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完善资料
取消 提交

中国医药,创新力大爆发!

动脉网的小伙伴们 2019-01-19 08:00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36氪,作者:梦想家菜菜。动脉网经授权转载。



医药是今年医疗大健康板块中最亮眼的赛道。


如果用一句话来概括2018年的中国医药,我们认为是“自主研发创新力爆发”的一年。无论是资本面、政策面、人才面还是二级市场表现,都指向了这一点。


本文将讨论以下话题:


资本寒冬之中,医药的投融资表现如何?


“海归潮”已经形成,它将如何影响资本市场的动作?


给一个判断:创新药步入收获期


大环境寒热参半,政策指向何方?


剧烈变化之中,2019年将有哪些新趋势?


自主研发黄金时代开启


2018年移动互联网赛道的创业黄金十年结束了。但是医药赛道完全是一副截然不同的景象——几乎每一两周,都会见到一条大额融资消息。医药的黄金时期,才刚刚开始。


笔者整理了2014-2018年医药赛道的投融资事件数据。我们看到,2014年和2015年,融资事件数仅为171个和254个;而2016年起赛道骤然升温,2016年融资事件数达到顶峰,共有401个;尽管资本寒冬来临,2017年、2018年的数据也没有大幅降低,分别为302个和279个,基本保持平稳。


也不是全然没有影响。


华盖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施国敏对笔者表示,“资本寒冬不仅反映在项目融资,也反映在基金募集,甚至母基金,整个2018年下降了很多,有不少项目和基金都存在很大的压力”。


“融资压力会使基金调整投资策略”,他说,“策略调整上,一是会更理性,也可以对项目有更多选择权,包括项目的估值也下来了,这个在近期接触的不少项目已经比较明显了,很多项目都先得想怎么活下来”。


“二是影响基金是否与前期的策略保持一致或调整,包括投资的细分方向选择可能也会有所调整,不会单纯追逐只有听起来高大上的概念,所谓高水平重复,而投资节奏也会有所放缓。但对符合策略的差异化的好项目仍然有很多基金在追逐,市场的基金也好,项目也好,分化比较明显。此外,基金和项目都会更强调内功,包括投后增值服务能力和资源嫁接,以及企业的未来预期的可实现性。”华盖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施国敏分析道。


英诺天使基金的李英杰对笔者说道,“资本寒冬不会使我们的投资节奏放缓,这个大背景下,敢于创业的优秀人才是值得投资的,但投资决策过程中会更加慎重。至于投资策略,资本寒冬中总体改变也不大,还会是聚焦早期,聚焦原始创新转化,只是会更加聚焦精英创业,关注硬科技、生物医药的比例会增多。”


来自美国硅谷的投资机构Elysium VC主要投资硅谷和欧洲的项目,但资本寒冬使得他们调整项目进入中国市场的策略。Elysium VC的合伙人Jackie说道,“今年的募资确实受到资本寒冬的影响,相信明年开始会更加困难,包括我们投资的项目未来进入中国市场的策略方面,都会做一定程度上的调整。同时在全球经济预期下行的可见未来,我们对早期项目会比以往更多的谨慎。长远来看,这只是一个小的拐点,并未到大的转折,机会还是非常多的。”


image.png


其中,有一个细分赛道的表现尤为引人注目——创新药研发。


投融资事件数量上,国内创新药研发在2014年以前还只是“星星点点”,每年只有1-6个投资事件发生;2016年后,它们开始“形成火焰”,数据激增到16个;近两年增长势头良好,2018年投资事件数量最多,达到23个。


2018年,创新药项目身处资本寒冬之中,融资额并没有下降,反而往上生长。今年种子轮、天使轮的融资规模基本都在数千万人民币左右,A轮多达到上亿人民币,B轮或以上也是上亿人民币打底。


尽管医药是个慢行业,但近年来融资速度很快,这足以体现资本对该赛道的看好程度。从2016年起,更有一家公司在一年内完成多次融资的案例。2016年,诚志股份和华领医药都在当年完成了两轮融资,如今华领医药已经在港交所上市了,上市的情况我们还会在下文详述。2017年,天境生物、北海康成在一年内有两次融资,盛世泰科更是在当年完成三次融资。2018年,一年内完成两次融资的还有领晟医药和鑫康合生物。


image.png


对于创新药的这波趋势,很多创业者和投资人的感受也非常强烈。诺灵生物创始人孙滨源表示,“2018年医药行业发生的两个事件,对整个生物医药产业的未来发展将产生重大影响:第一是医药体系改革让原研产品快速引进;第二是中国进口的PD-1价格低于美国和香港,成为世界最低价格。这两个事件不是偶然,很可能是国内医药行业由注重跟随到追求差异化的转折点。”


