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完善资料
取消 提交

江湖你我——2018年国内CRO/CDMO行业回顾

动脉网的小伙伴们 2018-12-30 08:00

编者按:本文转载自医药魔方,作者华义文。动脉网经授权转载。



“飞雪连天射白鹿,笑书神侠倚碧鸳”。金庸大侠,带着几代人的武侠梦,随风而逝。


但,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武林侠客行走江湖,或为民族大义,或为国恨家仇,或为儿女情长。有人追逐武功绝学,有人追逐武林至尊,有人追逐名利双收,也有人独孤求败,退隐江湖,超然世外……一幕幕大戏在你我脑海回荡。


CRO/CDMO行业,亦是这样一个江湖。


吸金聚财,意图天下:融资上市篇



有一点是不是大家都觉得奇怪?江湖中人从来都是不愁生计,出手阔绰,不仅千两万两银子不在话下,打尖住店给小费都是十两二十两,可谓出手阔绰……要知道那可是普通人家一年的收入。看来行走江湖的大侠们个个是生财有道。

 

在当下的时代,当然不能靠打家劫舍来挣钱了,而是拿着招股说明书和商业计划书到处路演宣讲,靠漂亮的投资回报和美好的发展前景来吸引大金主和广大民众争先恐后聚集起来。

 

在2018年的CRO/CDMO行业,最为引人瞩目的无疑是药明康德在上海证券交易所上市。自5月8日上市以来,连续16天涨停外加高开,每股价格从定价21.6元一路飙升到盘中最高135.57元,累计涨幅超过500%,随后逐渐回归在80元左右徘徊。市值一度突破1300亿元,比中国大部分制药公司都值钱,每签新股获利超过10万元,成为名副其实的年内最赚钱新股。

 

当然,药明康德的野心远不止于此,12月13日又成功登陆港股,实现了A+H的壮举,再加上前几年在纽约证券交易所游玩了一把,可以称得上是股市老司机了。根据招股书说明,获得资金后还将用于扩大产能,收购行业标的以及包括人工智能在内的高端科技开发。

 

港股上市之路热闹非凡,专注于蛋白质晶体学的维亚生物已经于12月17日发布了通过聆讯后资料,正式上市指日可待;还有在一致性评价浪潮中大赚特赚的方达控股已经向港股提交上市申请,而凯莱英公司董事会也决定在香港上市。

 

5月,量子高科并购睿智化学获证监会核准批复,随后更名量子生物,全面升级为以微生态营养产品、微生态医疗健康服务、医药研发外包服务为主营业务的企业。11月,康龙化成申请在创业板上市获得上会通过。不过很遗憾的是,美迪西在2月底被悄然终止审查,上市之路推迟。

 

上市之路漫长艰险,也是历经多轮融资积跬步而至千里的。

 

在生物CDMO领域,去年在港股上市的药明生物无疑是一枝独秀。2018年苏桥生物在资本的推动下强势崛起,分别于1月和4月宣布完成3800万美元A轮和3400万美元B轮融资。以开发培养基起家的奥浦迈于4月完成近亿元战略投资,进一步提升公司细胞培养基产能,加快建设CDMO平台和人才引进。


既有自有品种,也承接CDMO业务的奕安济世也在6月完成3500万美元B+轮融资,累计融资达到8亿人民币。同样是既有自有品种,也承接CDMO业务的东曜药业在8月宣布完成1.02亿美元(约合6.8亿元人民币)B轮融资。由一群年轻人创立的皓阳生物也在8月获得5000万元A轮融资,并且成为乐普生物的参股企业,后者是心血管器械和药品复合型龙头企业乐普医疗强势进军肿瘤免疫的关键平台,可以说是成功傍金主。总体来说,这一细分领域的烧钱态势可见一斑。

 

同样受益于生物制药蓬勃发展的百奥赛图在4月完成4.1亿C轮融资。百奥赛图的核心业务是以基因编辑技术进行模式动物定制开发以及相关药理药效评价服务,说得通俗易懂一点就是卖小白鼠的。为什么做小白鼠生意都能拿到那么多融资?这可不是普通的小白鼠,要知道基因编辑动物模型是眼下最热门的肿瘤免疫疗法开发的“三座大山”之一(见:肿瘤免疫组合疗法的“三座大山”)。肿瘤免疫疗法后续是否能进一步突飞猛进,动物模型是一个关键瓶颈。趁着这股行业东风,百奥赛图在上市之路上加紧步伐。

