雄身价暴涨。

 

医生、科学家、商人

 

阿博瑞斯生物科技公司负责政府公关的资深副总裁鲍勃•皮尔斯在接受《外滩画报》采访时说:“他精通内科和外科,既是医生,又是科学家,还是成功的商人。很少有懂内科的医生同时擅长做手术,也很少有科学家同时还能经商,他一个人就是所有这些职业身份的完美结合。”

 

2007年,陈颂雄成立了Nanthealth,提供基于云数据的医疗信息共享基础设施。2011年9月成立的NantWorks,旨在聚合超低功率半导体技术、超级计算技术、高性能、安全先进的网络技术和增强智能来改变我们的工作、娱乐和生活。


2012年10月,陈颂雄宣布NantHealth的超级计算系统和网络,可以仅花47秒的时间从癌症样本中分析基因数据,用18秒的时间进行数据转换。


2013年1月,陈颂雄成立了另一家生物技术公司NantOmics,用以开发抗癌药物。NantOmics与他的姊妹公司NantHealth都是NantWorks旗下的子公司。NantWorks希望通过整合诊断、超级计算技术、建立肿瘤基因的数据分享网络模型以及个性化用药来治疗、控制癌症。陈颂雄旗下的公司共有约800名员工,散布在14个城市的办公室中。控股母公司NantWorks分为9个独立的单位,每个单位都有不同的投资者群体,而且每个单位都设计成了可以独立交易的结构。


2015年7月,陈颂雄提交了生物科技公司NantKwest IPO申请,NantKwest估值达到20.6亿美元,创生物科技公司估值历史新高。


2016年4月,据《洛杉矶时报》报道,陈颂雄从NantKwest获得了1亿4800万美元薪酬,这使得他成为收入最高的CEO之一。

 

陈颂雄也通过不断收购公司来打造自己的生物医疗战舰。他收购了费城的Eviti公司,这是一家为开错药买单的保险公司。他还收购了佛罗里达州为医院设备与电子健康记录系统联网的iSirona公司。此外,陈颂雄还买下了其它一些技术:可让医生在移动设备查看CT扫描图像和核磁共振图像的工具Qi Imaging;收购开发了售价80美元的药瓶公司GlowCap,这个公司的产品可以智能监测患者的服药情况,打开瓶盖后医生便可收到信息;1亿美元收购了美国政府高速计算机网络National Lambda Rail,打通了数据传输的壁垒。


富豪陈颂雄的慈善事业


2009年,陈颂雄夫妇成立家庭基金。在响应捐赠的信中,陈颂雄夫妇写道,“通过家庭基金会,我们将逐渐改善并根除医疗保健体系的不平等,建立一个新的医疗体系,首先确保人们健康,其次保证每个人都能在需要的时候得到最好的医疗服务。我和我们的孩子将奉献出时间和资源,争取实现这个目标。” 陈颂雄家庭基金会已经先后向洛杉矶市的圣约翰医院捐赠1.35亿美元。


2010年8月初,陈颂雄作为首位响应盖茨和巴菲特“捐赠誓言”的华裔首富,被全世界知晓。


2020癌症登月计划

 

2016年1月, 美国总统奥巴马宣布成立癌症登月特别小组,由副总统乔·拜登领导。这一举措旨在联合学界、业界通过扫除官僚政治的一些障碍来缩短癌症治愈研究的时间,加快癌症预防、治疗、治愈的进程。


2016年4月,陈颂雄在与Medscape主编Eric Topol对话时,提及了他参与的癌症登月计划。他说:“2014年末时,美国副总统拜登为了儿子脑癌的事打电话给我,我参与了诊断。不幸的是,5月份他的儿子去世了。10月,我写了一份讨论使用基因组测序和大数据加速癌症免疫疗法的白皮书。这份白皮书成为了“登月计划”的使命宣言,并着重阐述了免疫疗法和全基因组测序的必要性。” 


提及陈颂雄在癌症登月计划中的角色,他表示:“去年11月份,副总统拜登来洛杉矶看望了我,花了4个小时与我在一个占地15英亩的园区—贝尔实验室的医疗保健部与我聊天。通过之前收购的国家LambdaRail,我们收集了大量的患者数据,以捕捉病人的生命体征实时监控结果。在那里,物联网医疗是一种工具和一种目的:实时监控病人、创建任务控制、提供新一代分子诊断、注射新表位靶向抗体、研发疫苗免疫疗法,这些几乎改变了传统的癌症治疗方式。”


现在,陈颂雄的推特封面就是2020癌症登月计划的宣传图,谈及自己从学者转变为生物科技企业家,陈颂雄表示这是科学生涯的延展,即基础科学的转化应用,自己一直追求开发出对患者有用的硬件设施和新型疗法,如今30年过去了,这样的初心未改。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