普华资本管理合伙人周密则认为,从国家的大政方针来讲,是在挤压低水平的仿制重复建设,并且挤压流通环节的水分。但国家在鼓励创新方面一直非常积极,总体来讲这对创业投资和创新孵化是非常有利的。这恰恰给了关注于早期、关注于先进技术的投资机构机会。


二级市场加大火力


年初,港交所打响了对生物科技公司的“争夺战”,前所未有地改革了上市规则——“允许创新型公司采取双重股权结构上市”、“允许尚未盈利或者没有收入的生物科技公司来香港上市”。


这两条规定相当于对创新型生物科技企业敞开了大门,因为创新药研发是一个前期投入极高、周期极长的行业,常有人说需要“十年十亿美金”,此前很多技术壁垒极高的生物企业都因为没有收入而无法上市。


目前,已在港交所上市的企业包括了华领医药、信达生物、百济神州、歌礼制药。其中华领医药在今年3月完成了高达1.174亿美元的E轮投资,资方包括Blue Pool Capital、通和毓承、K11 Investments、药明康德等,随后又紧接着到香港完成了上市。接下来,正在准备上市的生物医药企业包括了亚盛医药、君实生物、基石药业、盟科医药、迈博药业、康希诺生物等。不过,从市场表现来看,真正在港交所上市的也都是大估值的药企。


创新药企业上市后,得以筹集到更多的资金,这也在很大程度上推进了研发进程,加速了商业化落地。


除了港交所为生物科技企业IPO开绿灯,上交所也对创新型药企宣布了利好消息。在11月底的进博会上,国家宣布将在上交所设立科创板并试点注册制,定位非常明确,是专门为科技型创新性企业服务的。科创板的设立,传达出鼓励创新药研发的信号,这也是给创新型药企的一针强心剂。


“海归潮”不会继续推高公司估值


国内政策对医药创新的激励,以及国内庞大的市场体量,正在吸引着越来越多的高经验值海外人才归国。可以说,这些海外人才已经汇聚成了一股强大的“海归潮”。


资料显示,CBA(美国华人生物医药科技协会)是美国最大的华人生物医药协会,它共有五千多名登记会员。2018年,该协会有大约一半的会员在国内有自己的创业项目,或者是交流合作项目,常年往返于中美两国之间。SAPA(美中药协)中国分会的六千余名会员中,也有将近两千名会员回到国内工作。


笔者在与几家美元基金的沟通中了解到,有华人背景的美国医药公司很受看好,因为这类公司掌握美国的领先的医药技术,可以在美国很好地打开市场;同时,核心团队的华人背景也帮助他们在中国市场立足。因此,这类企业可以同时打开中美两国市场,并且获得来自中美两国投资机构的认可。


价格方面,市场上一些观点认为国内的生物医药市场已出现泡沫,国外项目的价格更便宜。但笔者接触的一位不愿具名的投资人则表示,其实美国的项目价格有些两极分化,一般的项目价格是比国内便宜的,但是真正技术领先的项目,价格是远高于国内的。


华盖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施国敏对笔者表示,“海归潮对投资额度不太会有实质性影响,估值还是看项目本身质量。对涉及美元项目,如果项目仍然是搭建海外架构,资金需要出境,这对估值会有影响。”


英诺天使基金的李英杰也表达了相近观点,“对‘海归’企业的投资策略、投资额并不会刻意区别于本土企业,名校是基础,具体的估值还是要看人本身、项目本身”。


至于投资重点,笔者认为要放在自主创新研发上,而非把国外的品种授权引进License-in。拿一些笔者此前报道的项目举例,深透医疗具备刚刚拿到FDA自研的AI影像采集技术,获得了真格基金、百度风投、Facebook投资人Jim Breyer等国内外机构的投资;诺灵生物在美国自主研发了ADC高分子偶联技术,并切入中国市场,完成了5000万元A轮融资;IDbyDNA推出专利的临床宏基因组分析平台,在美国、南美、欧洲和中国都建立了较成熟的市场渠道。


华盖医疗基金董事总经理施国敏认为,“海归潮本身是好事,而且现在新一轮回来的海归会比以往的更具有目标性,这体现在所带来的项目、这些海归的实际运营企业能力等,甚至能看到一些纯老外加入中国团队。对基金的投资而言,也是多了一些选择,对于真正的海外资源嫁接中国市场的项目,基金考虑合作的机会更多一些。”


同时,施国敏还分析了“海归企业”落地的情况,他说,“这一轮的海归人才在中国医药创新对外接轨的政策开放下,会更有优势,同时这些海外引入的项目最大的挑战也还是国内的具体落地,包括项目的临床研究推进、未来生产和销售、新药具体品种上的合作交易,以及与产业公司的合作及并购整合等。”


