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跨境医疗新趋势:“Virtual Hospital(虚拟医院)”模式正在改变重疾治疗方案

动脉网 2018-03-23 10:00

近两年,医疗俨然成为了投资界最热门的话题之一。

 

2015年,阿里巴巴董事局主席马云规划的“未来医院”正一步步实现,超过400家中大型医院加入联盟,从预约、挂号、缴费到查报告都能在支付宝上进行。他宣称“中国下一个能超越我的人,一定会出现在健康医疗产业”。

 

同年,美国Mercy医院开始运营Virtual Care Center(虚拟诊疗中心)。诊疗中心有超过300名医护人员,通过远程医疗技术服务患者。今年,美国山间医疗保健( Intermountain Healthcare)也宣布,将在盐湖城建立其虚拟医院。

 

2017年初,美国电商巨头亚马逊(Amazon)高调宣布进入医疗领域。通过充分利用其线上线下的网络、AI产品和大数据平台,亚马逊将在药品零售整合、药品直销、虚拟医生、电子处方和网络购药等方面作为切入点。

 

几乎同一时间,中国的平安集团旗下涉及在线问诊、医患管理、药品O2O、慢病管理和儿童健康的平安好医生拟在香港上市,计划募资10亿美元。

 

这些行业内令人振奋的进展让人对于医疗科技的未来充满期待,而中美跨境是其中一项引人注目的新兴赛道——中美交流日渐频繁、中国医疗需求不断增长、高科技技术不断完备,中国患者对于美国医疗技术的需求正在不断增长,催生出一个巨大市场。

 

跨境医疗站上投资风口

 

资本往往走在产业爆发之前,而针对跨境医疗的风险投资是近年增长最快的赛道之一。

 

据统计,2016年年初至2017年3月,国内企业积极投入“境外医疗资产配置”,投入海外医疗健康市场总额超过58亿美元。海外医疗服务厂商纷纷获得红杉资本、阳光融汇资本、复星同浩资本、山形资本和华耀资本等创投注资。


除此之外,国人出国看病的现象日益兴盛,2017年中国出国看病总数高达50万人次,成长飞快,人均花费更突破15万美元。

 

究其原因,很可能是因为中美医疗水平仍旧存在巨大差距。

 

在中国,医疗资源紧缺且集中,医院人满为患、挂号困难、“流水线”治疗方式等问题行之有年。而美国则采取医生预约制度,看诊时间充裕。

 

美国医学界在最新疗法研究上的大量投资,也让其医疗技术显著领先,在重症治疗上尤为显著。2018年,权威医学期刊《柳叶刀》发布了2000年-2014年全球癌症生存状况报告,涵盖15年间71个国家3750万份患者资料,而在中美常见癌症存活率方面,美国几乎可以说是遥遥领先。


1.png

 

“中美癌症生存率的主要差别来源于早期诊断和早期治疗的不同。除此之外,综合治理的普及性不一样,以及一些先进设备和治疗方法进入中国需要一段时间。另外,中国在肿瘤内科、外科和放疗协同上的教育和协作与国外先进水平相比还有很大差异,尤其是中小医院治疗不规范这个现象很普遍,因此导致整体国家治疗水平的不足。”美国知名肿瘤中心MD Anderson的医生Joe Zhang解释说。

 

另一方面,在药品供给上,美国也有显著优势。

 

中国药品以市场需求为导向,美国则是以突破性为导向。专利药物进入中国,需要经过政府单位多重审批,往往需要费时超过三年。也因此,中国的抗癌药物相对缺乏,以肺癌药物为例,美国有多达五十几种,但中国只有寥寥七种。

 

因此跨境医疗成为许多重症患者的选择。

 

梅奥诊所(Mayo Clinic)高阶健康保障计划和国际医药部门负责人海恩兹(Stephanie L. Hines)不讳言,中国是外国求诊人数成长最快的族群之一。赴美治疗重症的人数2015年约3000人,来年已超过5000人。