 

在传统小分子领域也有融资事件的。在行业内已经处于领先地位的博腾股份在7月完成15亿元定向增发再融资。专注于小分子新药研发化学合成一体化服务的六合宁远于9月完成数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除了自有产品也从事一部分CDMO业务的新三板企业民祥医药也在9月完成6498万元C轮融资,投后估值10.78亿。

 

此外还有多起投资事件值得关注。一笔是从事临床CRO服务的新三板企业海金格医药在6月获数千万元A轮融资。另一笔是在生物医药投资领域十分活跃的凯泰资本在7月完成对盈科瑞数千万元人民币战略投资,后者是一家专注于中医药/天然药物研发CRO企业。在2018年即将结束的12月有三笔投资集中完成,分别是提供临床前研究服务的赛赋医药宣布完成C轮,提供基于结构设计的功能靶点蛋白研究的恺佧生物完成3000万元Pre-A轮融资,以及专注于药物晶型研究的晶云药物完成超1亿元B轮融资。


CRO/CDMO公司是不是看着就很有钱的样子呢?


在当下新药研发的风口上,CRO/CDMO企业是众多投资机构重点关注的标的。从以上归纳的投资事件时间节点来看,大多数是发生在上半年或者是在上半年差不多敲定了,而到了下半年有较为明显减少,只是在12月有三笔集中完成,也可能和投资机构完成2018年指标有关。因此,CRO/CDMO投资热度似乎在2018年的上下半年有一种冰火两重天的感觉。



急流勇退,雄风犹在:战略退市篇


“江湖险恶”,这是江湖前辈对初出茅庐的年轻人常说的一句告诫,也是前辈在经历了腥风血雨与阴谋狡诈之后的感悟。


在经历种种之后,有人会继续前行,也有人金盆洗手或皈依我佛,选择退隐江湖,远离尘世间的纷纷扰扰。在武侠小说里,金盆洗手或剃度皈依仪式上,并不平静,甚至打打杀杀,又是一场武林浩劫。而上市企业从交易市场退市,通常都是静悄悄地。

 

不过,企业退市不是金盆洗手,退隐江湖,而是一种发展策略,或许可以看作是一种闭关修炼,期待重出江湖。药明康德就是一个典型例子,就不赘述了。

 

中美冠科早在去年12月宣布被日本JSR收购的时候就开启了退市之路,并于5月31日正式从台湾退市。作为JSR强势进军生物医药研发外包服务领域的重要一笔,结合之前收购已经初步形成了生物医药从基因、评价到生产的产业链。中美冠科作为其中重要一环,加上之前的深厚底蕴,相信会在未来在行业内继续发挥重要作用。

 

其他三家退市都是在新三板上市企业,规模相对较小,包括化学合成的皓元医药、器械的奥咨达以及临床服务的赛德盛。由于新三板的影响力有限,因此退市并没有引起波澜。虽然并不清楚其退市的原因,但这几家公司在深耕作业的同时或许会谋求在其他交易平台上市。


兼并结盟,合纵连横:合作并购篇


少林武当都自成一派,是江湖正气的中流砥柱,平时各自为政,但在天下危难时刻也会联起手来伸张正义。五岳剑派,同气连枝,有形式上的五岳联盟。结盟是团结力量,提升实力的一个重要途径,同时也能提升抗风险能力,在危机中得以生存。

 

在CRO/CDMO行业中,收购兼并与战略合作也是十分常见的商业行为,可以在短时间内扩充产能,增加业务能力。在瞬息万变的市场竞争中,在短时间内成功卡位尤为宝贵。

 

9月,在分子砌块细分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药石科技将博腾股份和美诺华的合资公司浙江博腾合计72.5%股份收入囊中,合计花费超过1.6亿元。三家公司都从事化学合成业务,只是在细分领域有所区别,但又有交叉重叠,存在一定竞争。此次交易对于药石科技来说直接买厂扩充产能,而转让方产能本就充裕,正好将这家亏损企业抛开。

 

9月,海特生物宣布拟以4.5亿元现金收购汉康医药100%股权,后者在化学仿制药开发方面是一个老牌子了,尤其是在老三类抢仿时代。收购方海特生物是主打鼠神经生长因子在内的生物制品企业,此番收购是直接强势进军化学药领域。当然,4.5亿可不是简单就能拿走的,业绩承诺必不可少:2018年至2020年扣非后净利润分别不低于2800万元、3220万元和3703万元。

