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深谈慢病创业:“互联网+生殖医疗”面临的三重挑战与对策

动脉网 2016-07-05 08:17

/文 吴翀


作为物种繁衍的基本手段,人类生殖系统演化至今却出现了大范围(约15%)的障碍。“互联网+生殖医疗”创业属于慢病领域的热门,也是动脉网关注的热点。目前来看,国内的“互联网+生殖医疗”创业实际上已经展开了两波:

1
泛健康的经期管理:2012年的大姨吗、2013年的美柚经期助手工具切入泛健康人群的自然备孕,2016年公开数据显示用户都已经超过1亿;
2
硬医疗的不孕不育:2013年的爱丁医生(现改名爱丁备孕)、2014年的好孕帮、2015年的贝贝壳、2016年的趣孕,这些项目都直接瞄准精准不孕不育用户,2016年公开数据有几十万用户规模。


第一波移动医疗APP意在“工具-社区-电商”的泛健康路径,与本文讨论的慢病关联度不大,所以下文主要讨论第二波的不孕不育产品。但同时需要指出的是,第一波的大姨吗和美柚作为亿级女性用户的经期管理工具,实质上已经构成了一个超大不孕不育的流量入口,对于“互联网+不孕不育”企业亦是绕不开的对象。更有意思的是,其他互联网医疗流量型企业也盯着不孕不育人群,典型代表是春雨医生孵化的春雨国际,其重点业务包括高端海外辅助生殖业务,也会是重要参与者。


言归正传,让我们聊聊不孕不育创业的三重挑战与应对策略思考:


无孕不育不是“好”慢病,优生优育才可持续


据世界卫生组织预测,不孕不育将成为仅次于肿瘤和心脑血管的第三大疾病,已经是现代社会的流行病。2012年中国人口协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我国不孕不育患者占育龄人口的 12.5%-15%,估算国内不孕不育患者有4000万人左右。医学上定义的不孕不育是指一年内无法自然受孕,更确切的名称叫“难孕难育”。其中传递的有用信息是:如果一年内无法自然受孕,别瞎折腾,去看医生。


虽然不孕不育的流行率高,但是大部分坚持治疗可以在半年内解决问题。实在存在器质性病变的可以选用人工辅助生殖(主要分为人工授精和试管婴儿两大类),目前这一治疗方案大部分医院成功率可以做到30%以上。随着医疗技术的发展,未来的成功率可以提高到50%以上。


结合上述两点,从慢病属性来说,不孕不育很难算是一个“好”慢病:病期不像糖尿病、高血压等维持一生,在治疗上又存在较高成功率的标准化方案。


第一波创业的大姨吗、美柚很聪明,目标领域是持续女性半辈子(初潮到绝经持续约40年)的经期管理,其商业价值空间更大、释放更快。而第二波创业则主攻不孕不育硬医疗领域,更具医学属性(创业团队也以医疗专业背景人士为主),专业壁垒更高,口碑建立耗时长。但是针对不孕不育精准人群,商业价值空间缩小、释放更慢。


精准用户带来的人群缩小可以由高ARPU值(用户平均收入)进行弥补,但如果用户的病期缩短到不到一年,对创业者的考验就是得持续不断地拉新和提高附加黏性。而换个角度来说,对于所有定位于医疗的互联网+项目,应该坚持“好产品要用完即走”的初心,总不能希望用户一直生病吧!


对于此,可行的应对策略应该是从不孕不育上升为优生优育,以覆盖更长的路径和更广的范围。目前,第二波企业由不孕不育拓展到科学备孕,延伸到第一波企业的泛健康人群,但提供了除了基本的经期管理外更全面的科学备孕指导。如果未来能够拓展到科学养育,则有可能进一步放大其商业价值。


增值服务缺乏标准,保险介入或能改变


慢病管理的核心主题只有两个:“互联网慢病管理服务方(提供服务标准、流程、人员)+慢病管理保险(有异于大病治疗保险)”。这两方面最核心的问题都是标准:标准服务产品和标准保险产品。前者需要服务方按照医学(及护理学、营养学等多学科)理论结合互联网手段重新定义,后者需要精准数据支持精算开发。从逻辑顺序上看,没有前者的标准服务定制及数据积累,后者难以在现有风控体系下开发保险产品。所以可以预测的是投资机会先在互联网慢病管理服务方,后在慢病管理保险。


