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完善资料
取消 提交

探寻宇宙第一大药厂的数字化创新,辉瑞是如何应用AI+新药、医疗大数据的?【大药企创新】

高康平 2018-08-22 08:00

技术带给医药行业无尽的财富,造就了医药行业的高度繁荣。

以人工智能、机器学习、大数据、移动医疗等为代表的数字化技术正在重塑医药行业,为行业带来崭新面貌。动脉网近期推出“医药数字化转型”专题,全面解析技术驱动下的产业变革。专题请戳这里。


在辉瑞公司,每一次临床试验,每次产品发布和每位患者服务都使我们更接近成为世界上首屈一指的创新生物制药公司。——Ian C. Read, 辉瑞CEO


辉瑞,这家老牌的“宇宙级”制药企业,能够保持长盛不衰的秘诀就是拥抱创新,在本轮以数字化创新为代表的浪潮中亦不例外。

 

动脉网发现,辉瑞通过自建、合作、投资等方式,在业务全流程探索数字化创新,尝试包括AI+药物研发、电子数据采集、临床数据管理、数字营销、患者赋能、数字供应链等创新。从理念到实践,辉瑞为大型制药企业数字创新提供了新思路。


对技术的看重,是辉瑞拥抱数字转型的原因


布莱恩·阿瑟在《技术的本质》中写道:技术给我们带来了舒适的生活和无尽的财富,也成就了经济的繁荣。一句话,我们的世界因技术而改变。这句话对医药行业同样适用:技术带给医药行业无尽的财富,造就了医药行业的高度繁荣。

 

医药行业存在的根基是对某一款/类药物或者疗法的成功商业化,药物发现是药企的核心环节,除此之外尚有临床研究、市场营销、患者服务等多个环节,将影响药企从市场中获得收益。

 

我们为什么认为数字化技术在重塑制药行业,它表现出以下特征:

1、以AI为代表的新技术提高了药物发现的效率,能够将过去耗时数年的药物筛选缩减到几周;

2、以电子数据采集、电子健康记录为代表的数据获取和挖掘技术能够增强药企对临床研究和药品上市后数据的利用,为相关环节提供数据洞察;

3、医生社区、医生工具的流行让药企找到了低成本、高效率、广覆盖触达医生的方式,进而影响他们的处方;

4、患者通过互联网平台参与诊疗过程,在治疗中发挥了更大的积极性,这是药企需要面对的新课题。

 

从时间节点看,当下正是制药企业数字化转型的集中爆发期。首先,虽然数字化技术在过去的20年中已经颇为流行,但作为一种整合型方案,它在近期才被提上日程;其次,成熟的案例为制药行业应用数字化技术或者工具提供了可供参考的样本,成熟经验得以被大范围地复制。

 

数字化工具在制药行业的应用

数字化转型.png


作为一家老牌的制药企业,辉瑞对数字化转型表现出了极大的热情,在AI+药物研发、大数据、数字化营销、患者服务方面均进行了尝试。


辉瑞数字化创新概览

幻灯片1.PNG

 

>>>>

辉瑞数字化创新原因解析


我们可以把辉瑞数字化创新原因分为内部、外部来看。如前所述,近年医药行业正在经历数字化转型的过程,辉瑞作为一家有创新基因的企业自然不会落后。


从内部原因看,数字化创新能够提升辉瑞药物研发、临床研究、市场营销、品牌建设的效率,加速药物商业化的过程,这是一种对“未来”的投资。


其次,数字化创新不是一件需要大投入的事情,对于年收入数百亿美元的辉瑞来说,数字化创新方面的投入不会动其根本。以相对较低的成本能够获得未来的发展机会,这是一笔非常划算的投入。


再者,辉瑞数字化创新并非全无产出,它已经通过和各类技术服务商的合作革新了原有流程,在AI+药物发现、临床数据管理、患者赋能方面都取得了不错的进展。


下面,我们再来看一组数据:


image.png

数据来源,辉瑞年报,动脉网制图 

*2017年净利润暴涨源于减税与就业法案TCJA


从数据可以看出,无论是营收还是研发投入,辉瑞均处于一个平稳发展期,正是企业的平稳发展为数字创新带来了机会。在良好业务助力下,辉瑞有能力、有意愿进行一些对未来业务有帮助的数字化创新尝试。