 

不过,收购并不都是顺风顺水的,2018年也见证了两笔失败案例。

 

4月,以造影剂为核心业务的北陆药业宣布拟收购一家仿制药开发CRO阳光诺和。不过很快在5月份就宣布因“标的公司最新经营情况对应的估值未能达成一致”而终止收购。

 

5月,三生制药宣布终止收购一家位于加拿大的生物CDMO公司。去年9月,三生制药宣布与中信产业基金成立合资公司,并以2.9亿美元收购位于加拿大安大略的Therapure Biomanfacturing公司(见:三生制药2.9亿美元收购加拿大Therapure生物药CDMO业务)。该公司成立于2008年,主要为治疗性蛋白的研发和生产提供一系列服务,包括技术转移与流程开发,分析开发与测试,工艺放大与cGMP生产,无菌灌装和冻干等,该公司的药品生产线拥有美国、加拿大和欧盟生物药品cGMP生产资质。

 

通过建立合资公司取长补短也是药明康德一贯的操作方式,在2018年就有两次大手笔,分别是在1月与梅奥诊所合作进军临床诊断以及10月与中电数据合作共同深耕健康医疗大数据产业。以及7月,药明生物与海利生物建立合资公司开展人用疫苗(包括癌症疫苗)CDMO业务。

 

收购和成立合资公司要花钱,如果手上不够宽裕,那也可以建立联盟,抱团取暖。

 

依托上海医药工业研究总院的益诺思,在临床前毒理研究领域是举足轻重的存在,在2018年着力开展战略合作,分别在1月与专注于离子通道检测的爱思益普和动物模型开发的艾德摩建立合作,补充临床前新药评价能力,以及在4月与生物CDMO博威生物建立合作,联合为客户提供创新药IND服务。

 

临床前研究+CDMO+临床研究之间相互混搭的战略合作是一种喜闻乐见的模式,除了益诺思+博威生物之外还有6月凯莱英分别与昭衍新药、科文斯签署战略合作框架协议,为客户提供新药研发一站式服务,以及7月份泰格医药与九洲药业的战略合作,再加上10月金斯瑞与北京赛赋医药打造从靶点发现到临床申报的高质量、高标准的一站式生物药服务平台。

 

西比曼在细胞疗法领域是一家颇具影响力的企业,在9月份宣布与诺华制药达成战略许可和合作协议,负责在中国生产和供应 Kymriah,而诺华公司作为产品持有人,负责中国的分销、监管和商业化等方面的工作。简而言之,西比曼为诺华提供CMO服务。顺便提一句,12月20日诺华宣布收购LFB集团旗下Cell for Cure公司,这家公司是欧洲最早也是规模最大的CDMO之一,专注于细胞与基因治疗药物的生产。在今年7月,诺华就与Cell for Cure签署协议,在后者的生产基地开发包括Kymriah在内的CAR-T产品。天知道诺华将来有一天会不会干脆把西比曼也收入囊中,只不过西比曼也有自己的产品线,而不是纯粹的CDMO企业。


开疆扩土,遍布江湖:设施设备篇


武林各门各派都有发源地和总部,如日月神教总坛在黑木崖,明教总舵在光明顶。除此之外,还会随着组织发展和活动需要,在各地设立分布,如天地会有十个分堂。当然,最厉害的当属天下第一帮派的丐帮,可以说无孔不入,虽然没有固定场所,但任何一座破庙都是聚集场所,是一个既松散又严密的团体。

 

国内CRO/CDMO企业集中于京津冀、长三角和珠三角地区,这和制药工业的分布密不可分。上述地区经济发达,人才聚集,也是重要因素。国内几家主要国内CRO/CDMO企业也不断在上述地区布局,一方面扩大产能和增加业务模块,同时这样也可以更加接近客户,更好地为客户服务。

 

要说到大手笔,药明生物绝对是当仁不让。有着强大的资本和业绩支持,药明生物迈开大步,在爱尔兰、石家庄、新加坡、波士顿以及上海建设新工厂,选址都在制药重镇,彰显霸气。到2021年预计生产规模达到22万升。

 