 

传统跨境医疗模式或许不再奏效

 

“跨境医疗”这四个字并非最近的发明,然而它的真正意义却在不同阶段有着种种变化,其服务型态已经历经数个演化阶段。

 

最早的跨境医疗,或干脆说出国就医,都是属于“旅行中介式跨境医疗”。运作形式是由中介为患者联系外国医院,协助翻译病历、办理签证、安排机票与随行翻译等,从中收取服务费。因为没有美国的医疗保险,患者必须一力承担高昂的医疗费用。一趟手术之旅下来,往往要数十万、甚至上百万美元。也因此,患者家庭必须有一定财力才负担得起。

 

除了中介公司,为了抢占中国医疗市场份额,许多外国医院也在中国设立办事处,服务当地患者,接受预约与转诊服务。如美国的梅奥诊所、克利夫兰医院等。

 

由于这种最原始的“出国医疗游”费用昂贵,市场衍生出另一项替代服务:以远程问诊模式,请外国医生就患者的病历、病征、检验报告等,提出诊断与治疗建议,做为患者在中国主治医生之外的第二诊疗意见。

 

然而,以上的几种跨境医疗模式,都有着根本上的局限性。

 

传统出国就医型的服务,最大的问题在于费用高昂,动辄数十万美元并非一般人家负担得起。而且许多在国内的检查检验,在国外都需要重做,徒增额外开支。

 

更重要的是,这类出国手术多属于一次性服务,无法提供手术后的追踪与持续治疗,但这些都是患者治疗和恢复过程的关键。此外,患者在回国后有任何问题,很难向手术执行的国外院所咨询。

 

美国麻萨诸塞州总医院特殊服务部负责人海瑟薇在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表示,中国患者赴美就诊的最大挑战,就是回国后无法确保治疗的连续性。

 

而远程求取外国医师第二意见的方式,虽然具经济效益,但这些意见常常不被患者原本的主治医生采纳,以致于难以在当地执行。“没有中国专家参与的二次诊疗意见,很难获得中国医院与专家支持,没有实质的意义。”业界人士坦言。

 

此外,若外国医生开具的治疗药物,在中国还未被批准使用,患者很难取得这些药物,治疗效果也将大打折扣。

 

“历史上,由于曾经巨大的药害事件,国际上各国政府都建立了药品注册制度,需要进行药品审评才能进入相应的主权国家,患者用药安全由国家药监体系保障。” 国家卫生计生委卫生发展研究中心信息研究室主任程龙说道。

 

“虽然药物在美国已经上市,但国内的数据仍是缺失的,在中国服用无法纳入国家药品不良反应监管系统,药品的生产、包装、储存、流通是否符合要求,均属于监管的空白地带。出现问题,患者服药仅仅属于个人行为,患者也许并不清楚相应的法律风险,因此需要充分的告知。对于公司来说,若在国内销售未在国内上市的药物则有销售假药的风险。当前患者自己海外购买药物是走法规的擦边球,但若是企业行为,风险就会很大。”

 

跨境医疗的突破:“Virtual Hospital (虚拟医院)”

 

22.jpg

(Mercy Virtual Hospital的“无患者病房”,Mercy官网转载)

 

着眼于市场存在的痛点,一种“不用跨境的跨境医疗”的新型模式应运而生。

 

顾名思义,这类跨境医疗提供的并非中介服务,而是真正的医疗服务;然而比起过去的“旅游医疗”,它又结合了技术力量及医疗资源,让患者无需远渡重洋。

 

根据HITC咨询和Verify Market的预测,在美国,Virtual Hospital(虚拟医院)在2022年的营业额将达到35亿美元,年平均增长率更是达到了49.8%,在传统的医疗行业,这样的增长率十分罕见。Mercy Virtual Hospital(Mercy 虚拟医院)表示,他们的远程服务可以为患者节省15%-40%的时间和金钱成本。在全美削减医疗费用的呼声中,Virtual Hospital(虚拟医院)提供了一个可能有显著效果的解决方案。