给一个判断:创新药已步入收获期


从今年研发成果来看,笔者认为国内创新药已经步入了收获期。


凭借优先审评审批制度,一大批进口新药和国产新药得以快速获批上市。最快的记录,是今年4月默沙东九价人乳头瘤病毒疫苗(九价HPV疫苗)在短短9天时间内,就获得了有条件上市的资格。


2017年,只有一个国内自主研发的1类创新药获批上市(重组埃博拉病毒病疫苗),而到了2018年(截至12月24日),这个数字骤然涨到了五个。今年国家药监局批准的创新药达到历史新高,为中国带来了48个新分子实体,其中全球首次获批的新药有6个。


另外特别引人关注的,是今年5月恒瑞医药自主研发的19K(硫培非格司亭)上市,这是国内首个帮助降低化疗后感染的长效制剂。在12月也爆出了一个重磅上市药,君实生物的抗肿瘤PD-1抗体药物获批上市,这是首个上市的国产PD-1抗体药物。今年PD-1赛道可以说是热闹非常,国内的恒瑞医药、信达生物、百济神州也已经递交了PD-1新药上市申请,在君实生物之后,这三家公司的产品也有望紧接着上市,上市或许是在明年,又或许能赶上今年的尾巴。

大环境寒热参半,政策指向何方?


从整个大环境来看,今年表现出寒热参半的态势。


人们对医药赛道的高涨热情从去年一直延续到了今年上半年,这期间,华大基因、金斯瑞、恒瑞医药这几只二级市场的明星股票给予了市场极大的信心。今年下半年,高涨的热情被几盆凉水浇息。长生生物狂犬病疫苗造假事件出现,而后股市整体飘绿,医药股也未能幸免。


医药行业是受政策影响波动较大的行业,因此政策面的动向尤为重要。未来,政策将引导我们指向何方?今年,有三个方面特别值得重视:


鼓励创新药的政策进一步延续:一方面,药品审评审批制度鼓励创新药,简化审评流程,加快审评速度;另一方面,国家将对企业的研发费用进行减税,有助于研发型药企提高利润。


医保局权利集中化:今年的政府机构改革幅度很大,撤销了食药监总局、医改办,组建了医保局。机构的变动,使得医保局聚集了大多数与医药有关的职能,包括拟定医保政策、监管医保基金、制定药品及医疗服务的价格、制定药品及医疗服务的招标采购政策、监督医保范围内的医疗机构等等。


“4+7”城市集中采购方案:年底,国家在医药领域出台了这个重磅政策,对4个直辖市和7个省会城市、计划单列市,在药品集中采购过程中要明确采购数量,这是首次在国家层面尝试的联合招标采购。


创新药评审速度提高、环节简化、税费降低,鼓励创新药的政策进一步延续,这对创新药未来的发展是一大利好;仿制药一致性评价对市场上的药企要求提高了,会使得药品质量上升;进口抗癌药零关税、“4+7”城市集中采购方案,这两个政策结合起来,对药品的价格提出了很大的挑战,可能会压缩药企利润,使得药品价格下降。


剧烈变化之中,2019年将有哪些新趋势?


就像上文讨论的,2018年我们一起见证了医药赛道的新政策、资本的新走向,也看到了外部环境的资本寒冬。剧烈的变化将会指引我们走向何方?笔者想对2019年做一些预测,与大家共同探讨。


1. PD-1赛道竞争已经白热化,君实医药的PD-1已经上市,恒瑞医药、信达生物、百济神州也已经递交了PD-1新药上市申请,因此行业焦点不能只放在研发上,还将放在市场策略上。


2. 医药研发的临床前研究、临床研究、审批上市这三个环节,AI+医药研发还算比较空白。这三个环节重复实验多、耗时长、费用高,未来会看到AI的身影。AI+医药这项技术的靠谱程度还需要时间验证,几年后才会有一个大爆发。


3. “海归潮”将继续扩张,会有更多的高经验值的海外人才将技术带回国内,他们将成为颇受资本青睐的一支队伍;同时,也会有更多资本开始布局美国或英国的项目。“海归潮”的形成,也给国内企业提出了更高的技术要求。


4. 随着医药政策的推进,未来市场对技术门槛的要求会更高,对创新药是巨大的利好,而仿制药的日子恐怕会更加难过。


总的来说,2018年资本寒冬的大环境给医药赛道带来了挑战,未来两级分化会更明显。优质的创新项目仍是资本追逐的宠儿,只是估值可能会放低一些;而技术壁垒不高的项目,恐怕要向做些转型,才能活得下来。时代的浪潮,在推着企业走向创新力爆发的那一天。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