药明生物赚得盆满钵满,自然引来众多业界大佬进来抢占,也要分一杯羹。已经进军生物CDMO的金斯瑞于7月宣布投资7500万美元在镇江建设生产中心,用于临床样品和商业化生产,设计总产能5700升。在化学药CDMO领域做得风生水起的凯莱英也有意涉足生物药,并且已经开始实际动作,在上海金山建设生物大分子药物研发中心及生产基地,总投资15亿至18亿元。

 

作为临床前安全性评价领域重要一员,昭衍新药在12月宣布在广西梧州建立研发中心。广西是国内实验用食蟹猴主要养殖基地,直接在养殖地建设研发中心,也是应对生物创新药研发巨大需求以及客户对效率的要求。

 

年底压轴新闻来自全球CMO巨头瑞士龙沙(Lonza)宣布在广州建立生物CDMO工厂,预计在2020年投产,而在此前龙沙已经在广州有小分子原料药CDMO工厂,在国内生物制药领域业务,基本上可以直接忽略,不过现在总算是来了。相比在全球生物药CDMO领域享有同等声望的勃林格殷格翰上海张江基地早在2014年就投产,龙沙可谓姗姗来迟,不过现在行业火热,来得正当时(见:独家 · 国内生物制药CDMO竞争格局)。


武功精进,舍我其谁:业务创新篇


习武之人行走江湖,有些人是为了名和利,有些人是为了江湖道义,而有些人则就是为了练就绝世神功,对于九阴真经、辟邪剑谱、易筋经等武功秘籍自然是趋之若鹜。切磋武功也是江湖人士十分喜欢的活动。比武大会历来是武林盛会,最为人津津乐道的或许就是华山论剑,或是决战紫禁之巅。

 

而作为提供技术服务的CRO公司来说,也需要不断修炼内功,提升技术能力。虽然各家CRO公司不会直接比武论胜败,但每个甲方客户都会货比三家,无形之中就是检验各家的技术实力和服务能力。

 

药明康德推出DNA编码化合物库筛选平台。这项技术能够短时、高效地完成上亿级别的分子库构建和筛选,在新药发现中展露出显著的时间优势和成本优势,引发了制药行业的广泛兴趣和密切关注。目前在国内从事DNA编码开展新药研发最为成功的企业无疑是成都先导,这家公司已经与众多国内外一流制药公司建立战略合作关系,有多项技术转让协议,收获颇丰。作为国内CRO的龙头老大,自然不会放过这个挣钱的机会。

 

除此之外,药明康德还在谋划利用人工智能助力药物发现,今年6,7月份连续投资了Insilico Medicine和维智基因(Verge Genomics)。相信投资这两家公司只是第一步,药明康德还会将两家得出的初步成果在原有测试平台进行验证,最终引入人工智能技术,提升药物发现效能。其实,旗下药明明码也已经开始尝试人工智能应用于药物发现和临床研究。

 

中美冠科苏州正式开业,这是10个月前被日本JSR收购后的一次崭新亮相。新业务板块协同既有核心业务,重点开展临床检测以及人工智能医疗服务。

 

昭衍新药以前都是做动物实验,现在也开始参与人体实验了,分别成立子公司开始从事药物警戒和临床服务。


顺势而昌,名利皆收:政策红利篇

 

过去几十年,众多制药公司内部研发效率和回报下降,而人类健康需求不断提高,新技术不断完善,监管机构对安全性和有效性的法规要求也在不断提升,CRO/CDMO行业随之出现和兴起,这本身就是顺应行业发展潮流,因势利导的产物。现如今,CRO/CDMO行业也应当继续沿着服务于新药研发的道路前进,自然也会跟着制药业整体提升而继续发展。能不能抓住政策红利就看各企业洞察行业脉搏的能力,和自身历练的水平以及一点点运气了。

 

>>>>

平台建设专项补助


整个CRO/CDMO行业,在过往三年(2015年到2017年)无论是营业收入、净利润还是从业人员数量来看都呈现一个十分稳健的上升态势,其中以44家上市公司为代表的2017年营业收入增长24%,净利润增长17%,从业人员增长20%。总的来说,CRO/CDMO行业正处在一个稳定盈利能力水平稳步扩大规模(见:CRO持续火爆:44家上市公司业务和财务数据对比)。正是因为看到这个行业产生良好的社会和经济效益,国家出台众多政策鼓励行业发展,包括对重点企业直接给予资金补贴。

 

