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脉网知识库

登录动脉网

“拯救美国医院”研究:提高价格并非解决之道,四种途径将成为解决方案

黄琪 2018-02-25 08:00

凯撒医疗集团前首席执行官Robert Pearl博士正在进行一系列“拯救美国医院”的研究,他发现美国医院正面临着越来越艰难的处境,同时提出一系列改善其表现的解决方案。动脉网(微信号:vcbeat)编译了相关报道。


R2q2Mon__400x400.jpg

Kaiser Permanente前首席执行官Robert Pearl博士


医院兼并动机,更多是获取与保险公司谈判筹码


社区医院已经成为了美国医疗护理领域的中坚力量。在二十世纪中叶,美国便拥有约6000家住院设施,这些医院遍布全国各地,常常成为各自社区的经济顶梁柱。


这些当地医院不仅能提供高薪职位,其董事会常常也由具有影响力的官员组成,一时间为当地人民带来了不小的便利。


但是近来,曾经有口皆碑的美国医院如今困难重重。由于运营效率低下,利用率下降,越来越多的医院正在经历财务困境,影响力日益减弱。


IOM估计,美国医疗保健中所有财务浪费中的44.5%来自低效和不必要的护理服务。从操作上来说,大多数社区医院接待量大,但是进展不大,因此,重新设计迫在眉睫。


随着医疗护理计划、制药公司和新型医疗服务提供者以牺牲医院行业为代价而获得市场影响力,恐慌情绪已经渐渐开始出现。这些变化推动了医院与医院之间的合并,可惜的是,这看起来更像是绝望交易,而非长期增长策略。


企业之间的兼并和收购通常是出于两个目的。第一是为了创建一个更有效率的组织,合并可以帮助企业剔除冗余部分并加强创新,从而以更低的价格提供优质的产品或服务。第二个原因是为了建立谈判影响力,从而提高价格。


2017年年底Dignity Health与Catholic Health Initiatives (CHI)之间的合并是出于第二个目。


该协议预计在2018年下半年完成,届时这些医院将组成全美最大的非营利医疗系统之一,共汇集28个州的139家医院,总收益额为284亿美元。


根据已经发表的联合新闻稿,这次合并是“拓展每个组织最佳医院,同时提供高质量、高成本效益护理的难得机会”。


Dignity与CHI的合并确实可能是提高质量和降低成本的一个机会,但很难说这两家遭受财务困境的医院抱团之后,是否能达成这两个目的。


在2017财年,Dignity Health经营亏损6680万美元,比上一年还差。与此同时,CHI的营业亏损从2016年的3.714亿美元增长到去年的5.852亿美元。


任何一位MBA学员或大多数在医疗护理行业以外工作的首席执行官在面临这样的财政数据时,都会提出相同的并购策略:(1)关闭或合并表现不佳的医院;(2)消除重复的临床服务;(3)减少管理开销。


Dignity和CHI走的路似乎却恰恰相反。据《旧金山纪事报》报道,该医疗系统目前没有关闭任何医院的计划。《旧金山纪事报》推断,拥有15.9万名员工的这两家医疗系统也没有裁员计划。此外,两家医疗系统合并以后将保留联合首席执行官,而这一举措通常是官场上的权宜之计,对实际操作层面并无效益。


Dignity与CHI的合并最后很可能并不能通过整合提高效率,而更多的是在与保险公司谈判时提高价格。这种结果并不鲜见。


在Dignity与 CHI交易宣布的前三天,威斯康星州最大的医疗系统Aurora Health Care同意与伊利诺伊州最大的医疗系统Advocate Health Care Network的业务进行合并,该合并将创造全美第十大非营利医疗系统。


一周之后,据《华尔街日报》报道,Ascension Health和Providence St. Joseph Health正在商谈建立全美最大的医院连锁,预计将覆盖27个州的191家医院,年收入达448亿美元。


到目前为止,这些未来的医疗系统似乎都不太愿意为了提高运营绩效而作出必要的艰难决定。


医院首席执行官们认为,拓展临床服务和提高价格要比减少医院数量或者要求医生采取更有效的做法要容易得多。而且,很显然,没有任何一个首席执行官愿意关闭自己的医院。


因此,医院想办法购买昂贵的机器,执行更复杂的手术,最终提高价格。


提高收费价格为什么不是解决方案?


通过并购来提高医院价格的做法并不新鲜。早在2016年,加利福尼亚州的一项研究发现,Dignity Health的价格比该州其他医院的价格高出25%(每名入院患者多出4000美元),这是Dignity Health使用其市场力量要求提高利率的结果。


去年11月,加利福尼亚州一名高级法院法官裁定,1996年某次合并的受益人之一Sutter Health故意摧毁一项指控该医疗系统抬高价格并滥用市场支配力的证据。


美国医院长期以来一直以自己想要的方式收取费用。但如今,包括政府和主要雇主在内的买方都变得越来越不耐烦。他们厌倦了高昂的费用,尤其是对那些其它地方能够更加高效执行的服务。


独立外科手术中心如今能够以比当地医院更低的价格提供当天手术服务。与此同时,更多的病人正在被转诊到药店的免预约诊所,而不是去当地的急诊室。


要想有效治疗,住院急救需要快速、高质量的服务,让病人及时出院。有证据表明,患者越早回到家中恢复,他们治愈得越快,不过这需要不断监测和跟踪病人健康状况,治疗医师需要对患者护理计划进行实时调整,重点放在预防性筛查,疾病的早期发现和改善对慢性疾病的护理上。