未来辉瑞的数字化创新动作还将持续,对于一个屹立百年的老牌制药企业来说,数字化创新能够为组织带来生机与活力,这或许才是辉瑞主动拥抱数字化创新的原因。


野心、梦想、实干家


在进入辉瑞数字化创新历程之前,我们简要回顾下辉瑞的发展史。


辉瑞历史.png

 

1998年,辉瑞公司研发的西地那非(万艾可)上市,获得了空前成功,辉瑞公司也因为万艾可在商业上的巨大成功,先后以930亿美元收购华纳-兰伯特药厂和以600亿美元买下Pharmacia法玛西亚,成为美国最大的药品生产企业。

 

进入21世纪之后,辉瑞进一步聚焦到处方药业务上来,将与处方药业务关联性较低的业务逐步分拆、出售或者独立上市,这些业务包括医疗器械、动物保健、日用品等。如2013年,辉瑞动物保健业务的子公司Zoetis分拆上市,现市值接近450亿美元。

 

营销能力是辉瑞能够保持致胜的关键之一,辉瑞通过专业刊物的投放、增加与医生的接触频率、面向患者的医学教育等扩大品牌认知,获得市场增量。其中最为津津乐道的是辉瑞的立普妥和默沙东的舒降之展开的竞争,本来舒降之是占主导地位的新药,但是辉瑞通过一系列的营销,让立普妥坐上了胆固醇药物的宝座。

 

另外,有针对性的收购,也是辉瑞最大的亮点之一,辉瑞通过收购陆续获得了立普妥、西乐葆、Bextra等重磅药品,不仅有效补充了产品线,也为持续地扩张打下了基础。数据显示,2000年以来,通过收购而来的药品为辉瑞贡献了40%以上的收入。

 

当然,持续地高研发投入也是辉瑞的重要特点,据Statista的数据,辉瑞在2006-2017年的累计研发投入达968亿美元。其中,2017年研发投入为76.57亿美元,研发/销售占比为14.57%。

 

可以概括,在辉瑞早期的100年中,跟随强有力的市场需求而调整经营方面是成功的关键;而在进入药物发现的“黄金时代”之后,营销+收购+研发,是辉瑞能够保持长期竞争力的“三板斧”。

 

2017年,辉瑞有10款药物达到“重磅炸弹”水平——销售收入达到10亿美元,包括Prevnar13(肺炎球菌疫苗,56.01亿美元)、Lyrica(止痛药,50.65亿美元)、Ibrance(乳腺癌,31.26亿美元)等。

 

辉瑞2017年销量TOP10药品

top10.png

 

1
辉瑞与IBM、MIT、XtalPi在AI+新药领域达成合作


制药公司应用人工智能和机器学习进行药物发现的原因是,药物发现正在变得越来越“难”和越来越“昂贵”。美国药物研究与制造商(PhRMA)的数据显示,从最初的发现到投放市场,这个过程至少需要十年,其中大约六到七年的时间用于临床试验。进入临床试验的药物中不到12%最终将获得批准。

 

据塔夫茨药物研究中心的数据,开发和获得新药批准的平均成本为25.58亿美元。该数字基于估计的平均直接成本13.95亿美元和11.63亿美元的时间成本(投资者在药物开发期间放弃的预期回报)。

 

所以一些大的制药公司尝试使用AI:

 

l  寻找可能成为潜在药物的新化合物;

l  预测潜在药物在测试中的作用;

l  发现药物可以作为一种治疗组合;

l  寻找以前测试过的化合物的新用途;

l  基于遗传标记创建个性化医疗;

 

这一大的制药公司的名单包括辉瑞、罗氏、诺华、拜耳等。

 

2016年12月,IBM宣布辉瑞将成为首批利用Watson for Drug Discovery平台的公司之一。该合作针对癌症治疗,旨在“帮助科学研究人员发现新的药物目标和替代药物适应症。” Watson for Drug Discovery已经积累了2500万Medline文章摘要和100万份医学期刊文章的数据,而处理完这些数据,需要200-300名人类研究人员花费一年的时间。