6月,国家发改委、工信部、卫健委和药监局联合发布《关于组织实施生物医药合同研发和生产服务平台建设专项的通知》,对2017年合同金额超过2亿元的CRO和超过3亿元的CDMO企业给予支持,具体说来就是单个新增产能项目总投资不低于1亿元,国家补助资金原则上为项目总投资的30%左右,金额不超过1亿元。可以说补助力度相当大,不过门槛也很高,能够达到合同金额2亿或3亿的企业为数不多,而且恰巧企业还有大额投资项目。说到这里,再回过头来看看有几家企业建设新工厂正好赶上。目前还没有公布最终结果,估计能够获得这笔补助的企业屈指可数,也无外乎几家行业大佬。

 

>>>>

MAH制度


自从2015年开始,药政法规改革极大促进了新药研发和仿制药开发,带动了CRO/CDMO行业稳步发展,其中已经在全国十个省市试点3年,并再延长1年的上市许可持有人制度(MAH)非常值得期待,也开始陆续收获成果。

 

6月,杭州歌礼药业的抗丙肝新药丹诺瑞韦批准上市,其中原料药委托合全药业生产,这是MAH制度下第一个批准上市的化学创新药,更大的意义在于前者是一家研发驱动的创新药企业,且合作双方并非关联企业。

 

8月,百济神州抗肿瘤新药替雷利珠单抗(PD-1)上市申请获得受理,产品生产全部委托勃林格殷格翰生物制药张江工厂,很有可能成为MAH制度下第一个批准上市的生物创新药,这将是一件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事件。生物制品生产和质控的复杂程度远远大于化学药,建设一个生物制品工厂所花费的成本也是十分高昂的,而MAH制度的实施可以使得创新药研发企业将资金投入到更有价值的工作上。另外不得不提的是,勃林格殷格翰生物制药张江工厂项目是在MAH试点之前就开工建设并投产的,而且勃林格殷格翰在张江生物医药基地的支持下向决策部门提交了很多关于MAH试点工作的建议,可以说即是政策的推动者,也是政策的获益者,为行业发展做出了有益贡献。

 

>>>>

福祸相依,处之泰然


自从2015年以来,药监部门审评审批改革为制药行业带来很多激励措施。不过,我们也需要清醒地认识到政策带来的挑战,甚至某种程度上的危机。

 

过去几年,监管部门大力推动的仿制药疗效和质量一致性评价为CRO注入强大活力,这突如其来的巨大需求为不少CRO带来滚滚订单。广大药厂硬着头皮花去大量真金白银,原本想着优质优价,通过一致性评价之后把这部分投入很快可以挣回来。然而,现实没有那么美好。随着4+7带量采购在寒冬时节揭幕,到头来发现换来的还是低价,而且是一家通吃。就是这低价,其他家也只能等来年。行业一片哀嚎。

 

仿制药厂如此悲观心态,还有多少家企业会像以往那样热情高涨做一致性评价呢?CRO企业可能面临订单减少,费用降低的局面。毕竟,仿制药一致性评价投资回报没那么高啊,只是多活一口气而已,并不是发大财的机会。老品种如此,新品种立项还是仔细再掂量掂量吧。所以,从事药学开发和生物等效性研究的CRO需要考虑如何应对。

 

仿制药哀嚎,创新药似乎也并非一片光明。原本资本活跃为新药研发注入强心针,然而港股生物技术板块纷纷破发,大陆医药板块跌跌不休,风投资本纷纷收紧银根,依附于制药公司和生物医药创业团队的CRO/CDMO行业怎能独善其身。


阴谋阳谋,恩怨情仇:争议事件篇

 

江湖中总有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腥风血雨,陷阱、埋伏、杀戮、灭门开启一段武侠传说是作家通常的手法。因爱生恨,相爱相杀,使得武林派系之争恩怨交织,剪不断理还乱,扑朔迷离,耐人寻味。

 

生意场就是江湖。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利益。

 

>>>>

质疑作假,惨遭做空


虽然南京传奇本身并不是一家CRO公司,但其母公司金斯瑞主营业务是CRO。随着南京传奇与美国强生旗下杨森制药签署CAR-T技术转让授权巨额协议,南京传奇对金斯瑞经营和股价都有巨大推动作用。从营业收入来看,2018年半年报披露上半年营业收入112.2百万美元,其中来自杨森合作的收入为30.4百万美元,占比为27.1%,而2017年同期这笔收入为零。从股价来看,随着与杨森合作一经披露,金斯瑞股价大涨27%。这样的成绩是传统CRO业务很难创造的。