 

33.png 

图表1:全球远程医疗患者人数统计及预测2013-2018 (单位:百万)

在美国,虚拟医院已经有了不少显赫的市场参与者。

 

Virtual Hospital(虚拟医院)目前最大的市场参与者是TelaDoc (NYSE:TDOC)。作为该领域的第一家上市公司,TelaDoc提供全天候的非紧急病种的电话或视频咨询、诊断和电子处方开具。

 

目前这家公司主要服务于美国市场,以轻度问诊为主,形成从问诊到处方的服务闭环。截止2016年底,TelaDoc共有1,700万会员、超过3,000名医生。自2014年起,TelaDoc的用户量增长了3倍,也开始与诸多大型公司和保险机构合作,对接员工福利产品。2015年,TelaDoc成为全球首家IPO的虚拟医院,上市时估值10亿美金,至2018年,其估值已经达到22亿美金。


 44.png

 

在美国,一种新型的医疗保险公司也正在改写过去的医疗保障系统。2013年,Collective Health创立,通过具有强大分析功能的企业软件帮助企业给员工提供医疗保障,而非使用过去传统的医疗保险公司服务。通过数据挖掘及分析,这家公司能减少在医疗方面不必要的开支,使公司员工与医疗资源紧密对接,从而更有效地进行疾病管理,在疾病萌芽阶段进行有效干预,防止问题恶化。

 

这种新型保障方式在美国已经覆盖超过1.7亿人,而Collective Health的发展也一路高歌猛进——根据TechCrunch报道,目前其企业客户包括SpaceX、Palantir、eBay等知名公司,服务人数已经超过12万人。今年2月底,Collective Health完成了D轮融资,总融资额高达2.3亿美元,分别来自NEA、Founders Fund、谷歌风投和Mubadala等大型投资机构。

 

55.png

Dr. Robert Warren 通过远程医疗平台进行诊断和提供治疗方案

 

而落脚到跨境医疗与虚拟医院两个赛道的结合点,在硅谷创建的美国顶级医生集团、医疗机构MORE Health, Inc.就是一个很好的例子。该公司由前UCSF肝胆外科主席Dr. Robert Warren[1][2], 现任斯坦福医学院脑神经放疗主席Dr. Mark Wintermark[3][4], 以及UCSF Baker Cancer Hospital 联合创始人Dr. Marc Shuman[5][6]等美国顶级医疗专家联合创立,针对海外重大疾病患者提供远程医疗服务,致力于打造一个“Global Virtual Hospital”(全球化虚拟医院)。2017年,MORE Health, Inc.被美国《福布斯》杂志称之为跨境医疗行业的“创新者”和“又一匹黑马”。


66.png

 

以中国市场为例,MORE Health的模式是搭建一个云端的会诊平台,将患者、患者在中国的主治医生与美国顶尖的医生联合起来,共同为患者拟定治疗方案,并提供诊疗后的随访追踪。该公司与全美各领域最顶尖的医生、医院直接签约,当患者使用MORE Health服务,MORE Health会先将患者的病历数据、检验报告等翻译成符合美国医院使用的格式并提供给美国医生用以诊断,从而让患者避免了重复检查。

 

在MORE Health的模式下,美国医生会在接到患者资料五天内给出初诊意见。之后MORE Health会安排美国专家与患者的中国主治医师共同会诊,双方一起讨论并确定最终诊断结果和治疗方案;如果条件允许,最终该治疗方案将在本地由中国主治医师负责执行。

 

通过MORE Health的服务,患者能够在不用出国的情况下,完成美国名医的诊断与治疗,费用仅是出国就医的九牛一毛。“我们希望不只是服务经济条件好的人群,还能普惠大众,和中国医生联合起来,一同为更多的患者提供服务。”MORE Health 联合创始人Dr. Robert Warren表示。