 

Watson for Drug Discovery允许用户分析“私人数据,如实验室报告”,并为研究人员提供通过“动态可视化”识别不同数据集之间潜在关系的能力。

 

辉瑞创新健康(Innovative Health )总裁Albert Bourla称,让身体对抗肿瘤的最佳方法是将一些药物组合起来,以刺激免疫系统发挥作用。但可能的组合是无数的,因此最大的挑战是找到缩小范围并预测哪些组合可能更有效的方法。归功于经历过历史数据训练的沃森,我们正在努力预测新的药物组合。

 

2018年4月,辉瑞参与了英国政府牵头的一项10亿英镑(14亿美元)的人工智能投资计划,该笔资金将被用于资助人工智能在各个行业的应用的技术研究。

 

2018年5月,辉瑞加入麻省理工学院机器学习应用于药物发现和合成联盟(Machine Learning for Pharmaceutical Discovery and Synthesis Consortium.)同月,辉瑞计划扩大与中国科技创业公司XtalPi(晶泰科技)的合作,开发一个人工智能平台,对小分子药物进行建模,作为其发现和开发工作的一部分。该项目将结合量子力学和机器学习来帮助预测各种分子化合物的药物特性。

 

2
辉瑞在电子数据采集(EDC)、临床实验管理上的数字创新


辉瑞于2016年6月,与甲骨文(Oracle)公司达成合作,选用其临床实验组件中的Oracle Health Sciences InForm云服务和Oracle Siebel临床试验管理和监控云服务。

 

甲骨文公司的临床试验组件产品以云服务为基础,将帮助辉瑞与其CRO(合同研发组织)公司共享数据—— Icon($ ICLR)、Parexel($ PRXL)和PPD 。

 

“临床团队将能够通过Oracle的平台云服务访问研究数据,无需向CRO来回发送数据,节省我们的时间并降低临床研究的成本,”辉瑞副总裁Rob Goodwin彼时表示。

 

事实上,大型制药企业应用EDC和临床实验管理信息化工具非常普遍,这一服务的提供方包括Oracle、Medidata、Veeva等。Medidata的客户包括Boehringer and Bristol-Myers 等,Veeva的客户包括GSK、拜耳、诺华等。

 

3
辉瑞利用数字工具为患者赋能

 

在2017年年报中,辉瑞指出,他们正在努力改善与病人的接触方式,以及为他们提供更好的资源和信息,这些项目包括:

 

l  Stakeholder engagement(利益相关者激励);

l  Transforming How We Tackle Non-Communicable Diseases (NCDs)(转变对非传染病的处理方式);

l  Supporting the Needs of Cancer Patients in the Community(在社区中解决癌症患者需求);

l  Empowering People to Take Health and Wellness into Their Own Hands(让人们自行获得健康);

l  Transforming Our Approach to Clinical Trials(转变临床试验方式);

 

以上项目的具体内容包括,辉瑞在2017年启动了第一个面向美国患者的数字广告,帮助需要的人了解药品的获取渠道;同时,辉瑞与Meredith (一家数字内容生产商)达成了合作,通过在线文章、视频和其他内容载体传播健康生活理念。

 

2017年4月,辉瑞与两所大学和一家可穿戴设备公司Striiv合作,为血友病(Hemophilia)患者提供了一款教育类游戏Hemocrafttm 以及腕表式可穿戴设备HemMobile ® Striiv ® Wearable。Hemocrafttm可以让患者以游戏化的方式获得诊疗建议,HemMobile ® 则可以跟踪日常活动水平和监测心率,以获得更好地诊疗建议。

 

2017年8月,辉瑞推出Pfizer Oncology Together项目,帮助那些使用辉瑞癌症药物的患者获得治疗资源、情感支持、资金援助等。作为配套,该项目还包括一个叫LivingWith的移动应用程序。

 

辉瑞称,随着治疗技术的提高,癌症存活率将大大提升,许多患者将带着疾病生活很长一段时间,为癌症患者提供长期的关爱应该成为治疗的一部分。

 