进一步让患者逃离美国医院的是United和Humana等保险巨头,这些巨头已经开始大量收购医疗团体、诊断设施、家庭医疗诊所和其他形式的护理服务。


医院自我分裂将是降低成本结构的唯一途径。这需要医院的首席执行官使用更有效的方法来提供更高质量的护理,用更少的员工和医院空间和设备来服务更多的患者。


几乎没有哪个行业的组织会喜欢合并和裁员,但被另一方分裂对于医院来说将会更加痛苦。除非首席执行官愿意接受以运营效率为重点的战略,否则,随着患者在其他地方寻求更方便、价格更低的医疗服务,他们的底线将继续受到影响。


四种途径进行美国医疗系统改变


医院追求更高质量、更快速的访问和更低的成本,事实上,这是保持医院长期可行性的必要步骤。


在全国范围内,医疗保险保健组织(Medicare HMO )的患者平均每年在医院住院1.6天。作为全国最大医疗集团前首席执行官,Robert Pearl帮助 Kaiser Permanente将这一数字减少到每年0.7天,不到全国平均水平的一半。


2014年,美国疾病控制与预防中心(CDC)报告的平均急救等候时间为30分钟,而平均治疗时间为90分钟。Robert Pearl提出的解决方案则能够帮助医院大大减少等待时间和延误治疗,同时降低成本和患者所承担的风险。


Robert Pearl博士认为,美国医疗系统是需要转变的。病人需要和想要的是医疗护理转型的4个C:成本(cost)、卓越临床效果(clinical excellence)、协调(coordination)和同情(compassion)。


他表示:“我们需要的是一场新的革命,一场将改变经济结构和技术的革命。”美国医院要想重振旗鼓,需要进行以下几个方面的转变。


1、整合资源

 

医疗系统需要团结合作,为患者谋福利,而非独善其身。医疗护理不仅需要横向的科室整合,还需要纵向的初级、特殊与诊断护理服务整合。


作为Kaiser的前首席执行官,Robert Pearl不仅有理由向行业展示整合服务系统的好处,还能够切实地支持这一建议。在规模经济和更多预防性服务的加持下,越来越多的合作可能会帮助减少病床和多余的社区医院,从而节约成本。


比如手术间浪费的时间是造成医院成本飙升和患者病情恶化的主要原因。住院医生按照轮班队、住院队的分类来分别执行职责,能够最大化利用时间。轮班队把全部的时间都用来照顾住院病人,这样可以加快评估、治疗和出院进程。

 

让一些住院医生专门负责入院能够带来两个节省时间的好处。首先,当住院队医生与急诊部门医生进行协商讨论时,他们可以准确地分辨患者更适合专业护理还是家庭医疗设备。


对于那些需要住院的人来说,医院可以在急诊室就开始精确的护理,而不是等一小时或更长的时间,才能将病人运送到住院病房。


2、调整医院结构


帮助患者维持健康对医院来说更好,也更具经济效益。据Pearl介绍,美国医疗护理行业的结构并不是完整的,而是沿着专业线路分散的,行业内沟通不畅,患者的处境也令人堪忧。


 “按服务收费”模式不仅催生了不必要的医疗资源使用,还为医疗错误和并发症带来了嘉奖。


他认为,医疗行业的运作模式已经过时了。按服务付费的结构类似于19世纪分散的英国人所使用的支付结构,而纸笔记录属于上个世纪的落后模式。因此,美国医疗系统所需要的是一种新型的运作模式与行业结构。


比如病人护理协调员通常是注册护士或社会工作者,负责协调医院病人的护理,帮助他们转移到专业护理机构或家庭健康服务机构。


协调员已被证明有助于加快病人康复,并减少再次入院。但是,这个角色需要相当大的投资。对于按收费服务报销的医院来说,降低利用率可能会导致财务问题。但是,对于使用预付报销模式的医院来说,减少不必要的医疗资源使用费用本身就是值得的。


3、技术升级


人工智能等新兴技术的发展能够为医疗护理行业带来不少的灵感与帮助。医疗护理行业需要先进的技术来支持全面的医疗记录系统,保证患者能够接触医疗信息,以及通过移动与视频技术获取护理服务。


想要提供最好的优质护理服务,没有21世纪的IT系统是不可能完成的。数据可以克服错误认知和医疗现实之间的差距。在大量数据的支持下,医生的重担也能适当减轻,医疗效果也能得以提升。


4、把领导权交还给医生


医生需要进行更多的领导力培训。Pearl 博士认为,医生在理解“为什么”之前,是不会走出下一步的,此外,信任是必不可少的。


希望激发员工信任的领导者必须愿意承担风险。领导者需要提供一个鼓舞人心的愿景,详细描述预期的行为,展示情境和数据,并与同行的人们进行真实的交流。

 

尽管社区医院仍然是美国医疗护理行业的中流砥柱,未雨绸缪才是整个医疗系统的明智之举。在表面风平浪静的医疗护理领域,直面财务困境与运作难题是进行变革的前提。


参考资料:

http://aansneurosurgeon.org/departments/think-getting-good-health-care-usually-wrong/

https://www.forbes.com/sites/robertpearl/2018/01/16/hospitals/#54d298f34b03

http://ymm.yale.edu/autumn2017/people/alumni/317751/

https://www.forbes.com/sites/robertpearl/2018/01/30/saving-americas-hospitals-2/#184908aa241c


注:文中如果涉及动脉网记者采访的数据,均由受访者提供并确认。如果您有资源对接,联系报道项目,寻求合作等需求请填写 需求表

声明:动脉网所刊载内容之知识产权为动脉网及相关权利人专属所有或持有。转载请联系tg@vcbeat.net。

还没有评论,快来抢沙发吧!

分享

微信扫描二维码分享文章