 

在执行治疗方案后,MORE Health还会提供3-6个月的美国医生跟踪随访,确保对患者的状况实时追踪。这是真正意义上的医疗服务,而不是医疗咨询。

 

另一方面,正如上文中卫计委程龙主任指出的,跨境医疗服务在药物处方方面面临着一定风险。为了解决这个问题,MORE Health也提供国际药品配送服务,即通过由参与会诊并和患者建立医患关系的美国医生开具的电子处方笺,这家医疗机构可以将尚未进入中国市场的处方药,通过国际配送和其他法定程序,让患者在中国合法取得和使用。

 

除此之外,跨境的Virtual Hospital(虚拟医院)还需要严谨的运营机制和合规性。平台需要达到相当的安全标准、流程需要保护患者的隐私和信息安全、需要合法建立远程医患关系、需要提供全球法律管辖地覆盖的医疗事故保险、以及需要解决在实际服务过程中所产生的语言、文化、时区的不同。“需要符合美国《健康保险流通及责任法案》(HIPAA)和美国食品及药物管理局(FDA)的规定。”MORE Health创始人Robert Warren对动脉网说道,其平台在创始之初就着手制定合规的诊疗流程,是市面上少数获得FDA认证的平台之一。

 

这项服务已经帮助了不少病人。2014年12月,55岁的李先生被诊断为多发性骨髓瘤,两年来接受多项治疗方案,但病情却迟迟没有起色。

 

到了2017年一月,原本使用的药物控制方案失败,医生对病情束手无策。在主治医生的建议下,李先生采用了MORE Health的服务,接入美国骨髓瘤治疗方面的权威专家,包括UCSF 血液科主席Dr. Thomas Martin以及斯坦福医学院血液科教授Dr. Steven Coutre,通过MORE Health中美专家远程会诊,双方拟定了最新治疗方案,并将处方开具的药物CD38单抗Daratumumab在中国海关清关后,寄至中国李先生手中。

 

在使用两周后,这位缠绵病榻数年的病人病情即逐渐好转,各项健康指标都有了大幅改善。而整个过程所花的费用,还不到出国就诊的十分之一。

 

 “之前我的身体状况根本无法赴美就医,原本没想到有机会得到美国医生的治疗。很感谢MORE Health能有这样的服务。对于很多患者来说,这个服务大大减少了患者的金钱成本和时间成本,又能够零距离接触到世界一流的专家,真正的给患者带来希望。”李先生对记者说道。

 

随着社会经济,政策和科技的不断发展,医疗行业正在经历深刻变革。包括人工智能、可穿戴设备、基因技术、云计算、大数据等医疗相关的科技进步,可能会彻底变革这个传统又重要的产业,把珍贵的医疗资源平民化、规模化。

 

中国一定会是个重要市场——《2016年中国高净值人群跨境医疗健康白皮书》预测,中国跨境医疗市场将从2015年89亿的销售额,在2020年突破531亿。随着国人健康意识抬头、追求更好的医疗质量,AI等先进技术在医疗方面找到商业落地点,跨境医疗无疑将会是未来中国最有希望快速增长的领域之一。


信息来源:


[1] https://www.ucsfhealth.org/robert.warren

[2] http://www.aiyichuandi.com/physicians/595d35b9f1e34d111db178a3

[3] https://profiles.stanford.edu/max-wintermark

[4] http://www.aiyichuandi.com/physicians/595d35b9f1e34d111db178fc

[5] http://profiles.ucsf.edu/marc.shuman

[6] http://www.aiyichuandi.com/physicians/595d35b9f1e34d111db17903

[7] https://www.ucsfhealth.org/thomas.martin

[8] http://www.aiyichuandi.com/physicians/5a7d17962f85be1500ed1952

[9] https://profiles.stanford.edu/steven-coutre

[10] http://www.aiyichuandi.com/physicians/595d35b9f1e34d111db17928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