如果把慢病管理服务简单拆分成医院医疗和院外医疗,或者说是专家经验诊疗和标准增值服务,互联网+医疗团队则应该重点关注院外医疗:哪些服务可以用低成本的互联网工具线上提供?哪些服务可以用医疗资源众包提供?哪些服务需要高成本的线下服务支持?在理想情况下,上述这些服务的最后出口都应该指向几个简单的效果指标,如糖尿病的血糖、高血压的血压、高血脂的血脂等。目前来看,不孕不育现在还没有一个中间替代性指标,仍需观察怀孕这一终极指标上。在治疗不孕不育时,是否怀孕至少需要半年才能观察到,其中涉及环节多而复杂,对服务标准提出了很大挑战。不过值得欣喜的是,不孕不育对于保险高端用户有特殊意义,即使目前服务标准还未被完全接受,保险商仍有很强的付费动力。


慢病管理不可避免的会涉及到用户行为改变上,与糖尿病等慢病相比,不孕不育的优势在于用户更愿意为治疗而改变行为。经期管理工具的强粘性和线上论坛的高活跃度也都支持这一判断。整个领域的挑战在于行为改变对于不孕不育的最终治疗效果有多重要,目前暂时没有实际数据支持。直接医学疗效的验证需要较长的临床试验和高昂的研究费用,因此在商业上的可行策略应该是去比较行为改变之后所带来的省钱结果,毕竟很大一部分不孕不育的开支是浪费在不及时治疗和错误治疗上。


总的来说,不孕不育的短期指标缺乏使得增值服务标准难以有效快速建立,且行为改变对于不孕不育的最终治疗效果还没有有效数据支持,但借助保险商的动力和节省医疗费用的优势,“互联网+不孕不育”可以发展得更快些。


互联网流量“无效”,通过闭环服务体系弥补


“互联网+”的一个不变主题是流量,利用移动互联网工具圈住用户,再往外分配流量获得增值收益。现阶段“互联网+不孕不育”的流量却面临挑战:


前端流量被大姨吗、美柚以及宝宝树这些亿级用户平台把持,如果通过线下获取流量,成本太高不可取;


分配流量的后端被持有数量有限牌照的公立医疗机构垄断,流量变现只能导向国外,几十万的ARPU值客户更是狼多肉少。


不孕不育作为“互联网+医疗”的一个创业风口,很重要的一点在于辅助生殖医疗的价格监管放开,其流量价值有着很直接的变现意义。不过目前的阶段也仅限于价格市场化,毕竟服务提供方主要来自于公立医疗体系,服务资质被卫计委牌照限制,其市场属性还需打折。


2012年12月31日,全国经批准开展人类辅助生殖技术的机构共356家。近年来,大多地方政府均未新增审批辅助生殖机构。其中342家可以开展AIH(夫精人工授精),215家开展IVF-ET (体外受精-胚胎移植),211家ICSI(卵胞浆内单精子注射技术),42家AID(供精人工授精),15家PGD(植入前胚胎遗传学诊断)。其中,全国具备AIH/AID/IVF-ET/ICSI/PGD“五项全能”资质的医院仅有11 家。牌照数量越少预示着技术难度越高,公立医疗体系对此的垄断性越强。


反映的医疗现实就是:一线城市试管婴儿手术平均需排队半年以上,严重供不应求。导致目前我国经批准的辅助生殖机构每年能完成不孕不育诊例尚不到20万,而不孕不育患者数量在4000万,差距非常悬殊。从投资的角度来讲,供不应求显示了供应方的投资机会,但也反映了现有供应方的议价能力。导流对于国内现有供应方完全没有动力。


因此,如何跳出传统互联网流量思维重新审视创业方向,是创业者和投资者都需要思考的。较为理想的策略是“互联网+不孕不育”企业能够自建或合作相应的线下服务机构,形成独立的闭环服务体系。而更好的消息是,生殖医疗中心的牌照逐渐向民营资本放开:2015年通策医疗昆明生殖中心开业,2016年和睦家天津生殖中心成立。


写在最后


不孕不育的病情过短、增值服务缺乏标准、互联网流量难以发挥价值是“互联网+生殖医疗”领域面临的三大主要挑战。直面困境,似乎路还长,但同样的,“互联网+不孕不育”的创业者们也才刚起步,有足够的时间去思考并突围,而本文也意在为他们少走弯路贡献一点分析视角。


本文作者是联基金的投资经理吴翀,不代表动脉网观点。本文由动脉网编辑之后独家首发,转载请注明出处。关于慢病创业,如果你也有更多好的想法和观点,欢迎与我们分享。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