 

9月底,原本是中国内地民众期待国庆长假与家人团聚或出游放松的时刻,然而这时候却有一个神秘门派挑起事端,这就是“阎火研究”, “一群资深的股票投资者发起的独立研究机构”,致力于“曝光假公司,保护个人投资者的利益”。言语之间是一位替天行道、行侠仗义的绿林好汉。此番面对的“恶势力”是在业内有头有脸的金斯瑞,双方在香港股市的擂台上隔空比武,广大股民便充当看客。一时间,舞文弄墨、口水牢骚如同刀光剑影、暗器内力一般,你来我往,好不热闹。

 

9月27日,“阎火研究”发布报告质疑金斯瑞子公司南京传奇CAR-T疗法涉嫌造假,并列举了七宗罪,强烈建议卖出,且严重看低金斯瑞估值。这七宗罪包括:技术来源扑朔迷离、工艺复杂进展缓慢、临床数据涉嫌造假、隐瞒死亡案例真相、杨森合作夸大其词、高位套现窃取利益、价值有限估值虚高。此报告一经公布,如同骆宾王《讨武氏檄》影响甚广,一时间众人纷纷响应,金斯瑞股价盘中一度跌去40%,可谓惨烈。最终仅这一日公司股价下跌26.79%,市值蒸发近79.60亿港元。

 

面对如此挑衅,金斯瑞沉着应对,从临床数据披露、生产工艺进程、技术开发路径基础、专利保护布局、病患希望披露说明、持股变动、市场潜力等角度对质疑进行澄清,将局势稳住,并指出阎火研究的“最终目的是为拉低股份价格及诋毁本公司之声誉”。 股价一度回涨20%。


然而,自古正邪不两立,一场争斗岂能一个回合就能了断。阎火研究又在10月1日发布第二份报告,对金斯瑞的回应一一进行反驳,并指出金斯瑞选择性回复质疑且没有提供详细的事实依据。

 

面对第二轮攻势,金斯瑞在10月3日发文要求阎火研究以真实身份现身,谴责其“以隐秘身份假借研究机构之名损害本公司声誉的行为”。

 

不过在金斯瑞经历股价过山车的过程中,阎火研究的做空动作已经完成,满载而归。此后,阎火研究再未发声,也不知道其背后是一个人、一群人还是一个机构。或许,这又将是一个江湖悬案。

 

>>>>

百花村罗生门


百花村,远在西北边陲的新疆,主营业务是煤炭开采,原本与制药行业八竿子打不着,除了药厂锅炉房烧煤之外。然而,在2014年和2015年连续亏损之后,如果2016年再度亏损,可能就要退市了,面对如此窘境,百花村盯上了华威医药,这个CRO行业的香饽饽企业。此时,华威医药也想借股市提升自身价值,毕竟看起来这样来钱比辛辛苦苦摇烧瓶、跑液相、压片子要容易多了。于是两家一拍即合,就这样搭伙过日子了。

 

起初当然是你侬我侬,蜜月期过得好不快活。一方面保护了上市主体,另一方面成为上市公司,都获得了利益。

 

然而,小日子过着过着总有磕磕碰碰的。承诺要兑现,账本要算清楚。会计公司发生分歧,一个否决,一个说无权否决。甚至闹到了刑事案件,貌似一起跨省缉捕了。正所谓,清官难断家务事,不久又和解了,还获得南京市政府力挺,授予改革开放优秀民营企业家称号。眼看着又一年过去了,又到了结算业绩是否达到预期承诺了,但愿这回可以坐下来好好说话,日子总要一天天过下去的嘛。

 

两个门派合并,谁当家,既有规则打破,建立新的意识形态和流程制度,有人难免会不习惯,既得利益受损。但为了大格局,如何平衡各方利益考验着领导层的智慧和能力。大家都明白这个道理:和则两利。

 

你我原本并不相识,因为各种阴差阳错而选择了这个行业,进而萍水相逢。现如今, CRO/CDMO行业已经深深嵌入新药研发的全流程。大家相互扶持,相互提携,也有争斗,也有较劲,或为神农伟业,或为名利双收,或为诗和远方,或为了活下去。不管怎样,2018年就这样热热闹闹得过去了。

 

值此辞旧迎新之际,让我们豪情万丈地道一声:江湖再见!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