辉瑞同时运营有一个名为RxPathways的项目,该项目旨在帮助患者更好地了解诊疗手段、药物信息,并提供药物供应;同时该项目还带有公益属性,患者可以填写申请表格以获得低价或免费的药品。

 

4
辉瑞在供应链端的数字化创新


随着云和大数据技术的发展,实现从初始测试到患者使用的供应链的端到端跟踪和复杂分析变得越来越可行。随着仿制药挤占市场空间,以及监管需求的变化,使得制药企业开始在供应链环节进行数字化创新。

 

辉瑞最初在2012年将其供应链转移到云端,2015年,辉瑞推出了更完善的供应链网络。在年报中,辉瑞称数字化供应链能够“随时全面了解产品的状态”和“立即识别来自世界任何地方的需求”,并迅速通知最好的生产设备,生产产品以满足需求,并确保按时交付。这是辉瑞在下个五年的计划之一。

 

典型动作是,2018年3月,辉瑞与阿里健康达成合作,探索“互联网+追溯”新路径,通过“码上放心”一物一码的理念、互联网追溯技术来帮助医药企业建立全流程的药品追溯体系,守护公众用药安全。

 

同时,辉瑞希望进入处方药的电子商务领域,这一任务以前仅限于从医生办公室直接开出纸质处方,但现在逐渐被在线处方、订购和交付所取代。处方药电子商务将为药品在供应链中的流通提供一种更直接、成本更低的方式,同时为需求预测和其他分析提供更细粒度的服务数据。

 

Dare To Try——敢于尝试,创新是辉瑞的基因


2018年7月中旬,辉瑞宣布将调整组织架构,将业务分为Innovative Medicines(创新药)、Established Medicines(成熟药品)和Consumer Healthcare(消费者保健业务),这将让辉瑞聚焦于创新药业务,以更好地应对市场变化。


辉瑞在内部推行Dare To Try——敢于尝试的文化理念,该理念的初衷是让超过10万的辉瑞员工能够充分调动创造性思维,像企业家一样思考,挑战传统并承担责任,这已经成为辉瑞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我们认为,Dare To Try——敢于尝试的理念也能用来形容辉瑞在数字化转型上所做的尝试。这家超级巨头在制药行业数字化转型过程中扮演了积极的角色,在业务的几乎所有流程都尝试了数字化创新理念或者工具。

 

辉瑞的数字化转型有三点是可以复制的:

 

l  在内部践行创新的理念,打造创新的基因,让创新成为企业文化的一部分;

l  迅速找到能够进行数字化创新的环节,并评估可行性;

l  与成熟的服务提供方合作——例如IBM、Oracle等,为创新服务付费。


当然,除了数字化创新之外,辉瑞在其他方向上也有诸多创新之举。包括:


真实世界数据和研究

通过技术和合作伙伴,搜集医疗和非医疗信息,通过分析数据,产生可行的诊疗、康复建议;

分析驱动的服务

通过分析已有的服务服务模型和合作伙伴关系,提供个性化的护理服务;

精准诊断治疗

利用新型检测设备和传感器,用于诊断、监控和管理医疗服务;

医疗保健决策支持工具

基于Web或移动的工具,为医生和患者诊断、监测和管理医疗保健提供信息。

开放式创新平台

与研究人员、供应商、客户和患者协作,达成新的解决方案。


在积极进行内部创新的同时,辉瑞同时开启了医疗健康初创项目孵化计划。该计划名为Pfizer Healthcare Hub,于2017年起步于伦敦,旨在帮助初创企业扩大产品规模并推进业务发展,此次竞赛让三家初创企业有机会赢得5万英镑的奖金。2017年,数字医疗公司Cera、Give Vision和Echo在竞争中获胜。


奥地利作家茨威格在《人类群星闪耀时》中说,在命运降临的伟大瞬间,市民的一切美德——小心、顺从、勤勉、谨慎,都无济于事,它始终只要求天才人物,并且将它造就成不朽的形象。命运鄙视地把畏首畏尾的人拒之门外,命运只愿意用热烈的双臂把勇敢者高高举起,送到那属于英雄们的天堂。

 

数字化创新席卷制药行业,辉瑞会再次成为这个时代的英雄吗?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